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只是被爱情蒙上了纱

    “如果是因为上次的事情,那不完全是他的错!”

  “阿姨,不是的。我只是觉得,我们不配在一起,也不适合在一起。”

  “为什么?”

  颜以初望着桌子上的柠檬茶,悠悠开口道:“您知道吗?我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我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你是认为我们会有门第之见吗?以初,以我们家的财力,完全不用考虑政治联姻!我们希望的,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获得真正的幸福!我们也不会看不起你!况且我们都很喜欢你!”

  “阿姨我知道您喜欢我,可是您知道吗,他的心里还有别人?”

  “谁?颜以玲吗?以初,颜以玲是靠卑鄙的手段才能够呆在祈夜的身边,也是靠着她的那张脸!祈夜心里喜欢的,是你!”

  颜以初摇头,道:“不是她,是别人。”

  于岚想起了那个因为辕祈夜失明而抛弃他的女人。

  “那个女人?不可能,祈夜不会再喜欢她!”

  颜以初见于岚这样坚定,有些疑惑,但是没有问,道:“阿姨,不管他还喜不喜欢她,最大的阻碍,是我们之间,没有信任可言!

  尽管我说出那么多我们之间的经历,彼此做出的诺言,他依然相信别人,而不是我。”

  “那种情况下,他选择相信颜以玲也是情有可原的啊!要是换作你,你会怎样?”

  是啊,要是换作我,我会选择相信谁?我当然会选择相信颜以玲,因为不想承认自己被爱的人推给别人,宁愿一直被骗下去,也不想知道真相。

  于岚见颜以初不答话,觉得她有些动摇,便说:“换作是你,你也愿意相信颜以玲对不对?那又有什么理由去怪他?怪他不信任你呢?你们之间并不是没有信任,只是被爱情蒙上了纱!”

  是吗?只是因为被爱情蒙上了纱吗请?

  于岚握住颜以初的手,道:“以初,再给你们两个人一次机会好不好?就一次!”

  于岚伸出食指,在颜以初眼前竖起。

  一次吗?再给一次机会?

  “阿姨,我会考虑考虑的。”

  “真的吗?以初,只要你肯考虑,什么都好!以初,谢谢你!”

  “阿姨,不要谢我,应该我谢谢您才是……”

  ……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们敢这样对我!”

  颜以玲头上被套这黑色的袋子,双手被两个男人钳制着,带进一间屋子,然后狠狠地把她推在地上。

  “啊!”

  还没缓过来,头上的黑袋就被取了下来。黑袋被拿下来的一瞬,颜以玲不适地抬手挡了挡光线。

  颜以玲适应了光线后,站起身,环顾四周。她的正前方有一张桌子和一张老板椅,老板椅背对着她,上面做了人,周围站着穿着制服的保镖。

  “你是谁?为什么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谁?”

  颜以玲“哼了一声,双手环胸,轻蔑的说着:“不知道我是谁就敢抓我?真是可笑!”

  “可笑?那你说,你是谁?”

  “我告诉你,我是AJM集团总裁的未婚妻!你敢抓我,祈夜是不会放过你的!”

  “哦?是吗?”

  “没错,我劝你还是识趣点儿,放了我!”

  那个人转过身来,面对着颜以玲。颜以玲看见那人是谁后,后退了一步,有些惊恐的看着他。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一个未婚妻?”

  辕祈夜的声音里透露着危险。

  “祈,祈夜……”

  “不要叫我!颜以玲,我说过,你没有资格这样叫我!”

  颜以玲快步走到辕祈夜面前,道:”祈夜,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每天在梦里,都是你的身影,我忘不了你!我们合好,好不好?”

  辕祈夜推开颜以玲,将一沓照片扔在颜以玲面前,“这就是你想我所做的事情?”

  颜以玲拿起几张照片看,每一张都是她和薛霸的亲密照。她有些心慌,但更多的是喜悦。

  辕祈夜手上有这些照片,就说明他在乎她,他心里是喜欢她的,所以他现在是在吃醋。

  想到这,她心情瞬间开朗。她含着泪,道:“祈夜,不是这样的,是这个人说是你,我当时喝醉了,所以才被他……被他qiang的!你相信我,我爱的人只有你,我真的只爱你一个人!”

