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我喜欢我们家

   由于颜以初想阻止辕祈夜对自己挠痒,双手双脚都动弹着,却不想,一脚把辕祈夜给踹下了床。当知道自己把辕祈夜踹下去后,颜以初赶忙做起来,“祈夜!”

  颜以初从床上下来,“祈夜,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把你踹下,痛不痛啊?要我给揉揉吗?”

  辕祈夜抱住颜以初,开玩笑道:“你可真狠心,哪天不会拿把刀杀我吧?”

  不知道辕祈夜在开玩笑,颜以初眼圈红了,“不会的!就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拿刀杀你!”眼泪不自觉的掉下来。

  辕祈夜感觉衣襟前一片湿热,安抚说:“笨蛋,我那是说笑的,有什么好哭的?嗯?只是玩笑而已,不要当真。”

  “祈夜,以后不要开这个玩笑好不好?我……我会当真的……”

  “好,你说什么我都依你,乖,不哭了。”辕祈夜亲吻着颜以初的头发。

  以初,我也不会让别人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的,我会好好护着你的。

  洗漱完毕后,颜以初扶着辕祈夜慢慢走到楼下去。

  下楼后便看见张妈在楼下候着。颜以初忽然想起什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钟表,哎呀,已经快七点了。张婶好像说过要在五点半起来,怎么办怎么办!

  “以初,我昨天说过……”张妈刚想说什么,便看见辕祈夜受伤的脚,然后关心的问道:“大少爷,你的脚怎么受伤了?”

  “没事,昨天晚上倒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杯子砸了。“

  张妈听后便有些生气,对着颜以初厉声道:“以初,你怎么可以让少爷一个人去倒水?!你是雇来照顾少爷的,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还有,现在都快七点了!你不要跟我讲你是在五点半起来哈,你有把这份工作放在心上吗?啊?”

  颜以初忙回答道:“有!张妈我有!请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做的!我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了!我保证!”

  “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可以……”

  “够了,张妈。”

  “大少爷……”

  “以后以初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的妻子,我的妻子想怎样就怎样,听明白了吗?”

  从辕祈夜嘴中听到“妻子”使颜以初不由得脸红起来,而张妈在听到这一震撼的消息后,一时怔住了,继而一脸笑容,道:“好,好啊!大少爷你终于想明白了,太好了太好了!张妈替你高兴啊!”

  What?等等,怎么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张婶不是应该说什么你怎么勾搭上我家少爷的?对我家少爷下了什么蛊之类的话吗?怎么会是张妈这种反应?颜以初有些不敢相信。

  张妈再看向颜以初时,眼中莫名多了一丝感激之情,使颜以初很不明白。

  “颜小姐,很感谢您,如果不是您……”

  “张妈,不该说的话,请您不用再说下去了。”

  “是是是,您瞧我这……一高兴什么都忘了!颜小姐……不不,大少奶奶,您和少爷需要马上用餐吗?”

  “张妈,你不用那么客气,叫我以初就好了……我,我有些不适应……”

  “不适应,慢慢就会适应的。”

  我竟无言以对……

  颜家。昨晚,颜正敖与沈悦宁正在云雨一番时,沈悦宁忽然感到不适,还流血。当家庭医生赶到,做了检查后,才知道原来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妈,没想到你怀孕了!”颜以玲不敢相信的说道,“真是太好了,你要给我生弟弟了!”

  沈悦宁有些害羞,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怀孕。

  “说什么呢,就不能是个妹妹啊!”

  “不行!我已经有瑶瑶这么一个妹妹了,当然要有一个弟弟了!我敢保证,这是一个弟弟!嘿嘿,弟弟,你好啊!我是你大姐!你要好好待着哦,别让妈妈累着!……”

  沈悦宁笑了笑,然后问:“你查到那个男人了吗?”

  颜以玲的笑僵了僵,道:”只能查到一点,他叫辕祈夜,是AJM集团的总裁。”

  “什么?辕祈夜?”

  “对。看来颜以初这次走运了!”颜以玲不服的说。

  “以玲,恐怕你还不知道他另一个身份。”沈悦宁皱着眉头说。

  “妈,他还有什么身份?这ajm集团总裁的身份已经够镇住我们了,他……还有什么身份?”

