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心底凋落的蔷薇

    贝莉昨天一天都很开心,因为有艾利克陪她过生日,而且还去了游乐园,不过在迈进家门前,昨天生日的那一晚她和艾利克一起的,所以没有回家,现在她就有些小担心了。

  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去,佣人们似乎都在各忙各的,还好老管家先生似乎没在,她将外套小心翼翼地挂在了衣架上,正要上楼时。

  “怎么才回来?”

  贝莉被吓了一跳,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希尔以后,有些惊讶,随后又撒娇地笑着,美得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美人,略带着疲惫的神色,但眸子还清澈明净如一泓碧水。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比你回来得早。”

  贝莉吐着舌头,俏皮地一笑,希尔无奈地摸摸她的头发,她是他仅有的亲人了,所以她想要什么他都会给她,她说想演戏,他就为她铺桥搭路,不过她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她自己的努力可不是他控制的。

  希尔放下那一叠叠的财务报表,每天都在看这些东西,乏味而且很令人头疼,他闭上眼睛,将一丝不苟系在白衬衫上的领带微微松开了些,

  闭上眼睛时,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那张美丽而寡的小脸,那个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目光的孩子,想到这里他削薄的唇角微微勾起,他相信她终究是会到他身边的。

  贝莉很少能见到哥哥会是这样开心的样子,明明疲惫不堪却似乎很开心,有着并不明显的笑意,自从父母去世以后,也就是贝莉十五岁、希尔十八岁以后,他就再也没怎么真心笑过,所有的微笑都是他伪装的面具罢了。

  “哥哥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希尔睁开眼睛,平静地看着她,看似平静的眼底却隐藏着另一种波澜,他微笑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是那样让人觉得晕眩。

  “没有,我还有事,最近可能不会回来了。”

  希尔总是很忙,他总是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很少会陪她,至少给她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可贝莉想要的不是这些,她想要他偶尔会陪陪她。

  “可是……”

  贝莉还未说完,希尔就已经走掉了,她很想和他一起吃饭,因为昨天是她的生日啊,哪怕是责怪她昨夜未归,哥哥怎么……没有提到过生日的事情啊。

  此时老管家先生走了进来,看着贝莉失落的神情而无奈的摇摇头,他深知贝莉小姐无法享有亲情温暖的悲伤。

  “贝莉小姐,希尔先生尽心于工作,请您不要怪他。”老管家先生已经在这里很久了,几乎是看着贝莉小姐长大的,对贝莉而言,他既是管家又是亲人。

  “没事,我怎么会怪哥哥呢。”

  老管家看到贝莉的项链以后,舒心一笑,贝莉小姐是不会接受别人的礼物的,除非是她愿意接受的人,那么她的项链应该是某个人送的吧,不在希尔庇佑下的贝莉也学会了接纳其他人了,管家先生感到很欣慰。

  “贝莉小姐昨天天有见朋友吗?应该是很重要的朋友吧。”

  贝莉摸着脖子上的项链,一愣,尔后脸上还有些羞红,额,应该是很重要的吧。

  “贝莉小姐,吃过早餐了吗?”老管家先生贴心的问道。

  哎呀还没有,从外面赶回来得太匆忙,贝莉这副糊涂的样子让管家心里已经清楚了。

  “贝莉小姐先去换衣服吧,我现在就去帮您准备早餐。”

  “好的,谢谢!”贝莉的眼睛笑起来时像两个小月亮,让人看着就觉得很舒服,感觉像是可以传递快乐一样,看到她的笑容感觉什么烦恼都会消失一样。

  “米娅,你在看什么?”

  米娅的桌子上放着一张图片,应该是昨天在游乐场别人给她的,一张关于度假的宣传单,上面有金色的沙滩和蔚蓝的一望无际的大海。

  她很认真地看着那片海,一直待在大都市里的她连出门都很少,更何况出去度假了,大概她还没有见过海吧。

  “突然想起来,我很长时间没有度假了,米娅想不想去,就去海边吧!”亚博指着图片说道。

  “都可以。”

  她将那张纸推到一边,兴致并不大,大概是贝莉小姐生日的事情吧,亚博是这样猜的,他接米娅回来时也只是知道她的大致年龄,其实她具体的出生时间他也不知道。

  那两个为人父母的家伙记实验日期可以倒背如流,竟然告诉亚博他们也忘记了米娅的生日,所以她一直都没有过生日。

  “亚博,摩天轮的那个是真的吗?”

