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今年D城的冬天真冷,尤其快过年的时候。

自己的大学在南方,现在寒假回来,D城的冷一时半会有点不太适应。

载歌穿着一身通到底的大棉衣,在邮递门口边跺脚边想着,手还在空中不停的搓着,希望能让自己更暖和一些。

许久不见邮递大哥出来,载歌探了探头,“大哥,找到了么?”

过了一会,邮递大哥抱着一大箱子放在载歌跟前。

“小姑娘,这是你的快递,这箱子还挺沉的,你一个人能搬得动么?”

“没事没事,我能搬得动。”

载歌笑了笑,狠狠搓了搓手。

弯腰,

抬走。

还好家离着快递公司近,不然力气再大,载歌也没法把一箱子的瓶瓶罐罐搬回家。

回到家时,载妈还在厨房里忙着,载爸坐在电脑前不亦乐乎。

说起电脑,载歌有些诧异,老爸什么时候开始对电脑感兴趣了,才离开家半年不到,回来发现自己的老爸爱上了玩电脑。

客厅里没有载舞的身影,估计还在房间玩游戏吧。

载舞是载歌的妹妹,好吧,你们终于知道她们俩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了。当初,载爸载妈是希望自己未来的两个女儿能够变得多才多艺,故用载歌载舞取名。

而载舞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学习了舞蹈专业,今年过节后就要去艺考。对于这点载歌对妹妹还是有信心的,舞跳的棒,脸长的好看,身材也好,性格直爽,果然是人见人爱。

悲惨的就是载歌了,要什么没什么,唯一好的一点就是学习好,但是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她似乎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载歌还是想弱弱的声明一点,知识是最值钱的!

晚饭准备差不多的时候,楼上传来载舞下楼的声音,嘴里还轻哼着小曲,说明她心情不错。

下了楼,载舞跑到载歌的旁边,凑到她耳边兴奋的说着,“刚刚爸妈说今晚子辰他们一家人过来帮咱爸庆生,哎呀,感觉好久没有见到子辰了,自从他上大学之后,就只能在他放假回来的时候才能见到。”说着,载舞头一低,就变得沮丧了。

载歌身体一滞,沉默了一会。

半年了,她该怎么面对呢?

载歌知道妹妹喜欢初子辰。

载家跟初家是世交,从小到大,妹妹就喜欢跟着初子辰,初子辰对妹妹也很是照顾。

两家人有意撮合他俩。

这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男才女貌,怎么看都很配。

“这才刚开始,你就HOLD不住了?未来三年半你怎么过?”载歌一边摆着碗筷一边对自己的妹妹说。

初子辰跟载歌一样大,都是大学新晋级的。

“对啊!”听载歌这么一说,载舞更沮丧了,过了一会,载舞又振作起来,“所以,为了子辰,我也要考到北京去。”

“姐,你不想子辰么?我们一起长大的。”载舞抬头看着载歌,干净的眼睛里充满了疑问,这样的眼睛让载歌一怔。

“想啊,怎么不想?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载歌顿了顿,别过头去,声音变得飘飘悠悠。

是啊,怎么不想……

“也真是奇怪,你跟子辰学习都很好,明明可以跟子辰一起去北京的,怎么最后选择去了南方。”载舞皱着眉头嘟囔着,从小到大,姐姐就跟子辰保持着距离,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虽然载舞嘟囔的声音很小,可是还是听见了,载歌身体僵了一下,不再理会。

桌上的饭菜差不多都上齐了,载妈催促着载爸赶紧关电脑。

载爸抬头看了看表,说道:“看时间,老初家也该来了。”

就像电视里经典的剧情一样,载爸刚说完,门铃响了。

“啊,子辰来了,我去开门。”听到门铃声,载舞兴奋的跑去开门。

开门后,也没看清人,载舞就抱了上去,“子辰,我快想死你了。”

抱完之后才发现不对,子辰怎么变矮了,载舞松开后退,发现自己抱的是初爸,顿时,载舞白皙的小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初叔叔好”,说完,便跑到载歌身后躲着了。

初爸笑呵呵的走进来,“哎呀,载舞长大了,都知道害羞了。”随后,初妈跟初子辰跟着进来。

载妈看了看初家身后,“怎么子宴没来?”