  “他是辕家的长孙!”

  “什么?!妈,是那个辕家?”

  “没错!辕家有百年基业,他的爷爷辕锦宸是军区的老司令,掌握着M市的军权,他的父亲辕凌擎是辕氏集团的董事长,是美国的第一大集团,掌控了美国三分之一的财力,他的大伯辕凌伟是黑道老大,就是最大的帮派——幽·狱!……再多的我也是不知道了!不过总而言之,辕家在黑白两道都有很高的威望,是让所有人都忌惮的家族!”

  “颜以初怎么会这么……”幸运!但她说不出口。

  “以玲,看来我们要好好谋划一下了……”

  ……

  “为什么你要吃药啊?你有没有生病!”颜以初递给辕祈夜药,看着他吃完的时候,疑惑的问道。

  “笨蛋,因为我的眼睛是被人下了药,这些要可以帮助我眼睛恢复视力!”

  颜以初冲辕祈夜吐吐舌头,然后又问道:“不是可以换眼角膜吗?”

  辕祈夜听后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招招手,道:“以初,你过来一下。”

  “哦。”颜以初应声走过去。

  离辕祈夜只有一步的时候,辕祈夜一把将颜以初拉进怀里,伸出手,敲了敲颜以初的脑门,道:“真的是个小笨蛋!我的眼睛是被下药了!是换换眼角膜就能好的事吗?再说了,这样治标不治本,毒素还在体内。”

  颜以初吃痛地揉着被辕祈夜敲过的脑门,道:“你有没有说过,我怎么会知道?!哼,还骂我是笨蛋!”

  “我没有说过?小笨蛋,你是有失忆症吗?昨天我们在珠宝店说三年前的时候,我说过什么?”

  颜以初细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啊……三年前那些人说给他眼睛下了药。

  颜以初轻声咳了一下,道:“那,那又怎样?”

  辕祈夜眯了眯眼,道:“那要怎样?当然是要惩罚你啦!小笨蛋,看你以后敢不敢忘记!”说完,又要伸手挠颜以初的腰。

  “咳咳!少主……”刚走进来的鬼魅,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不是有意要打破这么……甜蜜的画面的,只是赶巧了而已。

  听见声响后,颜以初赶忙从辕祈夜怀里起来,道:“我……我先出去理理花园。”

  辕祈夜对着她笑笑,继而转身一脸冰冷的对着鬼魅,“去书房。”

  于是鬼魅便扶着辕祈夜上了书房。

  “少主……”鬼魅刚想说什么,便被辕祈夜一个手势制止了,“不要叫少主了。”

  “那……叫什么?”

  “随你,就是不要在叫少主了。”

  “总裁?”

  “鬼魅,私下里不要叫的这么生硬,你并不是我的特助,我的手下,是我的兄弟!”

  鬼魅认真的说道:“公是公,私是私,公私要分明。”

  “看来你是想会去了。”辕祈夜不咸不淡地说着。

  鬼魅自然知道辕祈夜说的是那里,赶忙说道:“大哥,不要,我改口还不行吗?”不是说好了随便吗?

   鬼魅看了看辕祈夜,在心中小小抱怨了一下,便继续说道:“洛槿回国,并且他说找到了治疗您眼睛的药,一个月后去医院手术。”

  辕祈夜的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轻轻淡淡地说:“是吗?一个月?看来他的效率有所下降啊,都快三年了,还要一个月?” 

  鬼魅不知道说什么,干咳了两声,然后道:“那个……大哥啊,那位小姐是谁啊?刚才看你们俩,挺……那个啥的啊!”

  “以后叫嫂子。”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出去。

  什么?!嫂子?!那……鬼魅在风中凌乱了。

  辕祈夜到楼下后,轻唤了一声,“以初?”

  “少爷,少奶奶和张妈在后面的花园里。”冰蓝走到辕祈夜身边恭敬的说道。

  刚才在辕祈夜和鬼魅上楼后,张妈已经对家里上上下下的仆人宣布了颜以初的身份。

  “知道了。”

  正巧,鬼魅也从楼上下来了。

  “鬼魅,带我去花园。”

  什么鬼,明明看不见,怎么知道我下来了?!

