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尚流迦

  夏小叶心情沉重的放下了日记,感觉有一种沉重的罪恶感,她是不是做错了?可是一想到母亲的离去,那个男人的抛弃……她就无论如何都忍不了!二十一年!整整二十一年!她哪一天被父母保护过?她哪一天可以不需要对别人言听计从,她能活这么多年,也不过是因为被像奴仆一样生活在别人的阴影里!她恨,为什么,同样是南宫家的人,南宫离澈可以拥有一切,而她,却连姓南宫的机会也没有!为什么!既然他们让她痛苦,那么他们也不要希望快乐了!

夏小叶看着照片上笑的很灿烂的洛颜,心里默默的说道:对不起,洛颜,下辈子,我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会将这一世欠你的还给你……

偌大的屋子格外冷清,洛颜的父母和哥哥久居国外,而她不喜欢被别人照顾,所以整个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夏小叶并不讨厌这样,毕竟这样子她就不用担心被识破这种问题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尚流迦。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在作祟,夏小叶条件反射的关掉了手机,她很有一种做了坏事被人捉住的心虚感。

黄泉慵懒的倚着椅子,凤眸微眯,平淡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口,说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来者是客。”随之,一名看起来很柔弱的少年走了进来,一头雪色长发不似宸的那般冷冽,却像雪花一样脆弱,惹人怜惜。绝色的面容比女子还美上七分,银灰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悲伤与凄凉,在看见黄泉的那一刻,多了一丝淡淡的怀念和惋惜。

“泉……没想到最初说会毁灭世界的你却守护了这个世界,而说一定会坚持本心的我们却越来越偏离自己的本心……”少年好像是在感叹,又好像是在惋惜,声音里带着太多太多的凄凉与沉重。

黄泉随意的玩着自己的长发,注意力却完全不在这上面。“他们,怎么样了,死了吗。”看似戏谑的一句话,也只有他们才会明白其中真正的含义了。

少年垂下了头,黄泉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愤怒立马蔓延上了她倾城的脸蛋,她紧紧的盯着少年手上一条无比丑陋的刀疤,从手腕一直延伸到手肘……那是多么触目惊心的一道伤痕啊。黄泉丝毫不顾及自己是个女子,毫不犹豫的扯下了少年的上衣。她有些颤抖、惊恐的看着少年,他的身上无处不是丑陋而又深入骨髓的伤疤!她有些欲言又止,她怎么会不记得,这个人以前可是最爱美的啊……

“泉……死了……全都死了……”少年终于忍不住呜咽了起来,黄泉的心仿佛也跟着一颤,她紧紧的抱住少年,像安慰小孩子一样的安慰他:“乖,雪,告诉我,究竟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他们……又到底怎么样了。”

少年怔了怔,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是一想起来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就死在自己的面前……他真的做不到再隐瞒真相了!“泉……是他,他回来了,活着回来了,但是……他也成魔了,他杀了所有人,也将我折磨成这副鬼样子……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黄泉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几步,不,这不可能!从小到大和他们最亲的是他!最体贴他们的也是他!为什么?明明从小到大对他们明明是最有偏见的是她,最喜欢杀人,最嗜血的也是她……但是,为什么?杀了他们的不是她,竟然是他……

第四章·尚流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