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一子错,满盘皆输

  老人院。颜以初买了很多东西给老人院的老人,都是很实用的。像保暖的衣服,帽子,手套,暖宝宝什么的,虽然还只是秋天,但是今年的秋天却比以往要凉的多。

  “以初啊,有一年没来了吧?!我们都很想你啊!”院长问道。

  颜以初和院长走在后院的花园里,将掉在前面的头发绕到耳后,道:“是吗?我这几年有一些忙,所以没能过来。”

  “年轻人嘛,忙点总是难免的。对了,你不是下棋不错吗?去年来了一位老人,下棋不错,已经把老人院里会下棋的都‘杀’了个片甲不留,现在嚷嚷着说什么无敌真是寂寞啊什么的,去给他一个下马威!”院长说着还动起手来。

  颜以初笑笑,道:“院长,想必那位老人家是把你败的很没面子吧!”

  院长被颜以初看穿了小心思,有些不好意思。

  “那我就帮院长您搬回面子吧!”

  “真的吗?太好了!”

  很快。院长便叫人在院子里放上棋盘和棋子。

  “听说,有人要和我较量一下棋艺?”一位老人穿着唐装,扇着扇子走了过来。

  “辕老头,这回我可是请了高人!你可得小心一点了!”院长一脸得意的说。

  “院长,您说笑了,我不是什么高人。”

  辕老头一合扇子,然后用扇子指了指颜以初,道:“就是这个小丫头?我还以为你真的请到高人了!”

  颜以初对着辕老头笑道:“老人家,玩呗在这想要和您讨教一二。”

  “好!小丫头,等一下输了,可别哭鼻子哦!”

  “老人家把话说的太早了!等一下您输了,可是要打脸的!”

  “好!丫头,若是等一下我输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怎么样?”

  “好啊!请。”

  两人入座,很快便下起棋来。  

  辕老头本是有些轻佻,但渐渐发现,颜以初是真的会下棋,不是嘴上说说,而且,棋艺甚至在他之上,所以,他也不敢怠慢起来,每走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

  反观颜以初,只看一眼棋盘上的局势,便知道下步棋要落在哪里,而且都非常精妙,使得辕老头连连称妙。

  颜以初落下最后一子,道:“老人家,承让了。”

  辕老头拍手叫好。“没想到你这丫头棋艺居然如此精湛!老头我服了!今日是输了五子,下次定不让你!”

  颜以初抬起头看着天空,道:“老人家,输一子是输,输十子也是输,同样是输,又何须分几子呢?一子错,满盘皆输。”

  “丫头,没想到你可以说出这样有道理的话。丫头,老头我很是喜欢你,你可愿意……”

  不等辕老头说完,颜以初便调笑道:“老人家,我可没有兴趣和您结婚,你可是可以给我做爷爷了!”

  “呸呸呸!老头我还不想被人骂老牛吃嫩草!丫头,我是问你愿不愿意做我孙媳妇儿?!”

  院长听了,笑了,道:“怎的,又想推销自己孙子了?”

  辕老头听见院长说推销二字,便有些沉不住气了,道:“嘿你,什么叫推销啊?”

  “你把自己那两个孙子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不是推销还是什么啊?”

  “我说的是事实!我两个孙子就是那么优秀,怎么了?你嫉妒啊?哼,你还嫉妒不来呢!”辕老头一脸自豪的说道。

  颜以初看着辕老头那一脸的骄傲,不由得笑出声了,道:“老人家,真是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说着,又想起了辕祈夜,但还是笑着对辕老头说:“所以啊,就不用跟我说你孙子了!”

  “什么?告诉我,是哪个家伙抢我孙媳妇?我不开心!”辕老头叉着腰说道。

  “臭老头,谁你孙媳妇?以初还不是,你不要瞎叫!”

  辕老头当没听见,继续说着:“那臭小子是谁,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让我知道了。他是谁,一定拿我的扇子拍死他!……”

  ……

  AJM集团。辕祈夜在处理完一天的事物后,靠在椅子上,头仰着,捏了捏酸痛的眼睛。

  “祈夜!”颜以玲推门而入。

  辕祈夜笑着摇摇头,道:“不是说了,进来时要先敲门吗?”

  颜以玲嘟嘟嘴,道:“我难道就没有特权吗?”