  米娅只有很认真问他事情的时候就会喊他的名字,这大概是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吧。

  亚博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能让她记到现在,不过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不是吗。

  “恋人的那个吗?都是这么说的,不过是不是真的并没有那么重要,这是一种对未来的美好心愿吧。”

  心愿,那应该就是很重要的事情了吧。

  她的脑海中又回到了观景台那里,望远镜里,画面并不清晰,可她清楚地可以认出他们,可以看到艾利克和贝莉小姐拥吻。

  艾利克很喜欢贝莉小姐吧。

  一切,都如一朵凋零的蔷薇花,花瓣,在她心底落下了,差点忘记了和他是不被容许的,这本就是,这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她成了唯一的牺牲者。

  那个人说的是真的吗?米娅将手轻轻放在胸口,因为只有这样,她才真切的感觉到自己是存在的,是活着的。

  心愿,心愿,很重要的东西吧。

  “亚博有心愿吗?”她扬起头,眼眸深邃如冰,微微皱起眉头的样子真的是可爱极了,只有不涉及理论知识时她才真正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

  他的眼角含着深深的笑意,宽大的手掌抚着她的头,对他而言这就是他的心愿。

  艾利克在门口一直看着,没有任何声响地走开了。

  亚博忽然向门口看去,没有人,他以为自己又多心了呢。

  “差点忘记了,A大来通知了,说是要米娅去做一个小面试,要不哥哥送你去吧。”亚博摸着头说道,他还真是差点忘记了,最近记忆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那封面照片呢?”

  米娅的提醒让亚博一下子清醒了,昨天因为封面图片的事情,那个米菲差点杀了他,如果今天再不去的话……

  他仿佛看到了米菲那张天使般的面孔上却燃烧着恶魔黑暗的火焰,那个女人绝对是来自地狱的魔鬼,是来报复他的。

  “那好吧,不过纪中今天有事,只能让艾利克陪你去了。”

  额!唉……

  “好。”

  走到客厅时艾利克正打算出门,看到他们下楼却依旧当做没看见,旁边的仆人已经把门打开了。

  “艾利克,等一下,你有事吗?我想让你送米娅去她的学校。”

  艾利克停顿了一下说道:“离大学开学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吗?”

  “还需要一个小面试,麻烦你了艾利克。”

  “嗯。”

  车上,艾利克始终一丝不苟地看着前面的路,没有一句话,没有一丝表情,他在疏离她吗?

  米娅偶尔抬眼悄悄看他一眼,他始终是那样,她的手指有节奏地悄无声息地在身旁敲着车座。

  A大,正是季节,正是樱花开放的季节,远远看去像是一朵朵粉色的云朵,清风吹过,漫天是樱花在飞舞。

  虽然是假期,可学校里还是有三三两两慕名而来的低年级学生,或者是假期没有回家的在校大学生,他们走在樱花小道上,嗅着枝头飘出的淡淡花香。

  米娅走着走着,停了下来,用手接住一片飘落的樱花瓣,柔嫩娇美的一片,可惜最后还是终归尘土。

  她抖落下那片花瓣,任由它飘落,凋零腐朽是它的命运吧,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改变的命运。

  艾利克一路都未曾和她说一句话,她接住那片花瓣时的眼神,让他看得出了神,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仅有一瞬她的眼神苍冷得不像一个小孩子,像是看透人生的人才会有的感觉,她明明什么都不懂又干什么要把自己弄得像是饱经沧桑一样。

  她任意挥落下花瓣的样子很平静,却给艾利克一种沉重感,这样的沉重感始终压迫着艾利克的神经。

  她即刻恢复的平静,沉稳,一声不吭从他身侧走过,还真是恢复的快。

  他无奈地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小小的身影与这唯美的樱花小道、和煦的阳光、轻柔的微风渐渐相融。

  

第十九章 心底凋落的蔷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