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有了在小铺里买的地图,慕雨墨买了一些粮食和水储存在戒指里,算是正真的踏上了去往权都的路途之上。

至于虞家会不会将她接受,她也是满心的无所谓,对于她来说,虞家可有可无,毕竟慕无雪只是说保护虞叁一个人,可不是所有虞家人。

慕雨墨想着,如果虞家长辈真的接受了她,那她就在虞家里慢慢的来,等着自己成长成熟的那一天。

因为兰城的地理位置是比较靠南边边缘的地方,所以就只是个小城,如果是靠着北边,挨着神饲国,那就会是个大城市了。

而权都便是在北边一点的地方,倒也不是紧挨着两国的地界,只是远远的偏离了权国的中心。其实不只是权国,剩下的三国也都是这样。

在神祠大陆上叫神祠国,也是有那本事与根源的。原本神饲大陆也只有神饲国一个国家,还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皇家分散,变成了现在的四国状态。不过距离事发起码也有个千年了,现在四国的血脉那是薄的跟雾一样。

慕雨墨一路翻山越岭,一路上杀了不少野兽,所以伙食也是可以的,时不时的抓伤几条鱼,由慕蓝考考也就算是大补了。

而慕蓝却是有些不满,这人类果然就是与众不同。有了天才的出现,不去栽培,反而由着自生自灭,要是在魔兽家族里面,立马当个宝给供起来了。

不过慕雨墨到是一点没有在意,在前世,她什么没有吃过,能吃着肉和粮食那就已经是好的了。以前,她草都吃,后来草都没有,她都活下来了。现在不过是变得辛苦一些,不差什么。

慕雨墨与慕蓝走了三天,这才走完了路程的一半,此时正好经过一座山,里面的森林茂盛,相比有不少野兽,两人便是进去杀了几个野兽补充粮食。

慕蓝看见小溪,便主动抓了几条烤着给慕雨墨吃。

“小姐,”慕蓝将一条考好的烤鱼交给慕雨墨,“是慕蓝的不是,让小姐吃苦了。”

慕雨墨吃着嘴里的烤鱼,抬头看着慕蓝,问到,“苦了?”

“是。”慕蓝说着,“小姐在城堡的时候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那些放在人类恐怕也是极其贵重的。”

那时慕雨墨看见那些贵重的东西到是正眼都不看一个。所以慕蓝一直以为慕雨墨以前的生活不错,直到看见了她以前住的小屋。

“然后呢?”慕雨墨还是巴巴的吃烤鱼,她确实是有些饿了。

“所以,等到了虞家,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能给慕蓝一些时间。”慕蓝一直保持着人类的姿态,如果有什么人看见也好交代。不至于那些人看见慕雨墨一个人发愣或是自言自语。

慕雨墨倒也没有表现出惊讶的表情,“你要干什么?”

慕蓝站起来后退一步,“让慕蓝去寻找藏在人类当中的族人,好为小姐做打算。”

这此慕雨墨终于动容了,“有族人藏在人类里?!”

“是。”慕蓝点点头。

慕雨墨皱了一下眉,但也只是一下,随即又是开始吃烤鱼,也没有让慕蓝起来。

过了一会,慕雨墨再次开口,“好。”

慕蓝与慕雨墨心是连着的,虽然感觉不到慕雨墨在想什么,却是可以感觉到她的情绪的。刚刚慕雨墨只是有一点纠结的意味,所以慕蓝知道慕雨墨同意是绝对的。

“如果是这样,那倒是省了我好多事。”慕雨墨毫不在乎的说着,有了这些族人帮忙,自己起码可以无忧无虑的修炼吧。

“小姐放心,有我在,他们一定尽心尽力。”慕蓝看慕雨墨吃的起劲,就多烤了几个。不过,他一个冰属性居然在这里烤鱼,倒也是为难他了。

慕蓝再次递给慕雨墨一些烤鱼,准备熄火的时候,忽然绷紧了身子。慕雨墨一看慕蓝的反应,也知道是有人来了,但是她没有走的打算,赶路赶了几天了,今天不管怎么说都得休息一天。

慕蓝看慕雨墨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将他收回来的打算,就继续做自己的事,将放在手边的几条生鱼放到了火上。

从不远的地方穿出来草丛被踩的声音,还有几个人的对话。

“哥,你不是说这里有往生果嘛?现在别说往生果了,就是带着花的树都没有看见。”一个娇蛮的声音里透出了不满。

“我上次明明看见了的。”一个男子不耐的说着,“小妹,你别不满了,要是不愿意,你就回去吧。”

“哥!我要是回去了,你们找到往生果还会给我么。”

