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怜悯不是爱情,甜言蜜语不是承诺

    颜以初将江络翔的手从窗外扔了出去,拍拍手,走向沙发,拿着酒,继续喝。

  高浩云三人抱在一团,哭啊!

  “络翔,过来喝酒啊!洛槿,浩云,你们也别愣着!”颜以初豪迈的拍着一旁的位置。

  “算了,反正手机也没了!嫂子,我跟你喝!”江络翔一副看破世事的样子,和颜以初一起喝了起来。

  洛槿和高浩云的脸不由得黑了下来。

  “我叫外面的人打个电话通知大喝一声,你看着这两个人,别做出什么事情来!”高浩云吩咐道。

  “知道了,去吧!“

  当高浩云再次回来时,看见的是江络翔要和颜以初qin嘴,而洛槿在一旁死命拽的画面。

  “高浩云,你还不快来帮忙!”洛槿拉着江络翔,无奈,某人的酒疯发作之后,连力气都变得比以往大。

  “他怎么喝成这样了?酒量不是挺好的吗?”高浩云上前一起帮忙。

  “被嫂子灌了一瓶白酒和威士忌的混合液体,瞬间就抽疯了!”

  “嫂子真是疯了!”

  好不容易把江络翔拉到一边了,颜以初忽然把酒瓶砸了,吓了洛槿和高浩云一大跳。

  “哈哈,好听,乒乓乒乓!哈哈!就是这个声音!开心!”

  “嫂子,不砸了!咱吃点水果怎么样?”洛槿上前拉住颜以初。

  “水果?好啊!吃水果!”

  见颜以初答应了,洛槿赶忙把一旁的草莓拿给颜以初吃,道:“嫂子,这可是空运过来的,很新鲜的!”

  颜以初吃了一口,道:“真好吃!我都没有吃过!快,都拿给我!我要吃!”

  “好!这里还有葡萄、苹果,您想吃什么?”

  “都要!”

  “好嘞!”

  辕祈夜接到电话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夜色。一进包厢,便闻到了一股冲鼻的酒味,原来是江络翔扑了过来。鬼魅吓得赶紧抱住江络翔,生怕他扑倒辕祈夜。

  “以初呢?”辕祈夜问道。

  颜以初听见后有人叫到自己的名字,像好学生一样举着手,道:“有!”

  高浩云领着辕祈夜到颜以初的面前。辕祈夜拉着颜以初的手,道:“以初,我们回家!”

  颜以初甩开辕祈夜的手,道:“你谁啊?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家?我才不要!我又没有家!咦?你的脸长的好像辕祈夜啊!瞧瞧!”颜以初轻挑起辕祈夜的下巴。

  OMG!大哥被调戏了!!

  “啧啧,这剑眉,这高挺的鼻梁,好看又深邃的眼睛,恰到好处的嘴唇,修长的脖颈,挺拔的身姿……”

  以为颜以初会这样一直夸下去,辕祈夜紧皱的眉头有些舒缓,但是下一秒,眉头皱的更紧了。

  “怎么怎么看怎么丑呢?丑到一个新境界啊!洛槿,浩云,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怎么会有真么丑的人啊?孩纸,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乖,快回你的窝里呆着!”

  听见这话的,除了当事人以及烂醉的江络翔外,其余三人正在憋笑,很努力的憋笑,连肩膀都颤抖起来。

  “以初别闹了!”辕祈夜命令道。

  颜以初听见这语气后,哭了。她捶打着辕祈夜的胸膛,道:“辕祈夜,你这个混蛋!凭什么打我?我只是进了你的书房,看了你以前的旧情人而已!凭什么凶我!你算老几啊!我恨你!我恨你!”

  听见颜以初的哭诉,辕祈夜方才还生气,现在连一点气也生不起来,他抱紧颜以初,而颜以初排斥的想要推开他。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打你,都是我的错……对不起,以初,原谅我好吗?”

