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宋白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大舅母方瑜就携着自己的一双女儿前来探访了,宋白赶忙和青香一起将三人迎了进来。奇怪的是,这三人并没有跟着丫鬟伺候。在宋白的认知里,大户人家的主子一般都跟着许多丫鬟在旁伺候的,可是刚刚在大堂,只有二舅一家身边跟着许多丫鬟端茶送水,而大舅一家身边确实孤零零的。

“年年啊,身体好些了吗?”方瑜和蔼的看着宋白,轻声问道,“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你就遣了青香来我那里取吧。”

宋白笑了笑,上前挽住方瑜的手臂,不知怎么的,她看到大舅母就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如果她的母亲没死的话,应该也会像大舅母这样温柔端庄吧。

“年年刚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一看到大舅母就倍感亲切。大舅母放心,年年是不会跟您小气的。”宋白对着方瑜甜甜一笑,两个小酒窝挂在宋白白皙的小脸上,煞是可爱。

“那就好,以后大舅母就跟年年的母亲一样,望年年千万不要跟大舅母生疏了。”方瑜依旧是温婉的笑道,“以前年年的母亲在的时候,对大舅母一家可是照顾有加呢。”

“二舅母,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宋白迟疑了一会,还是把自己想问的问了出来:“为什么二舅母身边没有像青香一样的小丫鬟伺候呢?”

方瑜听到此话,温婉的眼眸也跟着黯淡了下来,朝宋白摆了摆手,“无妨,二舅母向来不喜下人伺候。”

在旁的李素罗却急了,上前来愤恨的说:“娘亲你说什么呢,你也是出生大户人家,怎么可能不喜下人伺候呢!要不是那可恶的赵婉……”

方瑜打断了李素罗的话,“好了素罗,你与你姐姐一同出去逛逛吧,我和你表妹说说话。”在旁的李素兰立马会意,忙拉着张牙舞爪的李素罗出去了。

“姐!你干嘛拉着我呀!”李素罗十分委屈的看着自己姐姐,“难道我有说错嘛!宋白表姐好歹也是将军府的小姐,她一定有办法可以帮我们的!”

“素罗,宋白是将军府的小姐没错,可是她的家已经没了,她也失去了所有的依靠。现在的宋白表妹甚至比我们都可怜。咱们就不要再去徒添她的烦恼了。”哎,失去了将军府的将军小姐,比起她们姐妹来又好得到哪里去呢?谁叫煤坑里面飞出来一条金龙呢?在商人地位如此之低的情况下,出了一个朝廷命官。哪家能不像祖宗一样捧着?虽然只是一个八品官,但是每月初一与十五可是能进宫面圣的!说不定大舅的女儿还能参加选秀,一飞冲天呢!只是她宁愿李家从来都没有出过一个官,这样她和娘亲妹妹的日子就不会过得如此之苦了。即使她和妹妹深得外公喜爱,可是外公毕竟年事已高,也是个甩手掌柜了。

房间内,宋白觉得十分尴尬。按照李素罗的意思,她不难明白这些都是大舅母那房的人搞得鬼。大庸朝等级制度森严。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是很低的,在这样的家庭里面出了个大舅这样的人,二舅一房也难免被大舅一房的光刺得睁不开眼睛。但是眼下这状况未免也太夸张了一点!不知道出门在外的大舅是否知道自己的妻女在府里的情况。宋白暗暗决定,一定要想办法帮帮大舅母她们才是。

“年年啊,你不要听素罗她胡说,大舅母过得可好着哩!”方瑜似乎是怕宋白担心,勉强打起精神来安慰宋白。

“大舅母,年年都懂!可是二舅一家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呢!”宋白为方瑜打抱不平,好歹也是一家人啊,怎么可以这样苛待自己的家人!