  花园里。颜以初开心地修剪着盆栽的枝叶,嘴里还哼着歌曲。

  张妈也在一旁修剪,看着颜以初,笑着说:“大少奶奶修剪的真好,以前是有学过吗?”

  颜以初笑着说:“没有,就是我以前看李妈妈在那里摆弄,就看了看,这是第一次‘实战演练’!张妈,其实您可以不用叫我什么大少奶奶的,叫我以初就好了!”

  “这不好!少奶奶,刚才……还请您不要介意。”

  颜以初摇摇头,说:“没事的张妈,您也是紧张他,而且错在我,是我没有在规定的时间里做好事情。”再说,在那个家里,比这还难过。“好啦,张妈,别往心里去。哎呀,张妈,这盆好像缺钾,家里有钾肥吗?”

  “有有有!家里有,以前啊,舒小姐最喜欢园艺了,就是因为她喜欢……”

  “张妈!”辕祈夜在听见那两个字后,脸色阴沉的说道。

  颜以初和张妈着实吓了一跳,张妈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忙下去拿颜以初要的东西。

  颜以初看着有些慌张的张妈,有些奇怪,但也没说什么。转身道:“你们谈好事情了啊!”

  辕祈夜再听见颜以初的声音后,脸色缓和,温柔的点点头,问道:“你在干嘛啊?”

  颜以初轻笑了一声,道:“刚才不知道是谁说我是笨蛋,说我有失忆症,现在啊,应该是某人吧!”

  辕祈夜知道她是在拐着弯骂自己是笨蛋,说自己有失忆症。

  “真是调皮。”辕祈夜宠溺地说道。

  什么?大哥没生气?不可能啊!这是被调包了吗?

  “调皮?”你是弄错了吧?颜以初腹诽道。

  “哦,对了。张妈刚才说道的‘舒小姐’是谁啊?”颜以初一边继续修剪枝叶,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此时,辕祈夜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站在一旁的鬼魅身子不由的颤抖起来。

  “啊哈哈,嫂子,您修剪的这么好,教教我呗?”鬼魅赶忙转移话题。

  颜以初看看跑到自己面前的鬼魅,再看看辕祈夜,知道他不想说便不再问。她对鬼魅说:“嫂子?你为什么叫我大嫂啊?”

  鬼魅拍拍自己的脑袋,道:“您瞧我这记性,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鬼魅,是大哥的兄弟,兼特助。”

  “鬼魅?你很鬼?很魅惑?”颜以初傻傻的问道。

  鬼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辕祈夜听后,淡淡勾起唇角。

  “怎么了?我理解错了吗?”

  “啊哈哈,没有,没有,你说的很对。”对个屁啊,怎么可以这样?!呜呜~~要不是老大在……我……算了。

  “鬼魅,你该走了。”辕祈夜下了逐客令。

  “呃~,那,嫂子,我就先走了。”走就走,反正我正好要找阿翔他们,嘿嘿!

  辕祈夜似知道什么,悠悠开口道:“鬼魅,管住嘴。”

  鬼魅感觉身后一阵恶寒,他干笑两声,“呵呵,当然,您还不放心我啊!”说完便跑了出去。

  颜以初放下园艺剪,问道:“为什么你总喜欢别人不要乱说话呢?”

  “因为你不觉得乱说话的人很讨厌吗?”辕祈夜笑着说。

  “讨厌?”忽然联想到颜家那三个人,颜以初赞成的点点头 道:“嗯,是挺讨厌的!还有哪些无中生有,颠倒是非黑白的人!真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能够做到睁着眼睛说瞎话,还……抱歉,忽然有感而发……”什么有感而发,颜以初,你在瞎说什么啊?!颜以初拍拍自己的脑袋。

  “丫头你本来就够笨的了,再拍下去,会不会变得更笨?”辕祈夜调笑道。

  “你!我!我……我哪里笨啊?我画画可是很好的!还有,我才不像别人,能下得厨房,出得厅堂!不会丢了我们家的脸的!”

