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就是他打我!

    “是我,舒池拓!你的学长啊!”男子高兴的说着。

  “学长?哦!学长,你怎么穿成这样啊?是有人在追杀你啊?”颜以初调笑道。

  舒池拓听后不由得想伸出手来敲颜以初的头,但细想一下,自己和被追杀好像没什么区别。

  “你不知道吗?学长我做了明星,所以,才穿成这样。”舒池拓压低声音说道,生怕别人听见。

  “?不知道。”

  舒池拓华丽丽的摔倒了。什么,不知道,他都红得发紫了,居然说不知道!

  “以初……能问一下,你平时都干什么?不看报纸,不看杂志,不看电视吗?”

  颜以初一脸惊讶的问道:“学长,你是怎么知道的?!好厉害啊!”

  舒池拓再次华丽丽的摔倒了,很无语,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

  “看玩笑的啦!其实,我才会国不久,所以,很多国内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像娱乐圈内的事情,我是不怎么关注的,学长,你不要……”

  “哟,这不是姐姐吗?怎么在医院啊?是哪里生病了吗?”身后,传来颜以玲阴阳怪气的声音。

  颜以初敛起笑脸,转身看着颜以玲以及她身旁的沈悦宁。

  “脱你们的福,还没有病死。”颜以初毒毒地回了一句话,“倒是你们,小心坏事做多了,让鬼倒贴身啊!”

  舒池拓在一旁听了,有一些想笑,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她的妹妹和继母。

  “你!”颜以玲有些气愤,但继而却一副哭相,“姐姐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妈妈?妈妈都怀孕了,你怎么可以诅咒她?”

  颜以初有些震惊,抓住沈悦宁的手,问:“什么?你怀孕了?”

  沈悦宁有些害怕了,怕她会对她的孩子做出什么事情来,用没被抓住的手护着自己的小腹,道:“是啊,以初,你先放开妈妈的手,你抓的有些疼了!”

  颜以初嗤笑道:“妈妈?你也配?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这样的人还可以拥有孩子?你这样的人,就应该断子绝孙,孤独终……”

  “啪!”颜正敖上前打了颜以初一巴掌。“目无尊长!以初,你怎么变成这样,快给妈妈道歉!”

  “她不是我妈妈!我妈妈早就走了!爸,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您自己有想过原因吗?为了她们,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会爱你,为什么会嫁给你?明明……明明你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颜以初捂着脸,哭着说道。

  本来这样不至于哭的,但是听见沈悦宁怀孕了,颜以初便联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还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她在为他们不值!

  为什么妈妈爱的人却不爱她?为什么他可以搂着其他人,却不感到一点自责?为什么?如果当初妈妈知道自己嫁的人是这样的,还会义无反顾的嫁吗?

  当颜以初提及到自己的母亲时,颜正敖不由得想起了她,是啊,明明自己给不了她幸福,却还是要娶她,到头来,让她伤心,让她带着那个没出世的孩子一起离开这世上,连尸骨都找不到……自己错了吗?……

  “你可以若无其事的再娶,但我却无法接受!你可知道……”你可知道她们是怎么对我的吗?如果你知道了,会护着我吗?会有一丝愧疚吗?

  “算了,您也不会想知道。”说完,颜以初便哭1着跑了。

  “以初!以初你等等我!”舒池拓追着叫道。

  颜正敖看着颜以初渐渐消失的背影,心,莫名一疼。自从娶了沈悦宁之后,他便不再怎么爱这个孩子了,以为给了她想要的,确实伤了她,冷落了她。

  以初,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这声爸爸,以初,爸爸以后……会好好补偿你……

  “正敖,你没事吧?”沈悦宁问道。

  颜正敖看着沈悦宁,心中有一丝不悦,却到底没再说什么,“没事,走吧。”

  ……

  “以初!”舒池拓好不容易抓住颜以初的手。

  “学长,你放开我!我没事,就是难过,替妈妈不值……妈妈那么爱他,他却辜负了妈妈对他的爱……”

  舒池拓抱住颜以初,道:“难过就哭,我的肩膀借你靠一靠。”

  颜以初推开舒池拓,拂去自己眼角的泪水,道:“才不要,已经哭够了,不想再……哭了……”

  “以初,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来的?”

