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冥冥中,让我们再次相遇吗?

    辕祈菲和林绾绾在路过后院时,恰巧看见了这一幕。辕祈菲生气的想上前给颜以玲一巴掌,还好林绾绾拉住了。

  林绾绾把辕祈菲拉到一旁的沙发坐上,道:“你想干什么啊?”

  “要不是你拉着我,我早就给她一巴掌了!”辕祈菲说完,生气的把一杯酒都喝完。

  “你忘了她是怎么跟以初说的?要是在我们这里受到一丝委屈,就要在李阿姨身上讨回!”

  “我没有忘!所以这些天我是能避开她就避开她,不然我会恨不得上前掐死她!一想到嫂子受的委屈,我就替嫂子难过!嫂子这样好的一个人,却这样……”

  林绾绾和辕祈菲陷入了沉默。

  “绾绾,我想嫂子了……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我好想知道她在哪里。”辕祈菲抽泣道。

  “我也想,可是子衿说她不想我们去找她。”

  鬼魅四人走了过来

  “怎么了,祈菲谁欺负你了?谁这么大胆敢欺负我的女人?”高浩云见辕祈菲梨花带泪的,心里很是心疼。

  “没有人欺负我……我只是想嫂子了。”辕祈菲说。

  一提到“嫂子”,高浩云、江络翔、洛槿、鬼魅仿佛泄了的气球,也提不起精神来了。

  想起叶子衿那天说的,他们都不想相信也不敢相信,颜以初那样好的女孩,居然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

  她出生在豪门,本因是上流名媛,却被藏了起来,连她这个人都不知道。还有那样的继母和妹妹,骗取她的感情,最后两个她爱的人都被那所谓的妹妹抢走了。

  他们想帮颜以初,却放不开手脚。

  “不知道嫂子过得怎么样……”

  老人院。

  “颜丫头,我们来……”辕老头在老人院里找了颜以初半天,他看见颜以初正坐在后院,看她很伤心的样子,便躲在一边看。

  颜以初坐在石凳上,戴着耳机,抬头看着月亮,眼眶中,积满了泪水。

  她的心忽然抽痛。她将手放在心口,对着天空,道:“你还好吗?我……好想你。”

  “今天,没有在你身边,你会怪我吗?”问出这个问题后,颜以初摇摇头,眼泪有几滴掉了下来,在掉下的一瞬,被月光照的有些刺眼。

  颜以初你怎么这么傻?他怎么会怪你?他连你的存在都不知道,以为自己爱的人在自己身边。

  她听着《好可惜》,一遍又一遍,最后,和音乐一起唱出来。

  “忘记 想要忘谈何容易 不怨你 是我如此不堪一击”忘记你,真的好难……

  “感情深刻入海底 爱的真没人能比 这些你从不放在眼里”爱你,深深刻在我的心底,而你,从来都不知道……

  “想你 不知是因为空虚 说到底 是真有感情不骗你 敢与全世界为敌 为了你受尽委屈 这些苦我甚至都愿意!”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好想见你……

  “好可惜 终于失去你 对不起 我已经尽力 我没有放弃 只是不见你 以为这样就伤不到自己 好可惜 我们回不去 伤心哭泣变本加厉……”

  辕老头躲在一边,听着颜以初悲凉的歌声,不由得被她触动、感染了。这丫头经历过什么,才会如此……

  不过转念一想,她应该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分手了或者是处于单恋状态,这么说……

  辕老头用一只手摸着下巴,沉思。“这么说,我的孙子还是有机会?!好好好啊!”

  颜以初在唱完这首歌后,用树枝在泥土上写了几个字,然后便走了。

  辕老头见颜以初走了,上前看看她写了什么,以为会是他心上人的名字,却不想,是生日快乐这四个字。

  生日快乐?今天是他的生日?话说生日,今天好像是有他认识的人生日哦,是谁呢?……

  “算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孙媳妇追到手!”

  早上。颜以初坐在前院和老人们唱歌。

  一辆保姆车停在了老人院前面。

  “是小拓来了!”张爷爷笑着说。

  “小拓?爷爷奶奶,小拓是谁啊?”颜以初问。

  “小拓是……”

  “小拓是爷爷奶奶的好孙子!”从保姆车里走出一名阳光的男子,声音爽朗的说道。

  颜以初抬头看去,看清来人,笑道:“学长,是你啊!”

  舒池拓笑着将墨镜人给自己的经纪人文迪 ,走到颜以初面前,道:“以初好不厚道,说好了下次请我吃饭,到现在还没有,你说,该怎么罚你?”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了?”颜以初故作忘记。

  “你……”舒池拓伸出手来想打颜以初。

  颜以初闭住眼睛,装作要给他打。而舒池拓怎么舍得打她?最后,只是敲了敲颜以初光洁的额头。

  颜以初捂着额头,笑着吐吐舌头。

  “过来帮我把那些补品拿给爷爷奶奶!”

