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我爱你,却不能一直拥有你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声音的来源,看清来人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只见辕祈夜身着一身吸血鬼领域的服装,如主宰者,如王者一般,带着君临天下的气息,一步一步向颜以初走去。

  辕祈夜的每一步,都像是走在颜以初的心头一样,一步,一声,一脚印。

  辕祈夜面无表情的来到颜以初和舒池拓的面前,在舒池拓毫不留神的情况下,将颜以初抢了回去,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转身,留下一句话:“She is only mine!Don't kid yourself(不要痴心妄想)!”

  “天使与恶魔,真是很不错的一场秀!”

  “那应该不是恶魔,是吸血鬼吧?!”

  “总之,很令人耳目一新。”

  ……

  被蒙在鼓里的观众和评审都纷纷称赞道。

  但江络翔、高浩云、鬼魅、叶子衿甚至是舒池拓都惊讶到了,辕祈夜怎么会上去。

  “或许,就算大哥不知道真相,心,也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接近嫂子,去爱上嫂子,不让别人靠近嫂子……”高浩云说着。

  江络翔和鬼魅两人点点头。

  颜以初靠在辕祈夜的胸膛前,再一次,他们这样近距离的呆着。

  她听着辕祈夜铿锵有力的心跳声,莫名的心安。

  哪怕,现在和他的独处是偷来的,也让我好好的,好好的珍惜吧……

  渐渐的,她失去了直觉,靠着辕祈夜睡着了。

  辕祈夜低头看颜以初时,她已经睡过去了。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色。

  他将她放在副驾驶座上,伸出手来7那个手被测了测她额头上的温度,烫的吓人。

  辕祈夜蹙眉。发烧了还逞强?以为自己是铁人吗?

  辕祈夜将颜以初开到医院。

  辕祈夜抱着颜以初去找洛槿。途中,颜以初迷迷糊糊的醒来。

  她伸出手来抚上辕祈夜的脸颊,笑着说道:“只有在梦里才可以在你的怀里,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你……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好想好想,我不能没有你……我每天都在想你,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可是我不能告诉你……我多么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离开我,梦也永远不要醒来,就这样下去,很好,很好……”

  她这是把我当成她的男朋友了吗?

  “我爱你,却不能一直拥有你,好痛苦……你告诉,我该怎样忘记你,我该怎样才不痛苦?……你告诉我,我好难受,好难受……”渐渐的,又昏睡了过去。

  洛槿见辕祈夜抱着颜以初,有些惊讶。难道,嫂子跟大哥说了?

  “杵在那里干什么,这里有病人。”辕祈夜冷冷的说道。

  好吧,是我想太多了。

  “知道了,马上来。”

  下午,颜以初醒来,看见的是空落落的病房,除了她没有别人。

  起身,脚刚着地便无力的软下去,整个人摔在地上。她用手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一点。

  “你怎么坐在地上?”辕祈夜走进来时,看见颜以初坐在地上,不悦的说道。

  颜以初闻声,抬头,见辕祈夜拿着药快步向自己走来。

  辕祈夜把药放在一边,抱起颜以初,将她放在床上,道:“还在发烧,就坐在地上,不想好了?”

  颜以初低着头,闷闷的说道:“没有。”

  “我已经给你拿了药,等一会儿记得吃。生病了就先不要去公司,等病好了再去。放心,不扣你出勤,不扣你工资。”

  “我是那么物质的人?”颜以初不爽地抬头问道。

  “谁知道呢?好了,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匆匆的来,匆匆的气,就好像,你从来都没有来过。

  颜以初拿起床头柜上的药,然后用双手捂在自己的胸前。

  “好可惜 终于失去你 对不起 我已经尽力……”

  “喂。”

  “颜以初!”电话里传来颜以玲的怒吼声。

  “颜以玲你发什么疯?”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都看到了!你是想要李润死吗?如果是,我现在就可以让她死!”

  “颜以玲,你不要乱来!”

  “乱来?乱来的明明是你!我叫你离开祈夜,现在呢?呆在他的身边,勾引他?”

  “我没有!我今天想要交上辞呈,是他不让我辞职!”

  “你是在炫耀他在乎你吗?!”

  “你不要扭曲我的意思!如果你想要我离开他,那你去跟他说啊!”