“诶呦,你不想找,又想要,那就去买好了。”那个男子嘴里的话确实是对的,往生果是可以买,就是贵了些。有多贵呢,大概也就一个庄子那么贵吧。

开玩笑,那可是往生果,两阶都可以起到凝聚元气的作用那市场上买的三阶四阶更是如此,吃了是可以让修炼事半功倍的!这往生果能便宜么。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一个稍微浑厚一些的声音发出,听上去应该是比较沉稳。

“云弟,云妹,你们两个现在吵也没有用。先找找,要是没有找到就再计商量。”这次是一个文儒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四人里主事的。

这些对话由远到近,全都被慕雨墨与慕蓝一字不拉的听进去了。直到五人出现在慕雨墨的眼前的时候,那几人才发现慕雨墨与慕蓝的存在。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雄壮的年轻人一步夸出来,对着慕雨墨与慕蓝大喊到。

慕雨墨默默地吃烤鱼,慕蓝也没有开口,只是抬头看想五人,眼神落在最后一个不起眼的人身上。

并不是因为他们对话才觉得对方有四个人,而是真的只感觉到了四个人的气息。现在有了第五个人,也不知是他太过强大,还是有什么诡异之事。

“老熊,你别这么冲嘛。”五人里唯一的女生,黄雀看着慕蓝眼里光彩奕奕。也是,毕竟慕蓝化得人形也是长得好看的。

“是啊,吓着人家了。”文儒的男子也出声劝到,看了一眼根本连眼神都不给一个的慕雨墨。

“哦……我知道了,汶陨。”被称为老熊的雄壮男子挠了挠头,往后退了一步。

汶陨笑眯眯的看着慕雨墨,可惜慕雨墨根本连头都不抬,只好看着慕蓝说到,“不知二位这是要干什么?如果顺路,大家到是可以互助。”

啊,虚伪。

慕雨墨此时已经给两个人贴上了标签,汶陨是虚伪,老熊是傻。心里不愿与虚伪的人打交道,便还是无视汶陨。

慕蓝感觉到慕雨墨的厌恶,开口说道,“几位不必介意,我们只是路过而已。”

“路过?”黄雀笑着,走到慕蓝身边很自然的就坐下了,“你们要去哪里啊,是往南边走,还是北边走啊?为什么只有你和他两人呢?你们是什关系啊?”

慕蓝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

“雀儿,你是个丫头,怎么能这样质问人家呢?”黄雀的哥哥,黄庆一脸不悦,自家的妹妹真是越大越不知礼节了。

慕雨墨啃完了烤鱼,没办法在敷衍过去了,还想让慕蓝多烤一点,晚上吃呢,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慕雨墨擦擦嘴,“各位公子与小姐,我们还有事,就此别过了。”

她甚至连有缘再见都不想说,看了慕蓝一眼,慕蓝立马起身,不理会在一旁坐着的黄雀。

黄雀瞪了慕雨墨一眼,嘴里说着,“公子,你就在留一会吧。”

黄庆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汶陨打断了,“是啊,我们几个能在这里相间也是缘分,刚好我们也在找东西,不如就一起走吧。”

汶陨看着慕雨墨,等着慕雨墨开口。汶陨可不是冲着慕蓝去的。

黄庆一看汶陨都开口说话,就讪讪的闭上了嘴,看着自家小妹的眼神到是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慕雨墨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汶陨后面的人,心往下沉了沉,“也好。”

汶陨文雅的笑了,以为慕雨墨看的是自己,心里有些喜悦,走到慕雨墨身边说到,“还不知小姐芳名,小姐可否方便告诉我们。”

其实汶陨看上慕雨墨到不是他的错,毕竟慕雨墨长得也是很漂亮,一脸的清冷与无形的高贵让他一眼就看上了。

“我叫慕雨墨,他叫慕蓝。”慕雨墨报的不是虞墨这个名字,自从三年前,她还没有一次说自己叫虞墨。

黄雀本来是使劲的瞪着,一听两个人性一样,这不就代表着两人是亲戚,或者是什么兄妹么?那黄雀一听,就觉得自己应该先讨好了慕雨墨。

慕雨墨没有看向后面,心思却是无时不刻的在那没有气息的人身上,“我与慕蓝都报上名了,公子不应该也说说自己么?”

“慕小姐说的是,”汶陨嘴上的微笑就没有断过,“我是汶陨,在慕蓝一旁的女孩是黄雀。”

汶陨往后看落在后面的三人,“那是黄雀的哥哥黄庆,和我的护卫老熊,还有……”

说到这里,汶陨像是吊胃口的看着慕雨墨,可惜慕雨墨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好借着说下去,“还有我的哥哥,汶晖。”

慕雨墨一愣,哥哥到是出乎了她的预料,只是……看了一眼汶晖,有些……矮啊。

“呵呵,慕小姐不必诧异,我哥哥打出身就身子虚弱,便是这样了。”汶陨满脑子都是刚刚慕雨墨愣住的样子,这人太可爱了。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