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其实不管韩寒的选择是什么,对于慕雨墨来说都是好的。

如果韩寒选择不讲她上报,那么她就可以慢慢的扮猪吃老虎,等她有了足够保护自己的力量在一鸣惊人。而她也可以不用被任何势力所束搏。

如果韩寒上抱了,那么慕雨墨就有了巨大的资源支持,可以迅速的提升势力,至于被束搏这件事,慕雨墨到是没有放到心上。等自己真正达到了世界的顶端,还有什么可以束搏住她么?

不过这两个选择的区别就是韩寒的心。没有上报说名他根本就没有将慕雨墨的未来看在眼里,自私的选择将慕雨墨放在自己的名下,等到未来慕雨墨成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在说出来。那就是韩寒一个人的功劳。

所以,慕雨墨没有说什么,只是等待着韩寒的抉择。如果他选择了后者……慕雨墨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叔叔,这边。”当慕雨墨再次看向韩寒的时候,眼里已经回复了清澈。

韩寒点点头,“嗯,虞墨,你带路吧。”

“好。”

……

慕雨墨走在前面,不去看跟在后面的韩寒的表情。

只要做出了选择,那么中途一切的纠结于犹豫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既然选择了,那就在这个道路上,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因为那是,自己的选择。

“到了。”慕雨墨走在森林里,想到即将出现在眼前的家,一时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不管虞叁是怎么样对待慕雨墨的,她既然答应了慕无雪,就一定要做到。

“爸!”慕雨墨喊了一声,下一句却卡在了喉咙里。

眼前的屋子完全没有了刚开始的样子,完全没有。

因为是在森林里面,所以地上的草很容易长起来,如果真的有人在这里住,不管说什么都会打理打理的。

但是,此时慕雨墨只看见了将屋子吞掉半个的杂草。

在一旁发愣的韩寒只看见慕雨墨飞一样的冲进了屋子,才反应过来,也跟着慕雨墨进去了。

慕雨墨直接将门踢开,跑向了里屋。当她看见里屋里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懊恼,还有浓浓的怒火。

出乎了韩寒的预料,虞叁只剩下了尸骨。连肉都没有了,看着墙边的一些小洞,大概是被老鼠蚂蚁之类的吃干净了吧。

慕雨墨没有第一时间出上去查看虞叁的尸骨,而是眯着眼睛仔细的扫视着里屋。

果不其然,让她发现了一个东西。

慕雨墨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看着在衣柜后面被挡住的一道光芒,没有激动,而是冷漠的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小刀。慕雨墨拿着手上拿不到五厘米的小刀,细细的打量着。小刀长为五厘米,那刀柄才两厘米,刀刃薄如纸片,一看就知道是暗器。

只是,小刀上面却是留下了一点特殊的标记。大概留下这柄小刀的人也没有想到这里会有一个遗漏的吧。

这个符号,好像在哪里见过。慕雨墨一愣,忽然想起身后还有一个韩寒,便没有在仔细去想,而是将小刀用手帕包裹起来放进了戒指里。

“叔叔。”慕雨墨还是刚刚那个姿势,背对着韩寒使得他看不清楚慕雨墨的表情,只听见慕雨墨的声音非常的低沉。

“虞墨……”韩寒忽然想到眼前的女孩也不过11岁,此时刚刚从幻森那地狱里走回来,便又遇上父亲去世。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才不会让这个孩子崩溃。

不过没有韩寒预想中的哭泣或是悲愤,慕雨墨缓缓的站起来,很是冷静的转过身来询问韩寒,“必须要有监护人登记么?”

韩寒一愣,他完全没有想到慕雨墨说出的话居然是这句。看上去,她并没有因为父亲的死而受到什么刺激,不,别说什么刺激了,感觉连情绪都没有。

“叔叔?”慕雨墨看见韩寒一脸呆泄,皱着眉头出声叫到。怎么,被吓着了?

“哦……是……是不行的。”韩寒有点结巴的说着,看上去像是还没有缓过神来,但是眼里闪过的一些不明不白的色彩却是没有躲过慕雨墨的眼睛。

“好吧,那应该怎么办?”

韩寒暗暗松了一口气,害怕慕雨墨问到什么,更害怕慕雨墨看出什么。也对,一个十一岁乳臭未干的小孩,知道什么。

“你有没有什么亲戚?”