  “我不要我不要!是我傻,我蠢,我笨,错把怜悯当爱情,错把甜言蜜语当做一世承诺……呵呵,怜悯不是爱情,甜言蜜语不是承诺,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我真的好傻……”

  “嫂子……”高浩云几人,有些心疼。

  “不!以初!我没有怜悯你,我也没有欺骗你!我真的喜欢你!我们想不到一个月,但是我已经喜欢上你!你相信我好吗?”

  “不好不好!你走!你走!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为了那个什么舒小姐,你可以打我,可以对我发火,可以叫我滚!我恨你我恨你!”

  “对不起,以初,真的对不起!”此刻,他除了对不起,不知道该说什么……

  “喜欢你好累,爱你好痛!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难道,真的……只是把我当一个拐杖吗?在你心里,我只是在你不见光明时的玩物吗?……”

  “以初,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没有把你当拐杖,我没有把你当玩物!以初!”

  “嫂子……”

  “啊!你放开我,放开我!……嗯~”颜以初忽然不舒服起来,喘息沉重。

  辕祈夜察觉到颜以初的异样,担忧的问道:“以初,你怎么了?”

  颜以初没说话,手捂着胸口,喘息着。

  “以初?!洛槿!你快过来!”

  洛槿跑过来,查看颜以初怎么了。

  “必须马上送嫂子去医院!嫂子她过敏了,而且很严重,会引起过敏性休克!快,快去备车!”

  “以初,怎么样?”

  “你……你放开我……不要你管我……放……开……啊……好难……”还没说完,颜以初便昏了过去。

  “以初!”

  “嫂子!”

  ……

  当颜以初幽幽转醒时,已经是第二天。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纯白的墙壁,纯白的被单以及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我……怎么会在这儿?啊,头好痛。”颜以初揉着头,慢慢坐起来。

  从门外走进来的洛槿见颜以初坐了起来,忙将手上的东西放到一边,快步走到床边,道:“嫂子,您怎么坐起来了?来,慢点。”

  洛槿将枕头放在颜以初后背,让颜以初靠着。

  颜以初看着洛槿,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洛槿听了有些气,道:“嫂子,你真是乱来!明知道自己对草莓过敏,还要吃!真是的,喝酒已经很伤身了,您再这么一来,这过敏都快变异了!”

  “对不起……昨天的事,我都不记得……”

  “没事,嫂子,那个大哥在隔壁换衣服,等一下就来,您先吃饭前药,等一下打电话给张妈给你送吃的来。”

  听见“大哥”二字,颜以初心下一沉,掀开被子,就要下chuang。

  洛槿有些急,扶住颜以初,问:“嫂子,您要去哪里?身体还没好,不要乱走动!您……您快坐下啊,大哥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颜以初推开洛槿的手,双腿却无力,跌坐在了病床上了,洛槿说:“你看,还逞什么强?”

  “你不要管我,我要走!”

  “您现在可以去……”

  “你哪里都不可以去!”辕祈夜一身合体的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霸气的走了进来。

  颜以初见辕祈夜走了进来,撇过头来不想看见他。

  “大哥你来了!”

  “你们先出。”辕祈夜命令道。

  “那……记得给嫂子吃药。”

  辕祈夜点点头没有说话。洛槿带着护士走了出去后,辕祈夜慢慢走向颜以初,颜以初没有看他。

  过了好几分钟,辕祈夜都还没有走过来,颜以初心中控制不住的有些担心,余光瞟了一眼,看了之后,忙起身上前,嘴里还说道:“小心!”

  辕祈夜在差点被一旁的茶几绊倒时,颜以初及时扑出来才没有摔倒。但是颜以初因为虚弱,双腿软下去,辕祈夜有力的双臂环住颜以初。然后公主抱着她向病床走去,刚才颜以初过来时,辕祈夜已经能判断病床的大概位置在哪里了。

  颜以初被辕祈夜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颜以初坐在床上后,道:“你可以走了。”

  没听见辕祈夜回答,反而觉得床下陷了一些。颜以初转过头去看,却被辕祈夜的双臂环在怀里。

  颜以初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却无法。

  辕祈夜抱着她,柔声道:“不要生气了好吗?”

  “辕先生,请你放开我!”

