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而我的世界里,却是满满的你

    “哥,我们就不打扰你和……嫂,子叙旧了,我们先出去了。”说完,辕祈菲便拉着高浩云走了。

  那声“嫂子”还是叫的不是很习惯。

  而后,洛槿他们也相继离开。

  他们将房门关了之后。洛槿便叉着腰,问:“你们谁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嫂子的脸真变成那样了?是在这几天偷偷跑去整容了吗?可是拆纱布也要好久啊!你们别相互弄……嫂,嫂子?”洛槿说到一半,便看见对面走过来的颜以初,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辕祈菲他们转过头去看,真的看见颜以初走了过来。

  洛槿指了指颜以初,又指了指病房,问:“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知道?跟我来!”林绾绾不爽的将洛槿拉到别的地方去,告诉她真相。

  “嫂子,你……”

  颜以初做了个Stop的手势,微笑道:“我已经不是你们嫂子了,叫我以初吧……”

  辕祈菲上前抱住颜以初,道:“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嫂子!”

  “祈菲,谢谢你……可不可以,让我在这里呆一会儿?”

  “这……嫂子,你还没好,不要在外面吹风吧……”江络翔说道。

  颜以初笑道:“我知道她在里面,我不进去,我就是想……听听他的声音。”眼睛不由得黯淡下来。

  “那……好吧!我们在不远处,有事找我们。”叶子衿扶颜以初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坐下。

  颜以初点点头。

  当他们都离开时,她又站起来,耳朵贴在病房门上。听见了自己思念了几天的声音。

  “以初,这几天都去哪了?”辕祈夜抱着颜以玲,轻声问道。

  颜以玲第一次和辕祈夜这样近距离接触,不由得脸红起开。他们贴的很近,她甚至可以问道辕祈夜身上的清香。

  “我这几天不来看你,是因为……”因为我一直在学习颜以初,不想让你发觉到不对劲。

  辕祈夜感觉今天的颜以初有些怪怪的,但是又不知道是哪里怪。或许是这几天没看见她吧!

  “是因为什么啊?”

  “是,是因为我想让你想我啊!”说完,颜以玲俏皮地搂住辕祈夜的脖颈。

  辕祈夜亲昵地挂了挂颜以玲的鼻子,道:“调皮!”

  颜以玲吐吐舌头,然后靠在辕祈夜的肩头。

  他的怀抱,好温暖,让我感觉好幸福……

  辕祈夜将颜以玲抱紧了几分,道:“以初,你说过,要告诉我一个小秘密。”

  小秘密?颜以玲皱了皱眉,但也是一瞬。她笑着说:“对啊,我要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那是什么秘密?”

  “其实,我……祈夜,听了不要生气啊!”

  “好,我不生气。”辕祈夜温柔的笑着。

  “其实,我的名字不叫颜以初,我的名字叫颜以玲!因为我和爸爸吵架了,还下了封杀令,如果我不用我姐姐的名字,就在M市待不下去了……所以……”

  “所以,你叫以玲,不叫以初?”

  颜以玲点头。本来还想这怎么把名字给改回来,现在好了,顺理成章!

  “没事。我爱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名字。”

  “真的?!那你说一句‘我至始至终喜欢的只是以玲’!”

  辕祈夜捏捏颜以玲的鼻子,道:”好!我辕祈夜至始至终喜欢的只是以玲!”

  “哈哈,祈夜,我好开心……”

  “我也是。”辕祈夜说完,便俯身亲住颜以玲的唇。

  我爱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名字……

  我辕祈夜至始至终喜欢的只是以玲……

  明明知道,他说的都不是真的,可是,当颜以初听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对着另一个人说爱的时候,心却控制不住的抽痛。

  颜以初捂着嘴,靠着墙壁,慢慢地滑落。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流出。

  祈夜,以后,我们这的就是陌路人了。你的世界里没有我,而我的世界里,却是满满的你……

  我该怎么办,放不下你……

  “以初?”

  颜以初抬起眼看向声音的源头,便看见了颜正敖。

  颜正敖看见颜以初哭了,上前扶起颜以初,问:“以初,你怎么哭了?还有,你怎么会在医院里?你……病了?生了什么病?”