  “哼!你想让他讨厌我?不可能!我才不说!颜以初,如果你只是安安分分的做你的小秘书,我可以什么都不做,但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你会后悔的!嘟嘟~”

  说完,颜以玲便挂了电话。

  “啊!”颜以初抱住头大叫。

  这两天,颜以初呆在家里养病。在她觉得自己身体好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叶子衿硬是把她拽出去逛街。

  金煌商场。

  “以初啊,今天买了好多衣服,真是开心!”叶子衿提着购物袋满脸笑容。

  颜以初没什么表情,道:“就你开心。”

  “叶子衿挡在颜以初面前,道:难道你不开心吗?”

  颜以初看见叶子衿那可怜的眼神,无奈,道:“开心,开心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哎呀,逛了这么久,有些渴了,我们去买东西喝吧!”

  “我不渴,你自己去买吧!”

  “那这些东西都先帮我拿这哈,谢谢你,颜颜!”不由分说,将刚才的战利品都放在颜以初的手里。

  颜以初拿着叶子衿的东西坐在商场的长椅上等叶子衿。

  “抓小偷!抓小偷!”不远处,一位贵妇人一边追着前面一个捂着一个包拼命跑的人,一边叫着。

  颜以初见小偷往自己这边跑来,忙伸出脚来想要绊到那个小偷。那个小偷因为急于逃走 ,没有看见,于是摔了个狗啃泥,疼得直叫。

  颜以初见小偷摔倒了,忙从小偷手里把包抢过来。

  贵妇人气喘吁吁的站在一旁,颜以初走到她的面前,把包递到贵妇人手中,道:“阿姨,您的包。”

  贵妇人接过包,道:“小姑娘谢谢你啊!你说,要阿姨怎么谢谢你啊?”

  颜以初摆手道:“不要,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这怎么行?你叫什么名字?”

  “我……”

  “颜颜!”颜以初和贵妇人转过头去看。

  叶子衿拿着柠檬茶跑过来,问:“怎么了?”

  “没事。”

  “是这样的,我刚才碰到小偷,是这位姑娘帮我的!”贵妇人说。

  “这样啊!颜颜,不错啊,路见不平!”叶子衿推推颜以初。

  颜以初笑笑,然后向那个小偷走过去。

  那个小偷因为痛还躺在地上。颜以初将他扶起来,才发现原来他才是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

  颜以初帮男孩理了理乱乱的头发,问道:“为什么要做小偷啊?”

  男孩身子颤抖,不说话。

  “知道这是犯罪吗?”

  男孩抬起慌张的脸,道:“我……爸爸说,我,我未成年,不会坐牢的!”

  “孩子,不管你是不是未成年,这都是不对的,知道吗?”

  “可,可是我……如果我不偷东西回去……爸爸回打我的!”

  颜以初听了,撸起男孩的衣服,看见两条瘦瘦的手臂上都是伤,心里泛起心疼,鼻尖酸了。

  叶子衿和贵妇人上前看了,愤愤不平。

  “这是哪个做父亲的这么狠心?”贵妇人说道。

  “这是家暴!孩子,告诉姐姐你爸是谁!我们告他!”叶子衿说道。

  “姐姐不要!不要抓走我的爸爸!我只有爸爸了!”男孩哭道。

  颜以初抱住男孩,道:“孩子,听姐姐说,你爸爸打你是错的,要受到法律的惩治,知道你?”

  “小天已经没有妈妈了!小天不可以再没有爸爸了!”

  “不会!小天乖,以后,姐姐就是你的亲人,好不好?”颜以初眼泪流了出来。

  这个男孩跟自己是多么的相似,都没有了妈妈,只是把自己最后的寄托放在爸爸身上。

  “真的吗?”男孩泪眼婆娑的看着颜以初。

  “当然。来 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暻天,姐姐可以叫我小天。”

  “小天乖。”

  叶子衿上前摸摸陆暻天的头,道:“小天真乖,以后你是我们的弟弟了!”

  “子衿,我们先去找他的父亲吧!”

  “好!”

  颜以初看着贵妇人,道:“阿姨,那我们就先走回来。”

  “好,我们下次再见!”

  “好。”

  然后,颜以初和叶子衿一人我住陆暻天的手走了。

  贵妇人转身想走时,忽的想起来自己还没有问颜以初叫什么,电话号码是多少。

  贵妇人拍拍自己的额头,道:“笨死了!”

  “妈!”

  

第二十六章 我爱你,却不能一直拥有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