  辕祈夜听见颜以初那疏离的语气,心有些钝痛。“以初,是我错了,昨天我不该打你,不该叫你滚,你……原谅我好吗?”

  颜以初嗤笑一声,道:“呵,辕先生怎么可能会错?是我不识好歹,走进您的书房,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您哪里有错?”

  辕祈夜听着颜以初的冷嘲热讽,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自己真的上到她了!

  “以初,不要这样对我说话好吗?昨天,我真的是……”

  “气急了?呵,那又怎样?辕祈夜,我不是圣人!我会痛,会生气,会嫉妒!我不问你你的过去,却不代表我不在意!尽管我们根本……根本就是在没有任何感情的基础上在一起的,可是,你想过我吗?为什么?明明已经和别人结婚了,还要我做你的妻子?”

  听见颜以初说她会嫉妒,他的心里划过一丝喜悦,这是不是代表她也对自己有意?但还来不及继续开心,便听见她说自己结婚了,忙解释道:“没有!我没有结婚!以初,你相信我!”

  “哼,你当我眼瞎吗?那么一大张婚纱照挂在哪里,我看不见?!辕祈夜,为什么你心里已经有人了,还要来招惹我?我玩不起!”

  “以初,那只是她之前想拍的照片!她想穿婚纱而已!以初噗,你相信我好吗?”

  “我不要相信你!我不要相信你!你走!你滚!你……呜……”

  颜以初想说的话在下一瞬便淹没在辕祈夜铺天盖地的吻里。颜以初捶打着辕祈夜的胸膛,想要逃开他的吻,却被他紧紧的锁在怀里,挣脱不开。

  颜以初用力咬住辕祈夜的嘴唇,想让他停止这个吻,但是辕祈夜却想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一般,眉头不皱一下,依旧吻着颜以初。

  不久,血的味道充斥在两个人的口腔里。颜以初松开齿贝。辕祈夜也结束了这个吻,轻柔的问道:“还生气吗?”

  颜以初看见辕祈夜嘴唇上的伤口后,一直生气的情绪有些平复下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样原谅他?

  “你放开我!我说过,我不要原谅你!你走开!”

  “为什么为什么?!以初,你为什么不可以原谅我?我们……”

  “原谅你?可以。”

  辕祈夜欣喜的问道:“真的吗?你肯原谅我?”

  “没错。不过,你要答应我,等你的眼睛好了之后,就让我走!”

  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辕祈夜想让颜以初原谅自己,但是也不想她离开,怎么办……

  颜以初轻笑道:“怎么,不同意?”

  不知过了多久,辕祈夜双手紧握,似下定了很重决心一般,道:“好……只要你能原谅我,怎样……都好……”只要你开心……

  “既然如此,辕先生,请你出去,我要休息。”

  “你……好好休息。”

  接下来的两天,颜以初住在辕祈夜的别墅里,干着自己想干的事情,却偶尔会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辕祈夜在那天离开病房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第三天,但颜以初正坐在草坪上出神的时候,洛槿和鬼魅着急忙慌的赶到家里,寻找着颜以初。

  洛槿拉住张妈的手,问:“嫂子在哪里?”

  “大少奶奶正在后院的草坪上。”

  听完,洛槿和鬼魅快步跑向后院。

  “嫂子!嫂子!”洛槿上前拉着颜以初,“嫂子你快跟我走!”

  颜以初不明所以,看着洛槿和鬼魅着急的表情,问:“你们怎么了?有事吗?”

  “有!有天大的事!”洛槿着急地说着。

  “嫂子,您先跟我们走吧!路上再跟您说!”鬼魅焦急的说。

  颜以初弄开洛槿的手,道:“你们是不是要带我去见辕祈夜?我告诉你们,我不去!”

  “嫂子!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洛槿和鬼魅急得直跺脚。

  “你知不知道大哥他在干什么?!再有两个星期他就要做手术了!可是他现在既不复查,不吃药,还在哪里酗酒!这样对他的眼睛很不好!他再喝下去的话,会再也看不见的!”

  颜以初听后怔住了。“还不快带去!”

