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代价

  三个月亮在已经消失了,夏小叶却依旧躲在房间里,哭的泣不成声,为什么不让她早一点知道真相?为什么,明明黄泉什么都知道不是吗?为什么不告诉她,为什么要让她这么痛苦!

洛陨离开了,怜川墨月也结束了他在这里的课程提前回到了日本,毕竟他本来就只是一个引路人罢了,秦言也消失了,黄泉说,他只是一个和鸳薇一样的灵魂,因为强大的执念才一直存在着,如今,一切的执念都变成了过眼云烟,再计较也无济于事,不然忘记。至于暮杏……自从那一天之后,夏小叶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连黄泉也不能说成他的下落。

她的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正轨,但是她很清楚,这件事还没有结束,黄泉还没有收取她的代价。

夜晚,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阵悠扬的乐声,夏小叶迷迷糊糊的走到窗边,看见尚流迦正坐在对面的一家小咖啡馆里演奏着小提琴,夏小叶情不自禁的走到了他的身边,静静地听着他拉琴。一曲终,夏小叶崇拜的看着他,“你真厉害,小提琴拉的这么好!”尚流迦却低垂着脸,夏小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她突然心中升起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突然,尚流迦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按在她的脖子上,他只要再用力一点点,夏小叶就会立马一命呜呼。夏小叶惊恐的看着他,他已经疯了!

尚流迦的眼底是浓浓的怨恨和绝望,哪怕是曾经的夏小叶也没有他这么的极端。他冷冰冰的看着夏小叶,有些尖锐的指甲轻轻的划破了一层皮,顿时,夏小叶的脖子上一条殷红,他的声音就像是梦呓一般:“洛颜,你欠我的该还给我了。”欠他的?洛颜以前应该不认识尚流迦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夏小叶虽然好奇怎么回事,但是她也不见得拿命来冒险啊,尚流迦突然松手了,夏小叶本以为逃过一劫,没想到他竟然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她还认得这匕首!这是黄泉的!

他疯狂的将匕首刺向夏小叶,炽热的鲜血溅了一地,夏小叶呆愣愣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哪里还顾得上自己,随手拿起一个杯子就砸向尚流迦,挣脱了他的禁锢,夏小叶紧紧的抱住怀里那个已经脆弱的像个玻璃娃娃的人,“南宫离澈……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南宫离澈苍白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夏小叶的脸颊,勉强的笑了笑,“姐姐,我终于为你做了一件事了!你不要再怪爸爸了,我不在了,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的照顾爸爸……咳咳……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妈妈,但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照顾……好她……”南宫离澈极力的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夏小叶早已哭成了泪人……她后悔了!

黄泉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平静的看着他们,仿佛这是她早已料到的结局。“黄泉,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救他对不对?我求求你,救救他!无论让我付出什么我都愿意,哪怕是我的命换他的命!”

黄泉却摇了摇头,“你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和我交换了,这就是命运,从你和我做交易的那一天开始,你们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夏小叶拼命的摇头,她后悔了……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绝对不会这么傻的去放弃自己的亲人!

黄泉也不再说什么,转身收回了尚流迦手中的匕首,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这把匕首,名叫断魂匕,顾名思义,它可以斩断人的魂魄,可以说是让人真正的‘永不超生’。”

夏小叶冲上去,差一点点就要杀了尚流迦,却被黄泉拦住了,“凡事有因必有果,如果不是洛颜当初毁了他最重要的东西,他就不会拼了命要洛颜死,如果你对你父亲多一点点谅解,你就不需要和我做交易,你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我已经拿到了你的代价,祝我们后会无期。”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第一卷·真与假的舞曲end——

第十九章·代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