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刚入睡没多久,宋白就被外面的争吵声给吵醒了,宋白赶紧穿好衣服披着头发跑出去准备看热闹了。

外面站着一个身着玫紫的银花暗霞茜裙,外套一件淡藕色的罗缎坎衣,梳着飞仙鬓的女子,头上那一镏金点翠花虫步摇衬得她气质高雅。唯一的败笔就是五官平庸且看上去尖酸刻薄,平白糟蹋了这一身华服。女子正指使自己的丫鬟押着青香。

“哟,这不是宋大将军家的大小姐么?”李鸣凤嗤笑了一声,“怎么架子摆到我们李府来了?”

“你是谁啊?放开青香。”宋白见青香被两个小丫鬟押着,急忙上前解救她,可是两个小丫鬟一动不动,任凭宋白动作。

李鸣凤咬了咬牙,怒声说道:“你这小蹄子,如此不懂规矩,看来将军府的家教甚是松垮,教出了你这么个不懂礼义廉耻的小蹄子。”

“小姐,她是二房的嫡女,李鸣凤小姐。”青香见李鸣凤如此辱骂自家小姐,却又无可奈何,只怕宋白意气用事,讨不到好,连忙提醒到。

“本小姐的闺名也是你这等粗贱的奴才可以挂在口中的吗?琉夏,给我掌嘴!”

李鸣凤旁边一个高瘦的丫鬟得到指令后,走到青香旁边便左右开弓扇起了青香耳光。

宋白又急又气,这TM什么人啊,上来就骂人,完了吧还得动手。看着嚣张的李鸣凤与被打得连连哀叫的青香,宋白怒从中来,上前一把把李鸣凤扑倒在地上,使出吃奶的力气,连连扇了好几个耳光。

李鸣凤身边的丫鬟一看,坏事了。谁也想不到宋白一个深闺小姐会如此彪悍,直接像饿虎一样就扑上去了!她们连忙松开青香去帮李鸣凤的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李鸣凤从宋白的魔爪中解救下来。可是为时已晚,李鸣凤的小脸上被宋白刮出了几道深深的血印子。

李鸣凤一手捂着自己的脸,一只手指着宋白:“给我把这两个贱蹄子抓过来,狠狠地打!”

回复了一点理智的宋白一看大事不好,李鸣凤的丫鬟婆子加起来一共有五人,自己和青香两人肯定是打不过了!连忙拉起青香撒腿就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

青香回了神,自家小姐这可是闯了大祸呀!连忙发力,拉着宋白往李真住处跑。希望太老爷能够救小姐了!

青香拉着宋白一路猛跑,后面是气喘吁吁的李鸣凤和丫鬟们,一行人穿越了大半个李府,过路的丫鬟家丁们纷纷侧目,不知所以然。

宋白不知道跑了有多久,就在快一头栽倒在地上的时候,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救星——外公。

此时的李真正在和李贤正在厅里谈话, 突然看到满头大汉的宋白和后面尾随而至也是满头大汗的李鸣凤,有些不明所以。

“年年啊?怎么回事啊!你身体才刚好,怎么就如此着急来见外公啊?”李真狐疑的看着宋白,看到后面脸上挂彩的李鸣凤,恍然大悟。不会是年年仗着自己的大小姐脾气,欺负鸣凤了吧?

“祖父!父亲!”李鸣凤一见到自己的亲人,便哭得气都喘不过来气。她长这么大,何时受过这种委屈啊!

“鸣凤,这是怎么了?”李贤一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脸上挂了彩,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怒火中烧:“你们这些狗奴才,小姐都照顾不好,要你们干什么吃的?”

琉夏一行人吓得赶紧跪下,琉夏大着胆子说道:“老爷!您有所不知啊!我家小姐今天去拜访宋小姐,打算看看宋小姐有什么缺的好送过去,结果遇到青香拦着不让我家小姐进去,并且口出狂言,说什么将军家的大小姐也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吗?我家小姐气不过,就让奴婢们押着青香像教训教训这个出言不逊的奴才,结果宋白小姐不由分说就跑出来把我家小姐打成了这样!”说完琉夏连连向李贤叩头,“奴婢失职,没有及时拦住宋小姐,请老爷责罚。”

宋白听着琉夏这话便气不打一处来,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虽然她是冲动了一点,但是出言不逊,蛮横嚣张的明明是李鸣凤呀!琉夏这样一说便把她家小姐撇的干干净净,屎盆子倒是全都扣在她头上了!

“太老爷!事情不是……”青香连忙想为自家小姐辩解,可是刚打算开口就被李贤给打断了。

“父亲,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咱们李府容不下将军家千金这尊大佛!你看,现在可好!我们家鸣凤都成什么样了!”李贤怒不可遏。

“呜呜,父亲,祖父!你们可一定要为鸣凤报仇啊~!”李鸣凤拿着帕子捂着脸,哭哭啼啼的说道,望着宋白更是满满的恨意。

“宋白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表姐呢!”李真一听还真是这样,便连宋白的小名都不愿意叫了,“你虽然以前身份尊贵,可是这一切已经都是过往云烟了。外公好心收留你,你怎么能如此不知礼数呢!”李真胡子气得一抖一抖的,虽然他也很喜欢宋白,但是这可盖不过对李鸣凤的宠爱呀!要知道李鸣凤很有可能去宫里参加选秀,未来当个娘娘光耀李家也不是不可能啊!而宋白失去了父母的保护,就算是能进宫,但是光耀的也不是李家门楣啊!说白了,她宋白就是个外人,而李鸣凤才是自己疼到心坎里的宝贝孙女啊!

“来人啊!将宋白关入李家祠堂,让她好好反省反省,任何人都不得探视!”李贤虽然不好明着打她这一介女流,便只好想出关祠堂这一招来为自己女儿泄愤,到时候弄点馊饭进去给她,活得下来就活,活不下来正好没了这个赔钱货。

“太老爷、老爷息怒啊!小姐身体刚好,要罚就罚奴婢吧!奴婢身子糙贱,经地罚的!”青香一听要把宋白关入祠堂马上就急了,自家小姐是为了救她所以才打李鸣凤的,她怎么可以眼看着这样瘦弱单纯的小姐一个人被关进暗无天日的小祠堂呢!

李真摇了摇头,继续品着自己手中的香茗。这宋家小妮子也太不懂事了,真是在大将军府骄纵惯了,要不是看在大将军府提携过李府的份上,他才懒得收留宋白呢!以前还望着宋白能够借着一副好皮囊和良好的家教嫁个有权有势的人家,让李府也沾沾光。现在看来,别让李府跟着遭殃就不错了。看着自家宝贝孙女脸上的血印李真就气不打一出来,千万不要留疤才好,这可是未来娘娘的脸啊,出不得什么差池的!

宋白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看来自己想错了。唯一的依靠?外公?呵,看来就算是重生一次,也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啊!看着准备押住自己的家丁,宋白皱了皱眉:“我自己会走。”家丁也不勉强,直接带着宋白就往宋家祠堂走去。

“鸣凤快去上点药,千万不要留下疤痕才好呀!”李贤和李真是一个想法,大将军府已经没有了,没有人能在官场上提携自己了,就只能望着自己女儿能够争气,就算不能进宫好歹也嫁高一点,为自己铺路啊!

李鸣凤见到宋白并没有收到刑罚,有些不开心,但是转念一想人都进祠堂了,自己以后再慢慢折磨她就是了。便得意洋洋地扭着腰肢回去找娘亲给自己上药了,这是一定得让娘亲知道才行,只有娘亲想出来的整人的法子才毒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