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差点没让他吐血

    “可能是我听错了吧……”颜以初转身要走。

  叶子衿和江络翔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江络翔退了几步,抬手擦了擦汗。在把手放下来的时候,不小心把漱口杯打翻了。

  江络翔眼疾手快,正要接住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江络翔偏头一看,是颜以初还有身后的……叶子衿。

  漱口杯掉在地上,发出“噔”的脆响。

  颜以初看着江络翔,笑着。但江络翔感觉到毛骨悚然。

  他尴尬地笑笑,“嫂,嫂子,你好啊!”

  颜以初又对江络翔笑,然后马上收敛,威严地命令道:“出来!”

  于是乎,叶子衿和江络翔跪在客厅里,双手拉着耳朵。虽然颜以初没有让他们跪着。

  “你们两个快给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坦白,我从宽。”叶子衿嘟着嘴说道。

  “我抗拒,我从严。”江络翔同样嘟着嘴,像个无辜的孩子一样。

  颜以初扶额,道:“我不是说这样!我要你们从实招来!”

  “颜颜,我这是和欧巴在交往!”

  “谁让你说这个了?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了!我是要问,络翔为什么会在你家里?我就说你怎么那么奇怪,原来是在家里藏人了!”

  “颜颜,你难道不希望我找到幸福吗?”叶子衿像个委屈的小狗一样看着颜以初,下嘴唇往外撇。

  “子衿,我不是这个意思!”颜以初双手环胸,道:“你总是抓着我和祈夜的小事情在那里说一大通,我这会抓到了你的把柄,总应该好好说说吧!”

  “哼!”叶子衿气愤的站起来,道:“好啊,你居然在耍我!看我的无敌挠痒痒手!”

  说完,便扑倒颜以初身上给她挠痒痒,颜以初差点没笑岔气。

  “哈!不要啊!哈哈,好痒……”

  “看我今天不挠死你!小样!”

  江络翔看着沙发上的两人,一阵的无语。

  不管怎么说,嫂子原谅大哥了,大哥,你可要争气啊!

  ……

  辕家老宅。辕家老宅很大,坐落在一座上腰,占地面积约有二十万公顷,可以说,整座山都是他们家的。共有六幢楼房,都有一定的距离,但楼房与楼房之间有道连接。

  六幢楼房分别为辕锦宸、辕凌伟、辕凌擎和于岚、辕祈夜、辕祈琛还有辕祈菲的,可以说相对的,是个有个的隐私的,可以做到互不打扰。

  此时辕锦宸他们正坐在饭桌上吃饭。

  辕锦宸正和辕凌伟、辕凌擎说着生意上的事。

  “凌伟,凌擎,美国公司近些日子怎么样?”

  “爸,公司的事不归我管,你问我干什么?”辕凌伟喝了一口汤,悠悠地问道。

  “臭小子,你不是公司股东啊?不归你管?你不是我儿子啊?”辕锦宸拿着调羹就想敲辕凌伟。

  辕凌伟耸耸肩,道:“又不是我想的。”

  辕锦宸火了,直接把调羹扔向辕凌伟,辕凌伟从容的伸出手接住了调羹。

  “臭小子,你是说不是你想当公司的人股东,还是不想当我儿子啊?!”

  “您想怎么理解都可以。我啊,只想管好自己的幽·狱。”

  “说这个我就气,好好的司令不当,非去混黑道?!你让你以前的不下怎么办?哪天你碰上了祈琛,是让他放了你还是跟你兵戎相向啊?”

  被提到的辕祈琛此时正在津津有味得吃这到螃蟹,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看看,然后又继续吃,真是……咳咳,一点军人气质都木有!

  “这个,看情况……”

  “你!”

  “大哥,您就别气老爸了!爸,公司很好,没有什么事,我是处理好那里的事情才回来的。”

  辕锦宸点点头,想到辕凌擎是为什么是回来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忘了辕祈夜那茬事。

  “祈夜。”

  无人回应。

  辕锦宸额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祈夜!”

  还是无人回应。

  “辕祈夜!”

  依旧无人回应。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看向辕祈夜。而正处在爱河之中的辕祈夜根本没有察觉到,依旧在想着颜以初。想到颜以初,他脸上的神情都柔和了,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辕祈琛看见辕祈夜在笑,手上的螃蟹掉在了盘子里;辕祈菲看见辕祈夜在笑,刚夹的菜掉了;于岚看见辕祈夜在笑,手上的汤匙掉进了汤里;辕凌擎、辕凌伟看见辕祈夜在笑,感觉被雷劈了,特别是辕凌伟,被劈的外焦里嫩;用人们看见辕祈夜笑了,整个人都有些疯了,大少爷何时笑过?