  “就这样过……”颜以初模模糊糊的回答道。

  “以初……”

  “不说这些了。学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等下次约你好好聚聚,行吗?”

  “好,你有事就先忙吧!学长,也该回去了。”

  “嗯,学长再见!”

  “再见!”

  望着颜以初的倩影,舒池拓心中有些悲凉。以初,我不想只是做你的学长,你明白吗?……

  颜以初提着水回到院长办公室,辕祈夜也已经做好了治疗,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但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嫂子,你回来了啊!”

  颜以初淡淡的点点头。

  “咦?嫂子,你的左脸怎么了?被人打了吗?你眼圈怎么也红红的?是哭了吗?”洛槿问道。

  听见有人打了颜以初,辕祈夜眼中不由得有了杀气。谁敢打他的人?

  颜以初害怕辕祈夜担心,忙说道:“你别乱说话!根本没有的事儿!”

  “可是……”洛槿还想说什么,却被颜以初一剂眼光给吓的不敢说话。果然,嫂子和大哥有的一拼!

  “谁打的?”辕祈夜问道。

  “他眼睛怎么样了?”颜以初问,是关心,但也是想岔开话题。

  “眼睛没什么……”

  “我问你是谁打的?!是谁打的你?”辕祈夜生气的问道。

  好吧,话题没转移成功。

  “没有人打我,是洛槿乱说话,没有人打我!真的!”颜以初心虚的说道。

  “洛槿,出去。”辕祈夜不容抗拒的命令道。

  洛槿看了看辕祈夜,再看看颜以初,给了她一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实招来”的眼神便匆匆跑出去了。

  一时间,偌大的院长办公室便只有颜以初和辕祈夜两个人。

  “过来!”辕祈夜严肃地命令道。

  颜以初有些害怕地咬咬唇,然后慢慢走到辕祈夜面前。

  “坐下!”

  颜以初乖乖的坐下,俨然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可惜,某人现在看不见。

  辕祈夜伸手抚上颜以初的左脸,心疼地问道:“疼吗?”

  颜以初摇摇头。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不想让你担心。再说了,一点小事,我又不是小孩子,动不动就告状……”

  辕祈夜将颜以初拉进自己的怀里,道:“以初,你知道妻子是什么吗?”

  颜以初点点头,辕祈夜道:“那你说。”

  颜以初傻傻的说道:“就是嫁给一个男人的女人。”

  辕祈夜有些好笑地揉揉颜以初的头,道:“还不够透彻。”说完,将颜以初抱紧,“被一个男人疼,被一个男人爱,被一个男人保护,不希望她受伤,受到一点伤害,可以有人撒娇,可以有人疼爱,可以有人依靠的,才是妻子……你,动懂吗?”

  颜以初看着辕祈夜,良久没有动作。

  “以初,现在你是我的妻子,虽然我们还没有领证,但是,我已经认定你了,现在,你可以依靠我,而不是一个人独自承受,知道吗?”

  “我不知道自己可以不可以依靠你?你有很多事情都不愿意和我说。我,我怕,我怕当我学会依靠你之后,你会丢下我,不再理我……”

  “辕祈夜将颜以初的头向自己挨近,道:“对不起,以后,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但是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希望你可以依赖我,而不是因为这些而不相信我,好吗?”

  “嗯!”

  “以初……”辕祈夜轻抬起颜以初的下巴,慢慢吻下去。

  颜以初的心跳有些加快,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紧张的闭上眼睛,等待那个吻的降临。

  虽然辕祈夜看不见,但是他对于人的五官非常的敏感,就像现在,他的吻准确的落在了颜以初的唇上面。

  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像在吻一件至宝一般,那样的小心翼翼,那样的珍视。

  她的唇软软的,像果冻一般Q弹,还有一股馨香,甜甜的,让辕祈夜想一直就这样吻下去。

  “嫂子,我给你拿了冰敷袋,还有一些擦脸的药膏……我,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啊……”洛槿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

  “我们来的好像也不是时候!”洛槿身后传来了几人的笑声。

  颜以初听见那么多声音,想要推开辕祈夜站起来,却被辕祈夜禁锢在怀里,怎么也站不起来。

  颜以初羞愤欲加,道:“你快放开我,别人都看着呢!快放手!”

