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悔昔

  那一个是夏初的一天,那时候的夏天还没有现在这么的炎热。鸳薇还是老样子,坐在鸢尾花旁边静静地看着手中的书,如果一定要说有一点与平常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今天慕容潇旭不在树上陪着她。鸳薇微微抬起头,突然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他脱力的倒在地上,殷红的血液晕染着地上的花草。鸳薇吓了一跳,连忙扶着他到树下休息,因为从小就不被父母在乎的她常常受到别人的欺辱打骂,随身带着一些伤药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今天也是正好派上了用场。她小心翼翼的帮少年包扎,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让她看得不免觉得恐怖,究竟是什么人这么残忍。

好不容易包扎完了,她有些疲惫的坐在一旁,仔细的打量起少年,一头墨色的乌发长及腰间,苍白的脸竟生得比慕容潇旭更加美得不可方物。身上那一身黑金锦袍,想必定然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公子,估计是路上遇害了才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吧。鸳薇不太在意这些伤口究竟是为什么形成的,静静地看着她的书卷,时不时抬起头看看昏迷的少年。远远望去,这情景倒是比那些风景名胜之处来得更美,更加幽静。

少年其实早就已经醒过来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与生俱来的警惕性还是什么,他尽管醒来了,依旧装作昏迷不醒的样子。太阳已经渐渐的西斜了,鸳薇看着少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一个女孩总不能把少年给带回去吧。少年也十分配合的在这一刻醒了过来。

那一对黑如曜石一般眼睛让她不由的被吸引了目光,少年的声音很清冷,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你终于醒了,我叫鸳薇,鸳鸯的鸳,蔷薇的薇。”鸳薇扬起一个浅浅的微笑,这微笑仿佛可以融化内心的寒冰。少年愣了愣说道:“……帝纶殊,我的名字。”那天的鸢尾花仿佛开得特别旺盛,但是仿佛却也凋零的十分快。

…………

“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了什么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但是,我却错了。”鸳薇凄凉一笑,这其中的讽刺和自嘲不言而喻。夏小叶安安静静地听着这个故事,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哪里很熟悉。

鸳薇爱上了帝纶殊,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尽管她对他的了解寥寥无几,屈指可数。慕容潇旭自然是不同意,鸳薇对他的只是一种妹妹对哥哥的依赖,但是他不是,他对鸳薇可不仅仅只是对妹妹的感情。为了帝纶殊,鸳薇彻底抛弃了自己的一切的一切,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

但是,这却是她这短短十几年里犯过最大的错误。

帝纶殊口口声声与她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死契阔,与子成说。”可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包裹着糖衣的毒药。帝,这可是邻国的皇姓啊,帝纶殊,邻国最阴狠毒辣的三皇子,问尽天下,何人不知他的狠辣。

他将鸳薇囚禁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地牢里,冰冷的铁锁让她冷得窒息,尖锐而冷得让人心颤的利刀一次又一次划开她的手臂,她的身上无一处不是皮开肉绽,露出阴森森的白骨的。她已经算得上是支离破碎了,在这个一点点阳光也没有的地方,一个月,整整一个月她就在这个充满了血腥味的鬼地方待着!

鸳薇奄奄一息的低垂着头,怨恨的看着左怀右抱着美人的帝纶殊,眼中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善良和单纯,只能怪她太傻太天真,相信了这个混蛋的鬼话!从一开始,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谎言,帝纶殊利用她来威胁慕容潇旭,以此掌控大权。

为了这么一个骗子,她却付出了那么多……

帝纶殊缓缓的抬起高傲的头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中却没有一点点的笑意:“鸳薇啊,鸳薇,要怪就怪偏偏慕容潇旭那个傻瓜偏偏喜欢上了你这么一个红颜祸水吧,对了,有一个消息我相信你应该愿意听见。慕容潇旭,已经死了。”鸳薇彻底愣住了,忘记了挣扎,什么意思?他死了?这怎么可能!眼泪一下子溢出眼眶,都是她害了他!她真的是个超级无敌大傻瓜……为什么到了最后一刻才明白自己的心……

渐渐的,悲伤全部转化为愤怒,怨恨——“帝纶殊我要你不得好死!无论你转世多少次,我都会化成厉鬼!我要你付出代价!”黑色的烟雾霎时间弥漫开来,一名红衣少女缓缓的从烟雾中走出来,有些慵懒的看着已经怨恨到了极点的鸳薇,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她的眉心,一抹红光一闪而逝,“你的愿望我已经达成,你的身体我带走了,记住,只剩下灵魂的你可不能照阳光。”鸳薇双眼猩红的看着帝纶殊,黑雾似乎是随着她的心意,渐渐的笼罩了他,一转眼,黑雾早已变成了血雾……

“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选择对的人……这一百年我一直等在这里,守护着慕容潇旭的转世,毁灭着帝纶殊的转世。”鸳薇的脸色苍白,就像是一个一不小心就会破碎的瓷娃娃,夏小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一点微乎其微的痛楚。

“那名红衣少女是黄泉吧!”

第九章·悔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