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南辕北辙的背离

    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洒在那张大床上,轻风时不时也将纱帘撩起,白色窗帘被风吹得轻轻飘动着,温暖的阳光照在整个房间。

  那个年轻女人半倚着,纤细柔美的一双手揽着他的颈,艾利克将她的手轻轻拿开。

  “艾利克,今天那个孩子是你妹妹吗?”

  “嗯。”想到这里艾利克似乎是有一点内疚,今天突然把米娅拉到自己车上结果让她吓成那样,以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女人见艾利克兴致淡淡,主动揽着他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继续说道:“长大了一定是个小美人,应该有很多人喜欢吧。”

  “贝莉你也是个美人,是不是也有很多人喜欢你呢?”艾利克转身将她抱住,吻着她小巧的鼻尖说道。

  她的手轻轻认真抚过他的脸庞,温和的阳光下他的脸上泛着柔和的光,即使是她,在他面前也会有些自卑,他的脸实在是太完美了,不,他的整个人都是完美的,是正与邪的完美交织,他的气息、他的温度、他的所有都让她沉浸于他,是会上瘾的。

  “可我,只喜欢艾利克你呢。”

  贝莉睁大眼睛看着他,眼含碧波,吻着他的薄唇,她娇嫩的唇瓣如花儿一般娇嫩柔软,她停住了。

  “艾利克是不是像我一样呢?”

  “嗯……”艾利克答道,他对贝莉的确喜欢,喜欢她的倔强单纯,喜欢她的美丽优雅,喜欢她的简单善良。

  至今为止有许多女人一直围绕在他的身边,可最懂他的还是贝莉,她会偶尔犯糊涂,做事像个孩子一样简单单纯,但他烦躁不安时安慰他的人却就是她。

  贝莉还想说什么,突然……

  不过她瞬间被束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他的吻里,他温柔地感受着属于她的气息,这一瞬间,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不过那一刻他会在闭上眼时脑海浮出米娅的脸颊,米娅很可爱,像个小天使会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可对他而言,仅此而已,没有那么重要,大概吧。

  他将关于她的所有从自己的脑海中连根带叶狠狠拔出。

  米娅和他是同一类人,都将自己深深埋藏起来,都是隐匿在孤独与寂寞中,身披荆棘,殊不知自己身上的刺会伤到对方,他们是同一类人,却不是同一路人,无法同行。

  他们不是一路人呢。

     一路上米娅都没有再说话,只是把自己缩在一个小角落里,是不是看一眼凯文和他手臂上的抓伤,凯文看她时,她又会将头深深埋进自己的双臂里。

  凯文送她回家,她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几次想拉住她都被她迅速躲开了,纪中已在门口等候,凯文亲眼见她走进去才放心一些。

  “怎么了?”纪中问道。

  凯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也摸不清头绪,只能猜测和她的那个哥哥有关吧,难道是艾利克和那个女人在车里那一幕给她造成了阴影?她还什么都不懂,这的确有可能。

  “不知道,只是回来时遇到了米娅的哥哥艾利克。”

  “他吗?哦,我大概知道了。”

  对于他们家的家事,凯文是不太方便插手,但现在米娅是他的病人和妹妹,他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不过有纪中这样的人在,她应该没事。

  “她的情绪很差,好像情况又回到了以前,今天还有些烦躁不安的表现,虽然她以前没有出现过……轻生的情况,但我还是比较担心。”

  “我知道了,不过亚博先生回来了,应该不会出太大的状况。”纪中机械性地回答道。

  凯文反倒是轻松地揽着他的肩膀说道:“你总是太严肃了,活得轻松一些吧。”

  “要进去吗?亚博先生回来了。”

  “他呀,改天再见吧,我现在过去也是多余的,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纪中客气的笑了笑将他的手挪开,对他而言,为亚博做事是他的职责和使命,命都是亚博给的,这样的疲倦不算什么。

  凯文实在不理解纪中对亚博如此忠心是为了什么,但看着他这样规矩谨慎的样子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纪中活得这么拘谨,很累吧。

  “人活着是为了自由,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不要把您的标准安放在我的身上。”纪中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纪中还很年轻,皮肤同样很白,鼻梁高挺,一直紧皱的剑眉下一双精明沉着的眼睛,修长的身材,笔挺的西装,还真是一副很尽职尽责管家先生的模样。

  凯文也无奈地摇摇头,也许是认为他说的没错,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心中的自由。

  纪中一直看着凯文离去的背影愈渐愈远,直到消失在他的眼前。

  可惜他们不是一路人。

  “米娅!”

