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病还需心药医

  迎雪起身,擦掉眼泪,从爹的身上,将他头上的黑色发带取下,然后大步走出大厅。

她怕再不走自己又反悔了!

洛邪等人被安排在迎雪他们住的房间隔壁,他担心迎雪也没有困意,就在门口站着。

迎雪一路失魂落魄地走到房间里,也没有注意到洛邪跟着她一起进了房间。

房间里都是父亲的味道,放佛还有昨日的欢声笑语,而此刻冰冷空荡,迎雪的眼泪又忍不住簌簌地落下,捧着爹的发带,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撑下去。只要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爹慈爱的笑容,她的心就好难受好难受!恨不得用刀狠狠地插上,是不是这样就不会觉得那么痛了?

洛邪上前轻轻抱住迎雪,让她的头可以靠在他的怀里,如果这个时候可以放声大哭一场或许会好点,迎雪就不会这么压抑了。

当初爹离开的时候,他只能忍住,大男儿流血不流泪是他们洛家的家训。那个时候多亏了作为洛神,肩上要挑的担子也不轻,他化悲愤为力量,没日没夜的训练提升自己的能力,才过了那段难熬的日子。

“我会陪着你,要是心里难受你就大声的哭,哭出来就好了。”洛邪难得说了一句安慰人的话。

迎雪没有答应,她也想大声哭,可是她不敢放声大哭。爹听到了会担心的,她不能让爹临走前还替她操心,那样她就真的太不孝了。

因为赵家公的尸体喂养了沼泽潭里的黑莲,后事也就一切从简办理。

迎雪一直郁郁寡欢,她穿着一身白衣,打扮成了少年模样,头上绑着父亲的发带。

“姐姐,你吃一点东西好不好?”洛落有些头痛地看着面前面无表情,两眼无神的迎雪,她已经这样子半个月了,每天吃不下东西也不喝水,她要不停地哄着她像哄小孩子一样,才能让迎雪姐姐吃上那么一两口东西,但是她总是很快就说饱了。

谁都拿她没有办法,看着她一天比一天瘦下来,洛邪的脸也越来越黑了。

“我真的吃不下了。”这已经不知道是迎雪第几次拒绝吃东西了。

洛邪终于生气了,他拉着已经瘦的不成样轻飘飘的迎雪来到族长的地下室里。

地下室里,沼泽潭里发出的尸体恶臭味将迎雪的思绪收回了一些,她的精神恍惚觉得,爹就在她周围。

“你看看你这半个月来不吃不喝的都成什么样子了?你觉得你爹在天之灵会觉得放心吗?你每天这么糟蹋你自己你对得起你爹这么含辛茹苦把你养得这么大吗?”

迎雪的眼眶又热了,她的力气似乎一下子被抽空,洛邪一松手,她整个人就失去了重心,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我带你来这里就是让你爹可以看到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看看你这半个月来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就算你爹真的见到你他都未必认出你来!”

洛邪说话一点都不客气,怎么狠怎么说。

“你爹临走前最后的心愿就是想看到你好好的活下去,你看看你现在,你连你爹最后一个心愿都不能做到,就算你今天真的饿死了,你也不会见到你爹的。他不会愿意相信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要说了……”迎雪不想听洛邪说的话,爹不会不认她的。

她不要让爹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迎雪爬起身就要往外面跑。

洛邪不想让迎雪这样子自暴自弃下去,去逃避面对这一切。他有力的手抓住迎雪纤细的手臂,故意拉着她到沼泽潭边上。“你会害怕你爹看到你这个样子感到失望吗?你这半个月来的做法就是这么为你爹着想的吗?现在你爹的尸骨就在你面前的沼泽潭里,为什么害怕面对?为什么想要逃避?”

“不要说了!我让你不要再说了!”迎雪回头扬起手狠狠地打在洛邪的脸上,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我求你不要再说了!”她拼命挣脱却怎么也挣不开洛邪抓住她的手,她用尽力气去拍打洛邪的胸口,却怎么也不能使他的手稍稍放松。

最后,迎雪再也没有力气继续拍打洛邪了,她整个人顺着洛邪的身子滑落,洛邪抱住她的腰,才发现她已经哭晕过去了。

心有不忍,洛邪横抱起她,心里有些复杂。他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了?

迎雪这一昏迷,还发起了高烧不退,洛邪让白洁照顾她,白洁是洛神堡医术高明的神医,普天之下绝对不会再有人比白洁的医术还高明了。

可愣是白洁连续两天不眠不休的照顾着迎雪,迎雪的烧也退下去了,却是一点苏醒的痕迹都没有。

“使者,迎雪这到底是怎么了?”族长也着急地时不时过来看看迎雪,这孩子怎么也算是他看大的,在他心里,他早就把迎雪也当做是自己的孩子了。

白洁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烧退了,人却没全好。她这是心里有病,自己想不开不愿意醒过来,饶是她医术再高明,心病还需心药医啊!

洛邪这几天的眉头也是一直紧皱着没有松,洛落跟在旁边帮不上忙,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说话安静看着就不会添乱了。

这也是难为了她,毕竟还只是个三岁的孩子。

明玉看白洁已经两天没有休息了,有些心疼:“要不你去休息一下吧,我在这里看着圣女,有什么事情我叫你。”

白洁还想说什么,洛邪一个眼神示意她不用多说:“去休息一下吧!”

白洁见洛神也开口了,只好吩咐了一声便下去休息片刻。

洛落在这里不知道做什么好,也跟着白洁一起回去。

“洛神,您已经几天没好好休息了,要不您也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会马上通知大家的。”明玉心里也在想着用什么法子好,看圣女的样子是因为心病,若是圣女的爹还在就好了……

明玉的眼神突然清明:“洛神,我有个主意,既然圣女是因为她爹而昏迷不醒,若是我易容扮成她爹的样子,您说怎么样?”

洛邪差点忘了明玉最拿手的就是易容术,这个方法看似不错,值得一试:“行,那你去准备一下。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心病还需心药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