  夜色酒吧。

  包厢里。前两天刚来过这里的人,这两天又来了。

  “大哥,你不要喝了!这样喝下去你还要不要命?你已经喝了两天两夜了!”江络翔夺过辕祈夜手中的酒。

  其实在辕祈夜喝了一个小时后,他们换了一些酒精浓度低的、不那么烈的酒,可是辕祈夜一喝酒喝出来了,将那些酒全都扔了,生气的要喝烈酒。

  不得不说,辕祈夜的酒量很好,喝了这么久,也只有几分醉,依旧有些清醒。

  “拿过来!!辕祈夜命令道。

  “大哥,你还想不想要眼睛了!”高浩云大声问。

  “我不要了!”辕祈夜扫掉桌子上的酒瓶,然后坐在沙发上,失落地说:“眼睛好了,她就要离开,那还要眼睛干什么!”

  “大哥!嫂子只是和你说气话,你不要当真!”

  “你错了……她是认真的,认真的……”辕祈夜颓废地靠在沙发上。

  “大哥你不要这样!又不是一定要……”

  高浩云想说不一定非要颜以初不可,可辕祈夜已经出声喝止。“闭嘴!那你想怎样?还要我去找她吗?!不可能!不可能!我只想要以初,你不懂……尽管我们才在一起不久……可是,我已经不能没有她……”

  当颜以初赶到时,便听到这句话。

  可是,我已经不能没有她……

  颜以初定在那,不知道该怎么办。洛槿和鬼魅将门推开,包厢内,除了辕祈夜,江络翔和高浩云都转过去看她。

  “嫂子,你快劝劝大哥!”

  颜以初慢慢走向辕祈夜。几日不见,他没了昔日的爽利,头发有些乱,衣服也有些褶皱,却依旧散发着那种君王的气息,依旧那样的高贵。

  辕祈夜伸手拿过桌子上的酒,往嘴里灌。颜以初拿住酒瓶,说:“别喝了!”

  辕祈夜顿住了。是以初吗?

  辕祈夜将酒瓶甩在一边,抱住颜以初。“以初,以初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是我,不要喝酒了,我……”

  “以初,不要走好吗?我不能没有你……我打你是我不对,原谅我好吗?求求你,我求求你……”辕祈夜哀求着。

  高浩云四人都被吓到了,辕祈夜这样高贵的人,何曾求过谁?尽管是她的离开,他也没有求过,可是现在,却为了颜以初,不愿她走,低声下气的求着。

  颜以初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们先离开这里!来。”

  “不!”辕祈夜像孩子一般,抱着颜以初,“你不离开我,我就走,好吗?以初,不要离开我……就算你恨我,就算你不想见到我,只要你不离开,怎样都好好不好?不要离开我……”

  从刚才开始,辕祈夜已经说了不知多少句的“不要离开我”,颜以初很挣扎,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辕祈夜见颜以初久久不回答,他抓着颜以初的手臂,道:“连你也要离开我?连你也不愿意爱我?为什么?为什么!既然你不愿意,你不要再管我!让我喝死算了!死了算了!!”说完,气愤的又拿了一瓶酒喝。

  “辕祈夜,你不要任性了好不好!你再喝下去,眼睛会好不了的!身体也会受不了的!”

  “你在意吗?啊!你在意吗?!”辕祈夜只觉得胃部传来一阵阵的痛,额头不由得冒出冷汗,面色发白,却依旧喝着酒,但拿着酒瓶的手在颤抖着。

  颜以初发觉到辕祈夜有些不对劲,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辕祈夜拿不住酒瓶,酒瓶砸在了地上,人,不由得向后倒。

  “大哥!”洛槿几人拥了上去。

  “祈夜!祈夜你不要吓我!”颜以初将辕祈夜抱在怀中,急切地问。

  辕祈夜意识迷糊,嘴中却念着,“以初……以初……不要离开我,以初……”

  颜以初哭了,抱着他,说:“好!我不离开你,我不离开你!你醒过来!辕祈夜!”

  “医院,送医院!”

  (咳咳,颜颜和夜夜接二连三的,都进医院了。)

  

第十二章 怜悯不是爱情,甜言蜜语不是承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