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宋白祭拜完自己的五脏庙之后,青香便领着宋白去拜见外公一家的人了。

在去的路上,青香大概向宋白介绍了一下外公家的情况。宋白的外公叫李真,是一届商人,宋白的娘亲嫁到将军府后,李家便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家业也越来越大了,甚至有一儿也就是宋白的舅舅在朝为官,虽然是个八品监察御史,每月初一十五才能上朝,但是在一个经商为生的家庭里面,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了。外公有两子一女,大舅李德接管了李家主要的生意,所以常年在外。二舅李贤是监察御史,相比大舅那就清闲多了。

宋白和青香走进李家大堂,李家所有人都在等候宋白了。堂中坐着一个头发半白,却精神抖擞的老人,左右两旁站了一些亲眷。应该就是自己的舅舅舅母还有表兄妹了吧。

“年年啊,快过来!让外公看看!”坐在太师椅上的老人一见宋白俏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顿时开心得不得了。

宋白呆呆地站着不动,是叫自己吗?可是自己的名字明明叫做宋白,不叫年年啊!难道是小名吗?

“小姐,老爷叫您小字呢!”站在一旁的青香看见宋白不动,连忙低声提醒到。

宋白这才慢慢的向自己的外公走了过去,慢慢的挪到外公面前,迟疑地叫了声“外公?”

宋真看着自己的外孙女大病初愈的虚弱模样,又想到一场天灾使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由悲从中来,看着宋白半响说不出话来。

这老人看起来应该是挺疼自己的吧?幸好幸好,不然在这异世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都不疼她的话,那日子可能会比她在现代还要苦,毕竟古代的女孩子可是不能出去工作的啊!

“爷爷,您别伤心啦。”一位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的华服女子上前安慰道,“小表妹刚醒,什么都不记得了,爷爷就不要平添她的烦恼了。”

宋白听她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向她看了过去。只见她年方十七,身材高挑,体态丰盈,言行举止端娴雅,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这位应该是自己的表姐吧,只是不知道是哪位所出。

宋白望着她甜甜的笑道:“不知道是哪位表姐,如此美丽端庄。”没办法,寄人篱下嘴巴必须得甜啊!拍马屁这种事情她在现代可是信手拈来啊。

“这位是你大舅的嫡女,素兰表姐。”看到宋白与李素兰如此投缘,李真也十分开心。宋白这小妮子家道中落,有个投缘的李素兰能照拂一二也是好事,省得被人欺负了去。

此时,一个粉红色的娇小身影挤了过来,“外公真是偏心,只介绍素兰姐,不介绍素罗,难道外公不喜欢素罗了吗?”说完李素兰嘴巴一嘟,一副满不服气的样子。

李真见状哈哈一笑,带着宋白一一见过李府众人。

刚刚那个穿粉红色罗纱的女子便是大舅李德的庶女李素罗,因为李德不在府中所以没来。大舅母方瑜是一个素雅的女人,也难怪女儿都叫素兰素罗。而二舅那一家子人看起来就没有大舅那边好相处,可能是家中唯一品级加身的一个小家庭,所以个个都心高气傲,面对她这个大将军家的遗孀态度都是冷冷的。所以宋白并没有记住他们叫什么,只是把他们不屑的态度记住了。人走狗烹,这也是世间在所难免之事。宋白突然想,假如她穿越过来的时候,父母健在。那样的话,她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高贵的出生,慈祥的父母,成群的奴仆。可惜,这一切都随着他们的逝去而逝去了。现在的宋白,只是一个无依无靠,需要寄人篱下的弱小女子而已。

见过李府众人之后,宋白便推托自己身体不适回了李府给自己准备的房间,听青香说那是自己母亲以前的房间。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外公虽然疼她,但是现在李府真正做主的人应该是二舅李贤一家。今天看到李贤一家的对她的态度,想来她未来在李府的日子也可能不是那么顺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