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此生

  “那一年,我只有十五六岁,和你一样,像花一般美丽的年纪,那个时候,这里还只是一所比较出名的普通私塾,按理说那个时候,女子是不可以读书的,但是这家私塾是个特例,尽管如此,也并没有很多的女学员,我就是其中之一……”

束着长发的少年惬意的躺在树枝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双手枕着头,好不悠闲。简洁大方的衣着十有八九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树下正是一片正在盛放着的鸢尾花,在这里他总是能觉得莫名的安心。耳边忽然传来了少女一阵阵的笑声,少年有些不耐烦的睁开了一只眼睛,只见一名穿着绚丽红裙的少女正在采摘着刚刚盛放的鸢尾花,平凡的脸蛋上抹了不少的胭脂水粉,虽然抹的很漂亮,在少年看来依旧是厌恶,这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除了会摆弄这些胭脂水粉还会什么?弄得他连休息都心情都没有了。

他刚刚准备下来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了一阵如同银铃一般清脆悦耳的声音,“请不要摘这些鸢尾花。”他低头一看,是一名穿着素衣的少女,那张倾城的脸蛋可以算得上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了。少年停止了下去的念头,破有兴致的看着少女,他倒是很好奇,这个少女和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有什么不一样。

红衣少女不屑的看着她,手中继续折着花枝,素衣少女看得一阵心疼,连忙夺过她手中的花,小心翼翼的将刚刚花放在了地上,义正言辞的看着红衣少女,缓缓说道:“世间生灵皆有命之,何能这般摧残。”红衣少女有几分恼羞成怒,怒视着她,也不知道是因为嫉妒她的脸还是恼怒她抢了自己的花,“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可知道本小姐是谁?我可是陆员外的宝贝女儿——路环泱!未来的太子妃!”素衣少女丝毫没有因为路环泱的身份而畏惧她,只是淡淡的将那枝被折下的鸢尾花埋在土里,“陆小姐,我无意冒犯,只是这些鸢尾花对我很重要,您要采什么花都可以,但是请不要采鸢尾花。”少女不卑不亢的回答,这倒是激发了树上少年的兴趣。

但是在路环泱看来,她就是在轻视她,一怒之下,猛的将随身携带用来防身的长鞭甩向少女,一道红痕赫然出现在少女白皙的手臂上,她强忍着疼痛,继续埋葬着花。她吃力的站起身来,平静的对着路环泱说道:“陆小姐又何必和我这个普通人一般见识,我护这花也只是因为我与它同名,还请陆小姐手下留情。”路环泱又打了她几鞭子,估计也是觉得无聊了,这才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哦?你与这花同名,那么你就叫鸢尾咯?”树上的少年突然出声道,少女微微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叫鸳薇,鸳鸯的鸳,蔷薇的薇,请问公子是?”

少年勾了勾薄唇,一对摄人心魂凤眸显得他妖孽万分,他轻轻一跃,落在了鸳薇跟前,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挑起她的下巴,“小家伙,你可真有意思,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是这里唯一一家教女子的私塾里的学员吧。”鸳薇的脸蛋微微发烫,她不着痕迹的将脸才少年的手中移开,“是,难道公子你……”也是?最后两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少年早已失去了踪影,只是他的声音依旧在她的耳畔萦绕:“放心吧,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不要忘记了,我叫——慕容潇旭。”慕容潇旭?鸳薇诧异的看着少年离去的方向——那可是太子殿下的名字啊!

鸳薇望了望天空,已经是午时了,她也该回去了。

第二日,她来到私塾时,就看见了慕容潇旭,他穿着一身青衣,手中持着一把散发着淡淡墨香的折扇,就如同一名儒雅公子。他向鸳薇微微一笑,鸳薇也礼貌的回了一个礼貌却十分疏离的笑容。慕容潇旭虽然是太子,但是对人很平易近人,从不摆太子的脾气,私塾里的几个少女都是对他十分的仰慕。

慕容潇旭懂得总是很多,鸳薇有不会的地方常常请教他,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他们渐渐的习惯了每天都有彼此的陪伴,已经把对方当成了是一种依赖。不是喜欢,只是一种出于本能的依赖。他们本来以为会一直这样子下去,曾说过,如果未来还没有遇到自己对的人,那么就一直这样子生活下去吧。这并不浪漫,却也让人羡慕,不求朋友满天下,但求知己有几人。

却不曾想到,这像童话一样美好的故事却遇到了他。

第八章·此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