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虞墨白天走,黑夜停,走了两天,才陆陆续续的看见一些一阶魔兽,但大多数看见人了就跑,虞墨很是郁闷。魔兽一跑,她就没有肉可以吃。

魔兽肉对于人来说是上好的补品。所以这些一阶魔兽为了不被当成补品,也知道跑了。

虞墨马不停蹄的走着,再过个三天,水和干粮就吃完了,到时候如果在没有到瀑帘,她就直接饿死在这里了。

忽然,虞墨脚下一停,快速的从袖子里拔出匕首,对准一颗树后。虞墨静静的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那颗树后。

果然,树的后面有一道黑影闪动,不久就自己走了出来,是一头黑犬,黑暗属性,一阶。虞墨有些纳闷,一般的黑犬看见人就撒丫子跑,这一头倒好,还找上门来了。

不待虞墨仔细观察,黑犬就扑向了虞墨。一般孩子在这里肯定是吓得屁滚尿流的,但是虞墨可不是一般的孩子。

虞墨也是冲向黑犬,一瞬,只看见白光一闪,还没有到虞墨跟前的黑犬就变成了两半。

虞墨收起匕首,蹲下来查看黑犬。这头黑犬耳朵上的毛是黑色的,还有些发紫,是一阶上品,马上就要进阶了。怪不得会自己袭击人。

虞墨没有在意,将黑犬收进戒指里,又往前走了。

到了晚上,虞墨将黑犬的肉烤熟,吃了一些,又存了一些,休息了三个小时又走了。

两天后,虞墨终于到达了瀑帘。

这里每隔三米就有一条小溪,小溪每五条汇集成一条河,河又汇集成江,最后,汇集到海。

虞墨狠狠的喝了几口甘甜的泉水,喝完之后又一股奇怪的力量在体内乱窜。虞墨皱皱眉,这应该是元气,怎呢会在体内乱窜呢?

难道是自己吸收不了?

想了一会,虞墨就放弃了,反正再怎么思考,她也不可能想出个结果来。虞墨原地盘腿而作,感受空中的元气。

不到五分钟,虞墨就感觉到了元气从空气涌到体内,可却和刚才那股元气一般,无法吸收,不停的在体内乱转。

虞墨没有办法,只好去感受空气中元气的流向。元气总是会流向强大的哪一方,元气往哪里走,她就往哪里走,一定会遇到自己满意的契约兽。

虞墨睁开眼睛,元气大量的往北边流去。没有记错的话,北边是和炼狱的交杂处。

虞墨站起来,拍拍屁股就又走起来了。

一路上还遇见了几个一阶上品的,甚至还有二阶下品的,可惜对于虞墨来说,它们都只是食物。

路程比虞墨想象的要短,走了大概五个小时,她就看见了炼狱中围与瀑帘中围的交叉点。

虞墨原地打坐,入定了一会,皱起了眉头。元气流向怎么又变了?她站起来,想了想,还是决定往里走着看看。

虞墨抽出匕首,小心翼翼的走着,中围有大量的二阶魔兽,甚至还有三阶,四阶的,她可打不过,如果遇见了,只能跑了。

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却是一头也没有遇见,此时虞墨心里的弦却是绷紧到了极点,这一定有什么不对的,中围可是魔兽横行的地方,她走了二十分钟怎么可能一头也没有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一个,或者一头强到离谱的人或魔兽在这里。

果不其然,虞墨走了五分钟,看见了一个少年坐在一个石头上。

虞墨握紧手中的匕首,“喂!”