  辕祈夜故作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很认真的说:“没有。”

  颜以玲听了,生气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

  辕祈夜看着颜以玲这样的神情,起身走到颜以玲身边,坐下抱住颜以玲。

  尽管这么多天了,他总是觉得颜以玲不是之前那个人,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但她的声音没有哪里不对,而且,她也清清楚楚的记得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可能是他想多了。

  “好了,别生气了,我们也该走了,宴会快开始了!”辕祈夜搂着颜以玲轻声说道。

  颜以玲本想继续生气的,但是听见辕祈夜柔柔的声音便消了气,并且想到等一会儿还要去参加宴会,真是一点气都没有了。

  “那我们走吧。”说完,颜以玲便要拉着辕祈夜走。

  “等一下以玲。”辕祈夜拉着颜以玲。

  颜以玲奇怪的转过头,问:“怎么了?”

  “你有没有忘记什么?”辕祈夜问道。

  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心里却很期待。

  颜以玲想想,道:“哦,我忘了我们还没有换衣服呢!走吧,我们换了衣服再去。”

  辕祈夜的眼睛亮了亮,而后黯淡下来。看来,她是忘了。也对,发生这么多事怎么会记得呢?

  心里虽是这样想,但是表情还是有些难看。

  “祈夜,你怎么了?”

  “没事,我先下去开车。”辕祈夜脸色有些难看的自己一个人先走了。

  颜以玲站在原地,想:他是看出什么了吗?不可能啊,我伪装的这样好?忘记什么?难道……今天是他生日?

  想着,颜以玲打了个电话给沈悦宁。“妈,你帮我查一下今天是不是祈夜的生日。”

  ……

  宴会厅门口一阵骚动,宴会厅里的人都不由得将眼光投向外面。两辆加长林肯炫酷的停在红毯前,后面的加长林肯里走出一大堆身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他们在红毯两边一字排开。

  一名保镖上前恭敬地开了车门。

  先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是铮亮的皮鞋以及修长的腿。辕祈夜从车里出来,而后伸出一只手,颜以玲的手撘在辕祈夜的手上,然后出来。

  辕祈夜身着一身手工白色西装,合身的西装,衬得他更加英俊潇洒,在琉璃灯光下泛起缭绕的光泽,眉眼如画,灿若琉璃,身上散发着如王者一般的气息。

  而身边的颜以玲泽试穿了一身水蓝色的抹xiong鱼尾裙,撒披着头发,遮住******若隐若现的春光,却不想如此更令人浮想联翩。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颜以玲感觉到那些人的目光,不由得笑了起来。这才是我想要的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颜以玲的虚荣心在今天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辕大少大驾光临,陈某感激不尽!”宴会的主办方陈总高兴的走到辕祈夜面前说客套话。

  辕祈夜只是冷冷的看了陈总一眼,没有说什么。

  虽然辕祈夜没有和陈总说话,但陈总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因为今天辕祈夜能够来就已经是特大的荣耀了!再加上,他有高傲的资本!

  “姐姐,姐夫,你们终于来了!”颜以瑶拉着陆熙然走到颜以玲面前。

  “以瑶,不要乱叫!我们还没有结婚!”颜以玲故作斥责的对颜以瑶说。

  颜以瑶俏皮的吐舌,道:“迟早的事!先练练呗!”

  “这有什么好练的?”

  “就有嘛!”

  陆熙然在看见辕祈夜后,有些诧异。怎么会是他?他不是颜以初的……怎么忽然变成了以玲的丈夫?

  “辕大少,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你好。”辕祈夜回了两个字,然后不再说什么。

  “祈夜,你过来一下!以瑶,熙然,失陪一下啊!”说完,颜以玲便拉着辕祈夜到后院去。

  辕祈夜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虽然并不怎么想要怨他,但是是谁说过会一定记住他的生日?会给他一个惊喜?现在又是谁忘了?

  颜以玲见辕祈夜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便撒娇道:“好了,别生气了嘛!我知道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哪里错了_?”

  颜以玲环住辕祈夜的脖子,道:“没有给你带礼物呗!”

  听见礼物二字,辕祈夜欣喜了,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冷着脸,问:“什么礼物?不是都说忘了吗?”

  “人家是骗你的嘛!别生气了!”

  辕祈夜把头撇到一边,不说话。颜以玲没办法,只好踮起脚尖,在辕祈夜的脸上亲了一下。

  辕祈夜见颜以玲这样主动,在她的唇离开自己的脸颊时,吻住了她的唇瓣。

  两人就这样陷入了热吻之中。

 

第十八章 一子错,满盘皆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