子宴是子辰的弟弟,他们中间最小的,还在读高二。

“他呀,忙着跟他那些朋友们打篮球,一会就来了。”

初妈说起小儿子就觉得头疼,都高二的学生,怎么感觉还是跟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整天就知道打篮球,都不把心思放学习上。

随后,两家人都上了饭桌,载舞跟子辰挨着,载歌挨着载舞,载歌抬眼看了一下子辰,半年没见,他又长高了很多,身上散发的冷漠又多了一些。

整顿饭下来,除了刚开始两家人对刚去外地上学的载歌和初子辰嘘寒问暖外,剩下的就是载爸跟初爸的交流声,中间还穿插着载舞的声音,“子辰,尝尝这道菜,半年没见你都瘦了,是不是学校伙食不好。”

载舞给子辰夹了好多菜,子辰都一一收着,安静的吃着饭。

晚饭将近尾声的时候,载歌的手机响了,是子宴打过来的。

“喂,载歌,过来接我,我脚受伤了。”电话里的声音爽朗清脆,一点都没有疼痛的感觉。

“怎么不过来吃饭,大家都快吃完了。”载歌完全不把子宴说的话当回事,这把戏用了16年了,他怎么还不觉得腻。

“我脚受伤了,你不过来接我,我怎么去吃饭,话说,打篮球打的真的好饿哦。”子宴笑嘻嘻的说着。

“……”载歌不说话。

“我好可怜,肚子又饿,脚也受伤了。”子宴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可怜又委屈。

过了会,“在哪?等着我去接你!”

载歌咬咬牙,怎么半年没见,子宴还是没变,跟个小孩子一样。

可是,载歌真的拿子宴没办法,怪不得子宴这招用了16年也不腻。

“中心体育馆。”

载歌起身,给载妈说了声,便拿着外套出门了。

“载歌,我在这。”

载歌还没等放下车子,就看见初子宴站在花池旁边向她招手。

这家伙,就知道他没受伤。

载歌无奈的撇撇嘴,向他走过去。

走到跟前,载歌才发现子宴也长高了不少,她只能到子宴的下颚了。

“你妈到底给你俩吃了什么营养品,你怎么跟你哥都长这么高?”载歌不由得嘟囔了一句。

“我长大了,个肯定也得跟着长啊。”子宴小小得意了一把。

载歌撇撇嘴,拉起子宴就往回走。

“拉我干嘛去啊?”子宴任由载歌拉着。

“废话,当然是回家吃饭!”

“载歌,半年没见,你有没有想我?”

子宴在后面看着载歌的身影,那个经常出现在他梦里的身影。

载歌脚步一顿,松开牵着子宴的手,转身看着子宴,“我比你大两岁,你应该叫我姐姐,以后不要直呼我的名字。”

子宴嗤鼻了一声,眼里满是讽刺,“怎么载舞可以直呼我哥,我就不能直呼你了?”

“那是因为……”载歌猛然止住,看着子宴的眼迅速避开。

“你还小,你得叫我姐姐,以后不要叫我名字了。”

载歌小声的说着。

“好!”子宴突然将载歌拉近怀里,低头做了一件一直在梦里做过的事情。

子宴轻轻碰着载歌的嘴唇,眼睛直视着载歌,“姐姐,这半年我可是很想你。”

第一次分开这么久。

真的好想,好想。

载歌不可思议的看着子宴,他疯了么?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载歌一把推开子宴,转身就走。

子宴追上去并从后面抱住载歌。

“姐姐,我真的好想你。你不在这半年都没人给我辅导功课,也没有人在我受伤的时候给我处理伤口。你走了以后,感觉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

他的声音可怜又委屈,就像被丢弃的小孩。

或许,他只是对自己有依赖感,毕竟他们的童年都充满了彼此的记忆。

他还小,怎么会懂那么多呢。

载歌轻轻叹息,反手摸了摸子宴的头,“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去吃饭。”随后牵起子宴的手往回走。

载歌走在前面,所以没有看到子宴一瞬失望的眼神。

他哪里还小了。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