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祖宗回头看向慕雨墨,皱着的眉头锁的更紧了。他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如果不在这些毒的前一步将慕雨墨的身体强度提起来等我话,慕雨墨将难逃一死。

慕无情打开房门,阎曦正在里面打坐休息。阎曦察觉到慕无情的到来,便站了起来,“虞墨醒了?”

慕无情看了阎曦一眼,皱着眉头,像是在做什么心里斗争一般。最终,慕无情叹了一口气,“雨墨现在有危险。”

阎曦心尖一颤,“什么意思?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详细的我也不好和你解释,只是想要救她便需要几样东西。我来找你就是希望你能找到这些东西。”慕无情蓝色凝重,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说玩笑话。

阎曦眼中的震惊慢慢的替换成严肃,这个人虽然将虞墨困了起来,却是异常的在意虞墨,阎曦能感觉到慕无情此时等我焦急。如果对于慕无情来说雨墨是无所谓的人的话,他也不会特意来找他帮忙的。

“我知道了,”阎曦点点头,“你需要我找什么?”

慕无情深深的看了阎曦一眼,“六阶的无生果和六阶的龙鳞草。”

阎曦眼皮一跳,“六阶?!”此时阎曦已经绝望了,想要找到六阶的仙草谈何容易?就算找到了,恐怕他也没有能力去拿。作为被天地精华滋养的仙草,周围一定会有守护兽,而且阶级一定不低。

他一个四十三级的元王有如何与六七阶的兽王兽尊抵抗?

慕无情知道阎曦担心的是什么,“你放心,这些东西在我的地盘上都有,就是太远了。所以我需要你去那一趟。”

慕无情将一个令牌递到阎曦的手上。令牌通体呈铁银色,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慕字。令牌看上去轻盈玲珑,厚度也不超过一厘米。但是实际上的重度却是远远的超过了这个令牌的体积。

就这个令牌,起码有二十斤重。阎曦拿着令牌,看了慕无情一眼转头就跑了出去。

看着阎曦的背影,慕无情轻叹一声,只怕那些七阶的仙草不好拿啊。

慕无情飞出冰堡,往瀑帘深处快速的飞去。身下的景色飞速的一闪而过,过了大概有半个时辰,慕无情终于看见了极寒森林。

慕无情缓缓下降。极寒森林里的极寒木都是极品中的极品。普通的极寒木光是可以提升冰属性的纯属就足够让世俗疯狂。而这里的极寒木却不仅仅是可以提高冰属性的纯度,还可以将人的身体进一步提升,提升为罕见的极寒体质。

当然,想要提升到极寒体质,需要的就不是一块了,而是一整棵树!现在,慕无情需要的就是一整棵树。

极寒森林里的极寒树不多,但是都非常的大,每一棵树都有将近一百米的高度。所以,一整棵树实际上是非常大的数量。

其实,不止是人类非常想要,魔兽也是。人类因为魔兽的关系进不到瀑帘真正的核心地区,而魔兽不一样,他们生活在这里,得到极寒木的几率自然就比人类要大上几分。

可惜,每一种仙草都有相应的守护者在此守护,极寒森林的守护者比一般守护者更要强大。不然,极寒森林怕是早就消失不见了吧。

慕无情走到极寒森林较为中间的地方。如果不去管这里零下五十几度的温度,这里怎么看都是世界上仅有的美景。

极寒树在瀑帘核心地区发芽,成长,吸收的可都不是一般的水。吸收的都是这里的地下冰泉,地下冰泉虽然看上去是液体,可实际温度却是比固体冰还要低上几分。吸收着充满了冰属性元气的冰泉成长,极寒树花上数完年才刚刚成年,高度达到五十米左右。

吸收了数万年的冰泉,极寒树的高度才达到五十米左右,那一百米的极寒树到底要花多少时间,又需要多少养分啊?