  米娅猛地抬头!亚博就站在客厅中,阳光将他的影子拉长,他的眉眼还是那样温和近人,淡淡的笑,米娅扑到他的怀里,就是个倔强的受了委屈的孩子。

  亚博将她抱了起来,才几天没有见到她,他可是有些担心,上次她走丢了,害得他差点吓死,本来已经买了机票要回来了,纪中又打电话让他放心不用回来。

  其实他早就忍不下去了,感觉自己变成了个负责任的奶爸突然离开孩子都不适应了,就没日没夜的把这几天的工作全部赶完了,终于可以回来了。

  “好久不见了,米娅。”他蹭着她的小脸蛋,不到一个星期没见,感觉却像过了很久很久一样,不过她还是个又萌又冷的小猫。

  “怎么了?和艾利克相处的不好吗?”亚博有些担心艾利克的突然出现会让米娅多心,他也是经过很多天来接受、才肯接他回来的,没办法谁让他是他的弟弟呢。

  “没。”

  “校长打电话给我了,告诉我你有个机会可以提前进入大学了,怎么不告诉我呢?可以进入大学的话很好啊。”

  提到大学,米娅还是一片沉默,她扭过脸看着其他地方,这件事不仅校长告诉了他,凯文也曾经和他聊过。

  亚博当然想让米娅去大学,可是他只想听她说她想去,听她说她的决定,她在孤僻冷漠中丢失了自我,从来只会顺从和屈服,做属于自己的决定之类的事情,这样对她而言也是一种成长。

  叮铃铃!叮铃铃!

  “等一下。”亚博将她放下来,跑去接听电话。

  “喂,你好。”

  亚博听到对方后马上变得很严肃,也很不耐烦,但还是在尽量压低声音不让米娅听到。

  …………

  “好了,我知道了,好的,嗯。”

  米娅还在想那件事,不知不觉晃了神……

  砰!她出神时乱走动,撞到了放花瓶的架子,架子应声倒地,花瓶也在她身侧碎了一地,还没等亚博过来,她安然无恙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亚博匆匆挂掉电话跑了过来,闻声赶来的佣人看到碎了一地的花瓶瓷片有些惊讶。

  “没事吧!”

  米娅摇摇头,在亚博查看她有没有受伤时看到了她腿上还未褪去的淤伤,她有些在躲着,他将她放到沙发上,查看她的伤势。

  “米娅,你的腿怎么受伤了?”

  “自己摔的。”

  “太不小心了,还真是个孩子,以后我不都不会放心让你一个人了呢。”

  一个人!

  米娅好久才说道:“哥哥会一直陪着我吗?”

  亚博笑着看着她,轻轻揉着她的小脸蛋,说道:“当然,我不是说过不会丢下你了么。”

  米娅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她不善言辞,不愿表达,她心里有任何事都会在不经意间隐藏起来,会以沉默的方式去掩饰。

  心理治疗再怎么厉害也没有用,关键还是要她面对伤口,只有找到了伤口才可以让伤口愈合,可亚博自己很清楚他没办法看她回忆过去的事时的痛苦和无助。

  阳光下,一大一小,两人相对而视,不用太多承诺,不用太多语言,最平静的生活就在这里,最亲近的人就在身边。

  可是生活不是永远风平浪静,没有任何风波的生活那不叫作生活,因为命运永远在和你开玩笑。

  

第十章 南辕北辙的背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