  颜以初看着颜正敖一脸的担忧,听着问出的一连串问题,知道他之前对自己的好,不仅仅是因为和沈悦宁吵架了,而是真的想要弥补自己了……

  她抱住颜正敖,痛哭。“爸!我好想您……爸……我想您,我想妈妈,我想家!”可是,没有妈妈的家,还是家吗?

  颜正敖听着颜以初的话,鼻尖一酸,也想哭了,但是没有。他轻拍着颜以初的背,安慰道:“以初不哭,爸爸这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爸!妈妈没了,以初的家也没了!那里,不是以初的家,他们都不喜欢我……连爸爸,也不喜欢我……”颜以初哭诉着。

  “对不起,以前都是爸爸不对!是爸爸没有好好照顾你,是爸爸以前冷落了你!是爸爸的不对!”

  “爸爸,我只有你了!不要抛弃以初好吗?”

  “不会的!爸爸不会抛弃你!爸爸答应你!”

  宁宁,我都做了什么?她没了你,就只剩下我了,我却如此待她……

  不远处,看着颜以初抱住颜正敖痛哭的叶子衿等人,都不由得湿了眼眶。

  嫂子,原来这么苦……

  叶子衿不由得抽泣,江络翔揽着叶子衿的肩膀,给她一些安慰。

  “子衿,给我们讲讲嫂子的事,好吗?”辕祈菲哭着问。

  叶子衿看着他们,不说话。许久,她才说:“以初,她的命很苦……”

  叶子衿说着,辕祈菲他们都静静的听着。

  当他们听见颜以初母亲死后,父亲对她的冷落时,他们为她伤心;当他们听见沈悦宁她们是如何骗取颜以初的感情时,明里暗里欺负她,而颜以初却依旧对她们好时,他们愤怒,为颜以初不值……

  ……

  颜以初在第二天的时候,便出院了。她住在叶子衿的家里。每天,坐在桌前,拿着画笔,画着自己的一些设计,时而会在那里发呆。一天,也听不见她说一句话。

  这天,叶子衿拉着颜以初,说:“以初,在家里呆了这么多天,我们出去走走吧!”

  颜以初无神地看着叶子衿,然后笑笑说:“好啊!”

  其实颜以初不想出来,但是为了不让叶子衿为自己担心,才答应下来。

  叶子衿拉着颜以初的手臂说这说那,颜以初偶尔回几句,便在那里出神。

  “特大新闻,AJM集团总裁辕祈夜在昨日接受访问,已经恢复视力,并表示将在下个月初与自己心仪之人订婚,而这位心仪之人,辕大少刻意不说,我们将会继续跟踪报道……”

  颜以初听见辕祈夜的名字后,抬头看向银屏。此时,银屏上闪现着辕祈夜的侧脸照片。

  看着那张熟悉的侧脸,颜以初不由得伸出手来想要去抚摸他,但他们之间,就好像太阳与星星的距离,那样遥远,互相蹉跎……

  “好可惜 终于失去你 对不起 我已经尽力 我没有放弃 只是不见你 以为这样就伤不到自己 好可惜 我们回不去 伤心哭泣变本加厉……”

  周边响起《好可惜》这首歌,颜以初看着银屏上的辕祈夜,听着这样悲伤的歌,哭了。

  好可惜,我失去了你;好可惜,我们回不去……我和你终究是要错过……我们注定要有缘无份……

  叶子衿看到银屏上辕祈夜的脸,又听见辕祈夜就要订婚了,真想找块豆腐撞死自己

  “以初,对不起,我不应该带你出来的……”

  颜以初擦了擦泪水,笑着对叶子衿说:“没关系。子衿,我忽然想起来,我好久没有去老人院了,明天,我想去一趟。”

  “好啊,明天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可能会在那里呆一段时间。而且,你已经陪我好几天了,你店里肯定焦头烂额,对不?”

  “呃……这倒是大实话……”

  “好了,就这样吧!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

  虽然你这么说,可我还是不放心啊……

  颜以初的目光又投向银屏,上面是辕祈夜的正脸,血红色的眸子,配上他的俊脸,不知迷了多少人的心……虽然没有笑,冷冰冰的,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也无法抗拒向他贴近。

  你不知道我的存在,而我却因你的存在而痛苦……

  

第十七章 而我的世界里,却是满满的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