  辕祈夜依旧抱着她,无所谓的说道:“看着就看着吧,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不能做的?”

  “大哥,这个我要事先说明一下啊,你说的这个夫妻只是口头的,还没有经国家认可,所以呢,有些事情啊,还是不能做滴!”江络翔走进来痞痞地说道。

  “呀!你,你是那个大明星!”颜以初高兴的用力郑开辕祈夜的怀抱,跑到江络翔身边。

  虽说颜以初不知道舒池拓这个大明星,那是因为他还没有那么红,没有像江络翔那么红,连国外得大街上都有他拍的广告,满街飞的那种。(其实,舒池拓也有,只是在国内而已,但是某颜才回国不久,木有看到而已。)

  辕祈夜怀里空空的,心情很是不爽,因为自己的妻子此刻居然在对别的男人犯花痴!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拍的电影‘许你一世’我有看哦!男主好暖,好令人心疼!我都哭了好几遍……”颜以初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

  什么?为别的男人哭?是不是该封杀一下某人?某人在那里横吃飞醋。

  “我可以要你的签名吗?我的闺蜜也特别喜欢你,想要你的签名好久了!……”

  “嫂,嫂子……您先别这样……您要签名是吧,等一下我签个十几张给您所过去好吗?……我……我……”江络翔此刻说话有些结巴,因为他感受到了辕祈夜周身散发着的戾气,深怕颜以初再说出个什么,自家大哥就把自己给封杀了……

  五五,伦家喜欢我又不是我的错……是我太有魅力了嘛!有本事你也去当明星啊!

  但是很快,江络翔便否决了。开玩笑,让你去当,娱乐圈内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吗?

  “嫂子,你好,我是高浩云,大哥的二弟。”高浩云走到颜以初面前,如谦谦公子般,伸手向颜以初问好。

  “你好,我叫颜以初。”颜以初说道,“你是‘菲云’集团的总裁对吗?”

  高浩云点点头。

  “我记得报纸上说你十八岁独自创业,不到两年就把菲云发展为上市公司,在国外也是数一数二的!我总感觉你取‘菲云’二字是有寓意的,对不对?”

  因为被戳穿了心思,高浩云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摸着头,颔首。

  为什么!以初在见到自己的兄弟时,可以认出他们是干嘛的,而却不知道我!我十二岁创业,不到一年就将公司发展到国外,公司企业涉及各个领域,为什么你不夸夸我?!(某宝宝心中甚是不开心!但是,夜宝宝你要知道,是你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给外人,好吗?)

  辕祈夜的寒气正在不断的散发着,除了正在说话的颜以初没感觉到以外,洛槿、鬼魅、江络翔、高浩云都深深地感受到了,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嫂子,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好吗?!四人在心中哀嚎着,罢特,颜以初是听不见的。

  “……不过,我还是觉得AJM集团的总裁厉害!”

  听见颜以初的这么一个转折四人都将目光投向辕祈夜,辕祈夜也是一滞。

  “相信你们也都知道他吧?!他是商业的一个奇迹,一个传说!十二岁就创业,将AJM集团变成M市的龙头老大!虽然只有十二岁,却已经哈佛毕业,获得了大学学历!听说,AJM集团里的个个也都是精英!我也好想进去啊!但是能力有限啊!我曾经投简历要去珠宝设计部,结果,却落选了,唉~~”

  听见自家小娘子在不知不觉中夸了自己,某人的气息缓和了,心中还美滋滋的。不过,什么?小笨蛋又到自己公司应聘过?是谁,是谁把小笨蛋给pas的?为什么自己从来没听过她的名字?