  颜以初站直身体,敬礼道:“是!”

  然后就跑去帮舒池拓拿东西了。

  躲在不远处的辕老头气了。奶奶,这丫头的小情人来了?虽然长的也不错,但是和我孙子比差的远了!不行,我可要采取点什么措施啊!不然,孙媳妇就飞了!

  “辕爷爷,你在干嘛啊?”舒池拓拍拍辕老头的肩膀。

  辕老头被吓了一跳,拿着扇子拍舒池拓的头,道:“臭小子,我认识你吗?敢吓我,看我不打死你!”

  “您不认识我,我认识您啊!我每次来都看见你和别人下棋,您太专注了,所以不知打我!”舒池拓一边捂着头跑,一边解释道。

  好好的一个大明星,现在就像个老鼠一样,乱跑。

  “老人家不要!”颜以初看不下去了,挡在舒池拓面前,“老人家,学长也是想和你打个招呼啊!”

  “丫头,这就是你心尖尖上的人?我看也不咋地啊!我看你还是和我孙子吧!”

  颜以初和舒池拓被辕老头说的不好意思,脸红了起来。颜以初跺了跺脚,道:“老人家,您说什么呢!”

  “丫头,你叫别人都是一口一个爷爷,一口一个奶奶的,怎么到我这里就不一样了?快,叫声爷爷来听听!”

  “不要,我才不要叫您爷爷!您还不配做我爷爷。”颜以初将脸撇到一边去。

  辕老头眼角抽了抽,他不配?哎呦喂,他可是有人排着队想叫他爷爷,他都不乐意呢!现早好了,到她这儿,就成不配了?

  “丫头,怎么就不配了?我哪点不好啊?你为什不要我做你爷爷?你告诉我,我哪里不配?你说出个七八十条理由来,不然你就必须交我爷爷!”

  这会轮到颜以初和舒池拓的眼角抽搐了。七八十条,您当是水啊?一捞一大把的!

  “老人家,您不要任性。”颜以初无奈的说。

  “老头我有任性的资本!怎滴,不行啊!快说,不然就叫我爷爷!”

  舒池拓推推颜以初,道:“就叫辕爷爷一声吧,看他很想你叫他啊!”

  辕老头偷撇了舒池拓一眼。哼,我才不会因为你为我说话就把孙媳妇让给你!

  颜以初只好妥协,今个儿,不叫他就别想清静了!

  她刚想叫,便听见身后传来一到温润的声音。“爷爷。”

  辕老头本来见颜以初就要叫自己爷爷了,却被某人给打断了,很不爽!

  颜以初宰听见那道熟悉的声音时,身子僵住了,不敢转过去看。

  舒池拓发觉到颜以初有些不对静。

  不错,来人正是辕祈夜。辕祈夜今天是来接辕老头,也就是他爷爷辕锦宸回去的。他爷爷已经在这个老人院里住了一年,也不知为什么,家里人怎么叫他就是不回去。今天,只好他亲自出马了。

  今天来的只有辕祈夜和鬼魅,颜以玲因为一些公司里的事情耽误了,不能来。

  辕锦宸在看清来人是谁后,生气地冲到辕祈夜的面前,拿着扇子就是一顿敲,“臭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啊?!好不容易让颜丫头答应叫我爷爷,你出来干什么?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现在出来,想,想气死我是不是?啊!眼睛好了就跑我这里来捣乱,你是不气死我不罢休是吗?”

  辕祈夜对于辕锦宸很是无奈,“爷爷,我怎么知道你在办事?您孙子我不是先知!”

  “还嘴硬是不是!”

  原来,他是他的孙子……这是冥冥中,让我们再次相遇吗?

  颜以初偷偷看了辕祈夜一眼,只一眼,眼泪便涌了出来。她不想被人看见,便跑走了。

  “以初!”舒池拓追了过去。

  辕祈夜和颜以初他们几个的有些远,所以没有听清楚舒池拓叫颜以初的那一声。

  鬼魅看了一眼颜以初离开的身影,觉得有些熟悉,但也没有细想。

  辕锦宸打辕祈夜打顺气了之后,打开扇子。

  “丫头,你可以叫我……咦?丫头?丫头呢?”

  “……”辕祈夜和鬼魅一头黑线,他们怎么知道。

  辕锦宸又来气了,他转过身来,打辕祈夜和鬼魅。

  “气死我了!打死你们两个!要不是你们长的这么吓人,丫头会走吗?气死我了?”

  Are you sure?他们长的吓人?之前是谁说自己的孙子很好看的?打脸啊!

  

第十九章 冥冥中,让我们再次相遇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