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阴阳眼

  夏小叶尴尬的收回了手,脸上的表情多多少少有点不自然,尚流迦的眼眸中有一抹一闪即逝的凝重。他将暮杏推到夏小叶的身旁,笑着说道:“对不起啊,小杏这个孩子比较内向,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不过我不太放心别人,所以只好拜托你照顾他了。”暮杏一脸的不情愿,但是终归还是没有躲到尚流迦的身后。

夏小叶看着尚流迦阳光爽朗的笑容心跳不免慢了一拍,她暗道该死,这都是洛颜的感觉,为什么哪怕现在是她在拥有这个身体,也多多少少会有洛颜残留的感觉?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毕竟是她占据了别人的身体在先,也只能忍了。

她知道暮杏不喜欢她,就慢慢的走着,保证他可以赶得上她的步伐。洛颜的成绩在学校里也算是名列前茅,不过对于早就已经大学毕业的夏小叶来说,高中的题目实在是太简单了,想要保持和洛颜以前一样的水平轻而易举。

她同班主任说了一下,就将暮杏带回了班级,毕竟是贵族学院,学生少的可怜,而且大多数都是不学无术的,再加上洛颜平时人缘一直不错,也不会有人对暮杏有意见。

洛颜因为身高的问题坐在了第二排,她的前面那个位置一直空着,但是却有一本书从头到尾都放在那里,封面是一片空白,只有两个很潦草的字——“秦言”,看这字迹,十有八九是个男生。夏小叶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既然前面没有人就无视好了。她离开座位上,一不小心碰掉了那本书,里面的字迹却是让她吃了一惊,那些端庄娟秀的小字分明就是洛颜的笔记嘛!而且几乎是他们上课上到哪里,笔记就记到哪里,这一看就知道是洛颜在为这个人记……可是,这个人究竟是谁?

一整天过去了,夏小叶也没有看见前面的位置有人,既然如此,那么这本笔记本又是为谁准备的?秦言又是谁?

暮杏一整天倒是乖乖的,就坐在夏小叶的旁边,安静的看着他的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夏小叶摇了摇头,只是觉得这是自己庸人自扰了罢了。

也不知道他们班主任抽了什么风,晚自习竟然直到十点钟才勉勉强强结束了。

深夜里的校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寒意,夏小叶到底也是个女生,多多少少有些害怕,一下课就拽着暮杏的手一路狂奔。

从二楼下去明明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她却觉得楼梯永远都看不到底!楼梯似乎在无限的延伸,她满头冷汗,一旁的暮杏却异常的淡定,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他的小脸上甚至有些不易察觉的兴奋。

他猛的往前走了一步,虎视眈眈的盯着一个幽暗的角落,娇小的身体把夏小叶挡在身后,侧着脸对她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洛颜的身上,不过不管怎么说你也还算是人,本少爷就姑且救你一命吧。”夏小叶听到这一句,哪里还顾得上害怕,脸色煞白,这个暮杏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看出来她并不是洛颜。

暮杏从怀里掏出两张咒符,念了一大堆夏小叶听的云里雾里的奇怪语言,优雅的往那里一甩,顿时一团团黑烟汇聚在咒符上,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女孩幽怨的看着暮杏,愤恨的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讨厌我!为什么!”暮杏云淡风轻的看着她,眼中似乎带着一抹淡淡的迷茫,“你何必在怨恨,有时间怨恨,还不如赶紧寻一处好人家。”

少女依旧不为所动,“不!我要更多更多的人给我陪葬!迟早有一天,我要那几个可恶的贱人死无葬身之地!你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如若不是我大意,你不会真的天真的以为仅仅凭借一对阴阳眼就可以消灭我吧?你实在是太天真了!我集聚百年的怨恨,可不是几张破符纸可以净化的!”

经她这么一说,夏小叶才注意到,她的身上穿着的的确是一百年前的服饰,这所学校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在这所学校里死了的人也不是没有。夏小叶平复了心情,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暮杏知道她并不是真正的洛颜了,阴阳眼,这是一万个人中都不一定有一个人有的,她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些?

第六章·阴阳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