“……”

没有应答,虞墨有些狐疑的走近。少年看上去比自己要大一些,黑色的短发,浓黑而不粗的剑眉,微微上调的眼睛,堪称完美角度的鼻子,似笑非笑的嘴。

虞墨楞了一下,说实在的,这个少年可比什么明星好看不知多少倍。

虞墨松了一口气,收起匕首,却是发现少年的脸色不太好,又走近了几步,发现少年脸色发青,还冒着一些冷汗。

在看少年的手,因为太过使劲,关节已经发白,指甲像是镶到了肉里。

从下向上看,虞墨发现少年的腹部有一摊血迹,血从不起眼的地方流下,怪不得刚刚看不见。如果这样放置不管的话,少年不死,也丢半条命了。

虞墨皱着眉头,看着少年,有些纠结。虞墨向左走几步,还是不要救吧,自己也没有功夫去管别人了。虞墨停下,又转身走了几步,还是救吧,毕竟也是一条命,如果放在这里说不定会死。

虞墨就这样,来来回回走了几次。最终,一咬牙,将少年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缓缓的走出中围。

一路上,还是没有遇到魔兽,一头都没有,不过现在的虞墨也没有功夫想那么多。现在虞墨可是大汗淋漓的托着少年。

怎么,这么……重!

虞墨压下想要把少年扔在这里的冲动,将少年带到一个树林密集的地方,开始给他处理伤口。

虞墨撕开少年的上衣,看见伤口的时候,有些狐疑,伤口没有刚刚那般吓人。刚才明明是在不停的流血,而现在自己慢慢的停了。

没有在想,虞墨用清水清理伤口,用戒指里准备好的纱布掺了个七八圈。这才讲少年靠在一个大树上,自己则在一旁的树边休息。

没过多久,虞墨平稳的呼吸声传来。虞墨是在太累了,这几天本来就没有怎么休息,刚刚抬少年更是累的不行,这一靠着树就睡着了。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那个美少年“嗯”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像是很头疼,少年揉了揉脑袋,随即看见了虞墨。少年看见自己腹部的纱布,又看了看周围。他就认定了是虞墨救了自己。

少年弯嘴一笑,打量起了虞墨。

虞墨一头银发,被扎起来,捶到后背。虽说五官还没有张开,但是不难看出,以后一定会是一个美女。不过最特别的倒不是虞墨的长相,而是一种锋利的气质。

少年起身,走向了森林深处。

就在少年走后不久,虞墨就醒过来了。虞墨揉揉眼睛,像是被自己臭到了似得,捂着鼻子。有些嫌弃自己,看见少年不在了,虞墨也没有生气。

虞墨起身,寻找到一条不急的小溪,虞墨看了看四周,脱掉衣服,就跳进了小溪里。

刚进去,就被溪水冷到,没有办法,也只能这样了。虞墨宁愿被冷死,也不愿被臭死。

虞墨蹲坐在小溪底部,有一下没一下的捧起水往自己身上扑。洗了把脸,把脸上的灰洗干净,又搓了搓头发。

少年拿着一兜子果子走到刚才虞墨在的地方,却发现已经没了虞墨的踪影。

“奇怪,人呢……”少年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在周围寻找。随机听见了水声,难道……

银发少女露着白皙瘦小的肩膀,一只手搂着头发,另一手从上到下的舒顺自己的头发。白嫩的脖子下面春光一片,少年寻着水声找来,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少年只感觉自己像是装击到了墙上。

少年察觉到自己鼻子里有一点发热,连忙转过身来,躲在了树后面。

而虞墨却是一抬头就看见少年楞楞的看着自己,随即捂着鼻子迅速的别开视线,躲在了树后。虞墨不以为然,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自己现在还是一个九岁的娃娃,被看光了也没有什么。

于是,虞墨“哗啦”一声站起来,引得水面一正摇荡,“你怎么回来了?”

少年还在树后平复心情呢,听见虞墨那柔软的声音,心脏又是一跳,“……我没有走。”

虞墨歪头,“没有走?”

“我只是去采果子。”少年一转头,看见虞墨居然拿着衣服站在他身边。

少年感觉自己脑子里“嗡”的一声,变成了一片空白便僵直在原地。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虞墨一边穿衣服,一边抬头还想说句话的来着,结果看见少年满脸通红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

虞墨皱起眉头,虽然对她来说是没有什么,但是少年很显然是被吓到了啊。

少年看见虞墨皱起那好看的眉头,忽然反应过来,捂着鼻子转过身来,用像是有些生气一样的语气低吼道:“你倒是把衣服穿上啊!”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