  对于薛霸,她只是喜欢他在床上的技巧,这些技巧是初经人事的她,前所未有的感受。除了舒服,其他的,她都选择性忘记。

  辕祈夜冷笑,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颜以玲,我查你,不是因为我喜欢你,而是要折磨你!”

  一句话,如五雷轰顶般。颜以玲跌坐在地上,然后使劲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祈夜,不是骗我的,对吗?如果你不爱我,怎么回事儿对着我发呆?露出爱意?”

  辕祈夜起身,笑道:“那是因为长的很像一个人,而露出爱意,是因为我以为你是以初。可惜,到头来,你谁都不是!也什么都不是!”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颜以玲用双手捂住耳朵,不想听。

  “信不信由你。带进来。”

  说着,两名保镖便带着一个人进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薛霸。

  薛霸此刻很不对劲,面色潮红,难耐的伸手扯着衣领。

  颜以玲看见薛霸,慌了,问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们不是做过最亲密的事吗?那我就让你们在一起啊!以后,他就是你的丈夫,你就是他的妻子!”

  “不,我不要!祈夜,就算你不爱我,也不要把我推给别人好不好?“

  “那你呢?!我和以初相爱,你却硬生生的拆散我们,让她把我推开,还她要离开我!在我这儿,你卑微如蝼蚁,没有权利和我说不!给她打针。”

  “是!”

  说完,一个人准备药剂,另外两个人上前抓住颜以玲。

  颜以玲挣扎道:“不要不要!辕祈夜,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不能?在我这儿,没有不能,只有我不想的!好好收着我送给你们的新婚礼物吧!” 

  辕祈夜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出房间。

  黑颜以玲打完针后,里面的保镖也都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颜以玲和薛霸两个人。

  颜以玲敲着门,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呆在这里,我不要!开门!啊!……你给我走开!”

  “小妖精,不要怕,我马上就让你上天……”

  “啊!”

  很快,房间里便传出羞人的声音。

  ……

  颜家。沈悦宁坐在沙发上吃着药。那日去看了医生后,医生说她是高龄产妇,又有流产的征兆,需要好好的静养,不可以心情急躁,做太剧烈的活动。于是,她便好好的在家里养胎,这几日是好多了。

  “妈,不好了,姐姐不见了!”颜以瑶着急的走进屋来,坐到沈悦宁身边。

  “以瑶,都是有孩子的人了,小心一点。你刚才说什么?你姐姐不见了?”

  颜以瑶用力的点点头,道:“姐姐和我约好了要去给宝宝买衣服,可是我在商场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她,给她打电话也没有接!怎么办啊?!”

  沈悦宁拍拍颜以瑶的手背,道:“先不要担心,可能她临时有事去公司了!”

  “没有!我打电话去过公司了,他们说没有!”

  沈悦宁皱皱眉,道:“打电话给你外婆,让她帮忙查查。”

  “嗯!”

  颜以瑶刚拿出手机要打给沈老太太时,门打开了。

  二人不约而同的看想门口,看见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脖间有几处明显吻痕的颜以玲。

  “姐!”

  “以玲!”

  她们上前扶着颜以玲。

  “以玲,你怎么了?”沈悦宁担心的问。

  “姐,你怎么这副样子?是……”颜以瑶说不出那个词。

  颜以玲看着沈悦宁和颜以瑶,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妈,以瑶,祈夜送给我新婚礼物了!哈哈哈!他送给我礼物……他让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做最亲密的事!他说,在他眼里,我卑微如蝼蚁!哈哈哈!他把我推给别的男人……”

  “以玲,你在说什么?什么新婚礼物?什么推给别的男人?”

  “妈,我要结婚了,要和qiangjian我的人结婚了!你说这是不是一件很好的是啊?嗯?哈,我要结婚了,结婚……结婚好啊,好啊……”

  颜以玲浑浑噩噩地向楼上走去。

  “姐!”

  “以玲!”

  

第三十七章 只是被爱情蒙上了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