  辕祈夜的心颤了颤,问道:“你说,我们家?”

  颜以初顿了顿,然后不自然的说:“有……有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可能幻听了……啊!”

  不知何时,辕祈夜已在颜以初身后,拥住了她,下巴轻抵在颜以初的左肩,道:“我喜欢‘我们家’,以初,我希望你也喜欢我们家……”不知为何,他的话语中有一丝落寞。

  “当然喜欢!”颜以初笑着说,殊不知她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家这个字,对她,对他仿佛都太遥远了……

  “哎呀,大哥,我忽然忘记把车上的文件给……”说到一半的鬼魅,看到辕祈夜从后面拥住颜以初的画面时,给看呆了。不是吧,大哥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

  颜以初推开辕祈夜,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二次被碰到了,好丢脸啊。

  辕祈夜因为怀中已空,不免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愤怒。夫妻俩好好的在调情,接二连三的被同一个人打断,真是怒火中烧啊!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于是,某人悲哀了。

  ……

  几天后。

  瑾珩医院。院长办公室。

  “医生怎么还没来啊?”颜以初问道。

  “可能有事。”

  “这也太没医德了,让病人等这么久,要是病人有什么突发情况呢?我要投诉!”

  “小姐是要投诉谁啊?”门口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

  颜以初寻声看过去,见到一男子,里面穿着白衬衫,配着黑色西装裤,外面穿这一件白色大褂。容颜也是顶好的,但与辕祈夜相比,还是稍逊一些。仔细看有一点痞气。

  洛槿径直走打自己的位子上去,道:“是要投诉我吗?”

  颜以初看着洛槿,道:“对,就是你。”

  洛槿翻着病历,语气中透着一丝无奈,道:“可惜啊,我是这儿的院长,怎么投诉呢?”

  颜以初也是笑笑,说:“自然是给你们这座医院的投资人投诉。”

  洛槿的动作僵了僵,坐在一边的辕祈夜只是淡笑。

  “我相信投资人不想听到有什么不好的传闻吧?”

  “什,什么传闻?”

  “‘瑾珩医院院长因迟到,延误患者病情,促使患者病情严重化’吧?”颜以初说道。

  洛槿听后眼角抽了抽。辕祈夜在心中默默说道:小笨蛋,你是多么希望我的‘病情’加重啊?!

  洛槿咳了两声,道:“嫂子,没这么严重。”

  “谁是你‘嫂子’?”

  “以初,他是我三弟。”辕祈夜不紧不慢的介绍道。

  “三弟?”

  “嘿嘿,嫂子,你好,我叫洛槿,是和大哥拜把子的兄弟!”

  “兄弟?你有几个兄弟?”颜以初转头问辕祈夜。

  “嘿嘿,不多不少正好四个。”洛槿抢着回答道,“那个,嫂子啊,我要给大哥检查了,你先出去不?”

  “我不能待在这里吗?”

  “咳咳,不是不可以,就是……”就是等一下很痛苦,你会心疼的。

  “以初,我有点渴,你去帮我买瓶水吧。”

  “……”这不是明摆的支开我吗?“哦。”有些生气的走了。

  门关上后,洛槿说道:“嫂子有些生气,你……你劝劝?”

  “不让她知道是为她好。”

  颜以初在医院的小卖部里买了水后,便慢悠悠的走着,嘴里嘟囔着:“说什么要和我做夫妻,却一直瞒着我那么多事,信任在哪里?没有信任,怎么培养感情?”

  颜以初低着头,在下面抱怨着,没有看前面的路,很“幸运”的,和别人撞上了。

  “啊!”颜以初吃痛的捂着自己的额头,嘴里轻声的说着:“怎么感觉撞到了墙壁?”

  “抱歉。”那人礼貌的道着歉。

  颜以初抬头看着那人。男子头上带着一顶鸭舌帽,嘴巴上带着一个口罩,眼睛也被墨镜挡住,身上还穿着一件大衣。

  男子也同样看着颜以初,眼里满是欣喜,“以初 是你!”

  颜以初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

  

第四章 我喜欢我们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