“年年啊,千万不要这样说。李府现在是你二舅他们那房在管。你虽然是将军府的小姐,可是这里毕竟是李家,你这话可不能让外人听了去。”说完方瑜刻意往门外看了一眼,宋白立刻会意到方瑜指的是门外的青香。

“可是大舅母……”宋白还有些不甘心,她不甘心这样温柔的大舅母被别人欺负。

“好了,年年你早点休息吧,大舅母就先回去了。”方瑜似乎是怕宋白再追问下去,做出什么惹恼赵婉的事情来,连忙打断了宋白,并把宋白扶到了床上让她坐着。

宋白见方瑜忽然变得强硬起来,也不再说什么,放方瑜离去了。

这古代,事情还真复杂呀!宋白坐在床上叹了口气,突然想起了青香还在外面,又想起了大舅母似乎是让自己小心青香,便唤了青香进来。

“青香啊,你是谁派来伺候我的?”宋白托腮看着青香问道,怀疑的眼神暴露无疑。

青香有点想笑,自家小姐真是太可爱了,连隐藏自己的神色都不知道。不过她还是正了正神色,“回小姐,奴婢以前是伺候小姐的娘亲的,小姐的娘亲出嫁后,便一直伺候着太老爷了。这次小姐昏迷不醒,太老爷十分着急,二少夫人那边又推托没有闲人了,太老爷又不愿意粗使丫鬟来照顾小姐,所以便遣了奴婢来照顾小姐。”

宋白一听,这是友军啊!便连忙拉了青香坐在自己身旁,青香慌忙道:“小姐万万不可,奴婢怎可僭越。”

“哎呀,没事没事。我不讲究那些的!”宋白不由分说地把青香按在自己的旁边,“快跟我说说这李府的情况,尤其是那个二舅母的,着重说!”

青香莞尔,幸好自己没有存害小姐的心思,不然的话小姐真的就危险了,以后必须给小姐提个醒,不能让这么天真的小姐被别人给害了去!

原来啊,这大房与二房原本就不和,李德早先接管了李府,二房挥霍无度遭到李德的阻止。二房便一直怀恨在心。李贤当上了小官之后,李贤夫妇便肆无忌惮起来。本来李德在家掌管着自家的京城的小生意掌管得好好的,可是这李贤偏要派他去洛阳发展生意。碍于李贤官位,李德只好背井离乡去了洛阳。而妻女则留在李府一直遭到欺压。赵婉断了大房的银子与奴仆,大房告去李真那里,李真勃然大怒,气坏了身子卧床不起。赵婉借李真的身子为由威胁方瑜,让她对赵婉的欺压变成了自己的一厢情愿,赵婉育有一儿一女,同时也让自己的嫡子嫡女照顾李真,塑造了一个贤良淑德的儿媳妇形象。久而久之,李真也对大房的情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随着李贤仕途的越来越顺,直到爬上了监察御史的职位,每月可以上朝面圣两次,李真也对这个二儿子有着满满的喜爱,对二房欺压大房之事也越发充耳不闻了。毕竟,李家的兴旺才是李真的愿望。到后来更是直接将李家掌家大权给了二房,自己做起了甩手掌柜。

得知自己的外公对此时也是持默认的态度,宋白沉默了下来。看来自己的外公也是利字当头的人,不然也不会如此偏宠二房。她现在的日子还好是因为李真还念着自己父母的好。可是自己的父母亲已经走了,久而久之说不定会比大房更惨,好歹大舅母还有自己的嫁妆和娘家扶持,可是自己却什么都没有……说不定哪天就被扫地出门了。而且古代的包办婚姻制度,商人重利,如果赵婉随便把自己嫁给一个位高权重的老头子当小妾怎么办!她突然开始怀念起现代的生活来,现代虽然累点苦点,但是好歹自己的生活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啊。在这大庸朝,她一届女子,无依无靠,连自己的命运都是握在别人的手里。

青香见宋白陷入了沉默,觉得无比心疼。像别人家的小姐这个年纪都是被捧在父母亲的手心里的娇娇小姐,可自家小姐经历了一场变故,本来尊贵无比的小姐突然寄人篱下,得看别人的眼色过日子。而且小姐又那么天真,自己应该好好保护她才是。如果将军府没有经历这场变故该多好呀,宋将军可是大庸朝的一品大将军,掌管大庸朝的所有兵符!他一定可以护得小姐一世平安的。

“小姐,要不睡会吧?”青香轻声说道,生怕自己声音大了就会吓到宋白。

宋白无力地点了点头,这副身体果然是千金小姐啊,真是虚弱,这天还没黑呢就开始乏了。吩咐了青香自己不起来吃晚饭过后,宋白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管他呢,看一步走一步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