  “话说,那个总裁也是够神秘的,知道他姓辕,连完整的名字都不透露!生怕别人回偷了他的名字一样的!”颜以初在一旁抱怨道。

  “噗!”四人听后不由得笑出声来,却在收到辕祈夜的戾气之后,生生的给憋回去了,憋的肩膀都抖动起来了,却硬是不敢发出声音来。还好,老大看不见。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哪家报社说的,AJM集团的总裁眼睛在三年前瞎了,说一辈子都好不了了,真是可怜啊,以后就要当瞎子了,你们说,以后还会有人嫁给他吗?其实不是因为他眼睛瞎了我才担心他,而是……外面的人说,因为他长的太丑了,所以才不接受外界的采访,连照片都没有!说他是二十三岁的年纪,四十岁的相貌,五十岁的身材!牙齿都烂了!还说,他是地中海!身高不过才一米五……哎呀,好吓人啊!”颜以初一边说着一边幻想了一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辕祈夜的眼角不由得抽搐了,他还不知道,原来外面都是这么传他的……小娘子,你原来也这么八卦……

  “哈哈哈哈!”江络翔等人没有形象的笑了起来。

  洛槿捂着肚子说道:“大哥,这可不是我们说的!也怪你自己,谁叫你那么‘注重隐私’呢?!哈哈,倒霉了吧?!”

  “什么?”颜以初疑惑的看着洛槿。

  “嫂子,你不知道,AJM集团的总裁就是大哥!”鬼魅擦着眼角。

  “什么?!”颜以初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辕祈夜,看看他,再想想传闻!天地之差啊!哪里是二十三岁的年纪,四十岁的相貌,五十岁的身材啊?明明比明星还帅!看来以后都不能听信传闻了,现在,该怎么办?颜以初有些犯愁了。

  辕祈夜喝着颜以初买来的水,然后很是温柔的对颜以初笑,说:“让你失望了。”

  五人看着辕祈夜的笑,不由得抖了抖,好诡异!

  “我……我……我是听说的!不是我说你,我……我只是不小心……转述了一下,别人对你的描绘……”我哪里知道你就是AJM集团的总裁啊?!”

  “鬼魅!”

  “是,大哥。”鬼魅立马站好。

  “一小时,把这些负面新闻给我删了!”

  “是!”说完,转身便去办事了。

  等鬼魅出去后,办公室内陷入了鬼一般的沉寂,只能听见时钟“嘀嗒嘀嗒”的声音。

  颜以初他们很想打破沉寂,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洛槿看了看手中的冰敷袋,忙说:“嫂子,忘记给你了,快敷敷脸吧,脸都肿得老高了!”说完,便将冰敷袋递了过去。

  颜以初接过冰敷袋,道:“谢谢。”

  江络翔、高浩云刚才还没有注意,现在仔细一看,还真的有五个手指印,左脸肿的不像话。

  “嫂子,谁干的?我们替你去干了他!”高浩云问道。

  “就是,敢打我们嫂子,活腻歪了吧?打死算了”江络翔愤愤的说道。

  颜以初看着这俩人,心中升起一丝调弄,愁着脸,问道:“真的是谁你们都帮我教训吗?”

  洛槿和江络翔他们俩一起点头,颜以初指着不远出的辕祈夜,说:“就是他打我!他有家暴!”

  洛槿听后摔倒了。嫂子,咱能不睁着眼睛说瞎话不?大哥在那里乖乖的做治疗,哪有时间打你?

  江络翔和高浩云呆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好。为什么偏偏是大哥?我们……哪敢打啊?

  辕祈夜听见“家暴”两个字便知道颜以初说的人是谁,但是他不说话,仅仅挑了挑眉。

  颜以初一脸委屈的看着江络翔他们,道:“怎么?不是你们说是谁都帮我教训的么?看到是你们的大哥就不干了?我不管,你们要给我个说法!你们这是护短!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怎么可……啊!”

  

第五章 就是他打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