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两家人等到载歌和子宴去的时候已经开始吃了,看他们两人一前一后进来,脸色不怎么好也没在意,只当小孩子之间闹脾气,便笑笑过去了。

只有一旁的奶奶看到子宴小心翼翼看着载歌的那种眼神里充满了受伤和渴望,才略微明白了些什么。

席间,载爸打算和子辰喝一杯表示对他的谢意,子辰正想要拒绝的时候,载舞就凑了过来,挡下了老爸的那杯酒,“哎呀,爸爸,人家子辰明天要陪我去北京了,你今晚让他喝酒多不好。”

载爸愣了一下,看着女儿这么关心子辰,不由得笑出声,“老初啊,看见没?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说完,两位父亲便哈哈大笑起来,只留下一脸羞红的载舞在桌边不敢抬头。

一旁的载歌只是闷闷的低头吃菜,时不时瞄一眼右前方的春卷。

她很想吃的,但是一大家子都没怎么动过筷,一直在谈论载舞去艺考的事情,春卷始终在她的右前方停住不动,可是她又够不着。

于是,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她默默的向前探探身,尽量把筷子伸到最长,就差一点点了……

就在这时,右边闯出另外一双筷子,白皙修长的手掌控着筷子将一个春卷带进她的碗里,载歌紧抿着嘴唇,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一个够不够?”子辰淡淡的看着她,打算再给她夹一个。

载歌连忙摇头,制止他,“够。”

可是,子辰还是又给她夹了一个,带过来的时候嘴里轻轻念着,声音很轻只有载歌听到了,“怎么吃不够这种东西呢。”

载歌连忙低头,眼泪差点夺眶而出,为了掩饰自己的异常,载歌将春卷塞进嘴里,装作吃饭的样子,可眼泪还是流了出来,顺着脸颊流进嘴里。

嘴里的春卷不再是她以前尝到的甜味,满满的都是苦涩的味道,就像这半年心里一直流淌的滋味。

左边的人猛地放下筷子,冷冷的说;“我吃饱了,先回去了。”

然后,椅子发出“呲啦”的尖声,人早已经夺门而出。

初母看着愤怒离去的小儿子,气不打一处来,“子宴真的是越来越没礼貌了。”

载奶奶乐呵呵的笑着,打圆场,“小孩子嘛,不懂事,随他去吧。”

那顿饭之后,子辰和载舞去了北京,子宴也没来缠着她补习,浑浑噩噩的过了半个月,便开学了。

载歌带走了那件衬衣,将它放在衣橱的最里端。

维维回宿舍的时候,发现宿舍一片寂静,不由得心生胆怯。静悄悄的把手里的盒饭放在桌子上,打算逃跑。可惜一个转身的功夫就已经被按压在桌子上。

舍长嘉熙一副饿鬼缠身的样子贴近维维的脸,阴森森的说,“王维!你这丫是给我们买的早餐还是晚餐?”

维维心生愧疚,干笑着说,“早餐也是晚餐。”

载歌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是我们不该把这种艰难的任务交给你,才酿此后果。”

巧儿推了推眼镜,开始扒拉盒饭,还算理智的说,“赶紧拿盒饭开吃吧,他丫的饿死老娘了。”

此话说完,宿舍只剩下狼吞虎咽的声音。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