吸收冰泉长大还有一个极其明显的特点,那就是血液。不管是树,还是魔兽,还是人类,只要吸食过冰泉,其血液,液汁都会变成蓝色。而极寒树因为吸收时间长,吸收量大,最终树木表面的树皮都变的有些透明了,半透明的树木里面还能看见隐隐流动的蓝色液体。

如果只有树干,那这样的树只能说得上诡异吧。但是极寒树也是有叶子和花的,叶子从表面上看过去完全就是冰雕,但是如果那在手上的话很快就会发现,叶子是软的。而花就更美了,半透明的花瓣里有着几根纹路,而那几条纹路发散着让人折心的幽光,幽光像是有着生命一般,随着风飘荡,就像是满天的光点。让人有一种身在星空之中的感觉。

慕无情的心神一时间被美景所夺去,但没有太久,过了不到一分钟便反应了过来,“咳咳,罗悠大人可在?”

慕无情并没有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回荡出去,如果罗悠大人,即守护者在的话,他不用太大的声音守护者也是可以听见的。

“这不是无情小子嘛。”一个轻柔的女声传来,“怎么想着来这里?”

慕无情可不敢小看这轻柔声音的主人,“罗悠大人!无情今天是来有一事相求。”

“哦?”原本回荡着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一道身影出现在慕无情的面前,“你也会求人。”

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至少看上去是的。女子满头蓝发,银色的眼睛里有着淡淡的笑意,没有血色的脸看上却是为她增加了几分娇媚。身上包覆着晶莹剔透的蓝色裙莎,没错,就是晶莹剔透。这件衣服让一般人看了或许只会赞叹几声真美,但像慕无情这种级别的人看中的却不是这些了。

这个衣服是用极寒木与冰泉压缩制成的!不是七八阶的强者,恐怕根本不能驾驭这件裙子。

“罗悠大人真是说笑了。”慕无情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随即叹息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刚才那么轻松。

罗悠眨眨眼睛,“什么事,说来听听。”

慕无情又叹了一口气,“实不相瞒,我的外甥女出问题了。”

“外甥女?”罗悠睁大了眼睛,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般,“你是说。。。。。。慕无雪的女儿?!”

慕无情嘴边的微笑带着一丝苦涩,“是。”

罗悠的蓝色一下就黑了,“你还想帮她?你知道如果她的身份被传出去会变成什么样么?”

“罗悠大人!”慕无情忽然提高了声音的分贝,“我当然知道!但她是姐姐的女儿!慕无雪的女儿!”

罗悠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将自己想说的说出来,“我知道了。你要什么。”

慕无情脸色很难看,“七阶极寒木,一整棵树。。。。。。”

“拿了就走吧。”罗悠叹息一声,转身就要离去。忽然,罗悠停住脚步,头转了转,却是没有让慕无情看见她的表情,“等她好了……就带她来吧……我……想看看她。”

慕无情作辑,看着自己的脚,“是,罗悠大人此恩无情铭记于心!”

罗悠迈开脚步重新走了起来,头看向前方,像是喃喃一般说道,“即使是在厉害的女人,都逃不过‘情’一字啊……”

慕无情一震,终究还是没有抬起头来看罗悠一眼。他没有看见罗悠现在是什么表情,却是已经猜到了。

那一定落寞的表情。

。。。。。。

祖宗双手按在虚空之上,金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慕雨墨,生怕再出什么意外。

现在想要救她,只怕是要让她痛苦了。

“嗯?”祖宗原本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里出现了波澜,“这是!”

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水面忽然间开始汹涌,水流里混合着冰元素与毒的元气像是疯了一般冲向慕雨墨。

祖宗连忙将慕雨墨隔离而出,不然蜂拥而至的元气进入慕雨墨的身体。

祖宗心里暗叫不好,慕雨墨开始吸收元气了,时间不多了,如果不及时给她补充这个池子里的元气,她便会生命力枯竭而死。但是如果让她现在这个状态吸收池子里的元气,她立马就会被毒死!

冰与毒已经融合了,这是世界上罕见的毒,见都没有见过,谈何去解?

“祖宗!”就在这时,慕无情推开了大门,手里抱着三个盒子,一旁还悬浮着一颗七十米左右的极寒树。

“你来的正好,再迟一点她就要死了!”祖宗右手一挥,慕无情怀里的三个盒子与极寒树飘飞向祖宗。盒子里的仙草也在这是飘了出来。

“事不宜迟,我马上就开始,你去找无雪!”祖宗没有看慕无情,他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是!”慕无情转身关上了大门,大厅里又剩下了慕雨墨与祖宗两人。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