“……叔叔你等等。”慕雨墨说完转身走到隔壁一个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找些什么,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柜子里找到了。

不过,她找到的不只是地址薄,还有一个牛皮本子。慕雨墨了解虞叁这个人,虞叁平时根本不会那本子记些什么,就算记了,那也不可能是牛皮本子保护的这么好。

这么一来,里面写着的内容可能就比较重要。慕雨墨眨了眨眼睛,像是没事人一样将牛皮本子受到了戒指里。

慕雨墨拿着一个小本子走出了内房,递给了韩寒,“里面应该写着。”

韩寒看了一眼慕雨墨,伸手接过来毫不客气的就翻开了,“确实写着。”

“在……权都?”韩寒有些诧异,虞叁的亲戚里有人在CD?那为什么这个日子还过得那么凄惨?

韩寒诡异的眼神慕雨墨也是知道的。因为她知道虞叁有这些亲戚,只是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来往,因为慕无雪这件事闹崩了。

“嗯。”慕雨墨点点头,“要怎么办?”

“既然这样,那就只有去那些亲戚那里一趟了。”韩寒看上去有些纠结,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我给你写一封信,到了之后交给哪里的元阁分部,不管你的亲戚怎么说,都不会让你流落街头的。”

慕雨墨看着韩寒,眼里什么情感都没有,看的韩寒心里有些发毛,不自在的说到,“叔叔在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做,也不好送你过去。不过你放心,有这封信,你不会受到委屈的。”

慕雨墨没有在继续看着韩寒,只是说到,“虞墨知道,谢谢叔叔对虞墨的一片好心。”

“没事的,你收拾收拾就上路吧。”韩寒眼睛有些闪躲也没有等慕雨墨说什么就转身走出了这个屋子。

不用想也知道,韩寒现在一定在回元阁的途中。

慕雨墨此时眼睛里才有了点人的气息,闪着幽光的眼睛微微眯起,“慕蓝。”

“小姐。”这次出来的慕蓝不再是蛇形了,而是人形,这样的样子有很多事都比较方便。

“生火,烧了这里。”慕雨墨毫无留恋的走出这个被称为“家”的屋子,人都不在了,家就不是家了,只是一堆木头。人死了,那就不是人了,只是一堆肉块。

如果对每一个死了的尸体都抱着“那是人”的想法,那慕雨墨上辈子也活不到被暗算的那天了。

慕雨墨将屋子附近的植物都清理了,免得一会儿升起大火,直接将整个森林给烧了。

看着眼前燃烧着屋子的熊熊大火,慕雨墨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一旁的慕蓝看了一眼慕雨墨,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想。

三年来的相处,慕蓝已经完全摸透了慕雨墨的性子。他知道慕雨墨是冷漠到了骨子里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慕雨墨会有这样的性子,但是他知道慕雨墨的冷漠是非常透彻的,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

他清楚的记得一年前,有一个女孩遇见了慕雨墨,但当时那个女孩见慕雨墨的实力非常强悍,所以缠着慕雨墨不放。

慕雨墨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任由着那女孩纠缠,看那女孩有时候被魔兽缠住,慕雨墨也会抬抬手指头救一下。

那时候的自己虽然是契约兽,但却是充当着仆人的角色,在慕雨墨出了城堡试炼的时候,就由自己负责所有的琐事。

说起来有些尴尬,那个女孩看上自己了。缠着慕雨墨要自己去服侍她,但是慕雨墨只是古怪的看了一眼那个女孩,也没有解释什么。

谁知道,就这样,慕雨墨被记恨上了。有几次在慕雨墨睡觉的时候想要出手,因为自己在一旁看着才没有动手。直到有一次实在是忍不住出手了,慕雨墨冷漠的将她打成重伤,没有下了杀手。

当时知道那个女孩要对她下手的时候,慕雨墨眼睛都没眨一下,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之后那女孩怎么样了,他们两人都没有去管,不过大概是被魔兽吃了吧。

事后,慕蓝问起来的时候,还说慕雨墨对阎曦最不一样。结果慕雨墨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懒懒的说到,“一样的。”

当时慕雨墨是救了阎曦。但那也是因为对她没有什么坏处,当时阎曦一个人坐在那里,都没有什么魔兽靠近,那救了就救了,不过是帮忙清理了一下伤口,顺手而已。

如果回来阎曦背叛了慕雨墨,或是在慕雨墨出事的时候直接走人,慕雨墨都不会有什么感觉。

这样的背叛,这样的漠然,这样的自私,乃是人之常情。至少慕雨墨是这么认为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慕雨墨不管什么人背叛,什么人要杀她,什么人怎么样,她都会全盘接受,冷漠的去应对。

知道了慕雨墨这样的性格之后,慕蓝不禁有些对这个小女孩有了一些敬佩与恐惧。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