  他们之中,最正常的不过是辕锦宸。辕锦宸以为辕祈夜在想颜以玲,将手上的筷子扔向辕祈夜。

  辕祈夜感觉到“暗器”,一闪身,便躲过了。他微不可见地粗蹙眉,问道:“爷爷,您想干什么?”干嘛打断我想以初?真是……

  “你还问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你在干什么?老头子我叫了你那么多声,你都没听见吗?”

  “没,听,见。”辕祈夜干脆利落的给了辕锦宸三个字。

  辕凌擎几人以及佣人都憋笑着。

  这三个字就像降龙十八掌一样,给了辕锦宸三掌,差点没让他吐血。

  至于吗?至于这么诚实吗?还想我活吗?!

  ”臭小子你……”

  “爸,刚才你叫我臭小子,现在有叫祈夜臭小子,敢问,谁才是臭小子?”

  “辕凌伟你给我闭嘴!我爱叫谁,谁就是臭小子!”

  “是是是,您最大!您说什么是什么,我闭嘴!”

  “哼!”辕锦宸转过头来对着辕祈夜,道:“你刚才在想什么?是颜以玲那个人吗?你还在和她在一起?真是孺子不可教!”

  一语出,饭桌上的氛围变了变。不知缘由的辕凌伟和辕祈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颜以玲是谁啊?

  辕祈夜对于这个名字很是厌恶,冷冷的说道:“爷爷,您想多了。”

  这话听到辕锦宸耳朵里,就好像辕祈夜在回避他的话。

  “想多了?那个女人用见不得光的手段骗取你的爱情,你还护着她?颜丫头才是你该喜欢、该爱的人!我告诉你,如果你非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你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辕凌伟和辕祈琛又懵了,这颜丫头是谁啊?

  于是,两人各自向辕凌擎和辕祈菲恶补了一下“知识”。

  “我说了我还和她在一起吗?那种女人,我看都不会再看一眼!”辕祈夜漠然地说道。

  “哼!就算是这样,颜丫头知道吗?我告诉你,你要是追不会颜丫头,还是别想进这个家!”

  辕祈夜起身,不回答辕锦宸的话,慢慢想门口走去。

  “你你你!辕祈夜,翅膀硬了?”辕锦宸有些结巴。

  辕祈夜停下脚步,微微侧头,道:“忘了告诉您,我和以初已经合好了,如果是想赶我出家门的话,您还得另寻他法了!”语毕,便踩着有力的步伐,走了。

  众人愣在原地,尤其是辕锦宸。

  “臭小子,谁想赶你走啊?我那是激将法!是为了你把颜丫头追回来!谁知道你追回来了?真是!”

  “儿子真厉害!以初真听话!万事大吉万事大吉!以初是我媳妇了!”于岚拍着手笑道。

  “你的媳妇,也是我的媳妇!”辕凌擎道。

  “谁说她不是你媳妇了?真是烦!哎呀,看来他们两个的好事将近啊,我可得好好准备准备!”

  辕凌擎听了,心里不爽。有了媳妇忘了老公,看来这个媳妇会是自己今后最大的敌人啊!要想想办法啊!但是……

  看着于岚的样子,好像很喜欢颜以初,还有他老爸,咳咳,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要是真的整了颜以初,好像,貌似会把他们都得罪光了,指不定要怎么对付自己,还是算了吧……

  “太好了太好了!以初又是我嫂子了!”

  “那个,祈菲啊,咱哥的老婆不是舒……”

  辕祈菲一剂狠厉的眼神飞给辕祈琛,然后又自顾自高兴起来。

  辕祈琛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忘了不能提她了,还好还好,大哥不在,没有听见。

  但是……

  “辕祈琛,训练室!”外面,响起了辕祈夜的声音。

  我滴个天啊,大哥,您耳朵是顺风耳吗?到了外面还听得见?还有,这声音,您练了气功吗?

  辕祈菲给辕祈琛做了个鬼脸,道:“谁让提冉姐……呃……”辕祈菲话说到一半,忙捂住嘴。

  辕祈琛差点没被笑死,辕祈菲真的是蠢死了!

  “祈菲,去练字!”辕祈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练字啊,不是普通的练字,而是把女训抄个二十遍,不抄完,不用去睡觉。

  “五五,我错了……”

  

第三十九章 差点没让他吐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