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下课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逛完清枫园快接近傍晚,载歌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于是,他们找了一家小店去解决一下饥饿问题。

“是我考虑不周,让你饿着了。”子宴看着面前大口大口吃的载歌,歉意又怜惜的说。

“没事。”载歌笑笑,安慰的摸摸他的头。

子宴眉头皱了一下,拿下她的手,“载歌,我不是小孩子,不要再摸我的头。”

载歌呐呐的收回手,“这不是习惯了么,一时改不过来。”

子宴看了看手表,轻轻抬眼看了下正在吃饭的载歌,然后看着外面渐渐阴沉下来的天空,笑了笑。

静静的长廊里,几几零稀的人影,载歌忧愁的看着黑下来的天,“子宴,好像要下雨了。”

分明的嘴角上扬,一把搂过柔细的腰倚在廊柱上,眼神带着调戏,“下雨,就不要回去了。”

载歌一愣,反应过来之后,脸色带着羞怒,推开他要走。

“我开玩笑的。”见状,子宴急忙拉回她,无辜的说。

“那还不走?”载歌瞪着他。

他不动,定定的看着她。

她脸上的羞红还没有完全褪去,头微微垂下,眼神飘忽不定,似乎不敢抬头。

“载歌。”他轻轻叫她。

闻声抬头,瞬间下颚被禁锢住,灼热的温度碾压上她的嘴唇,载歌下意识紧闭眼睛,之后又猛地睁开,开始挣扎。

子宴无动于衷,只是紧紧的抱住她,嘴唇一遍一遍碾过她的,叹息喊着载歌的名字,趁着载歌张嘴呼吸的时候,滚烫的吻重新覆上,并趁机进一步探进,生涩的揪住她的唇舌痴痴缠绵。

“载歌,这样的我们算什么?”

载歌把脸埋进他的胸怀,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只能依附于他。

紧抓着他胸前衬衣的手,轻轻松开,缓缓环上他的腰际,泪水渐渐涌出。

最后,她还是沦陷了是么?

是啊,如果不是这样,那她为什么要跟子宴做出这种事。

“我爱你,载歌。”

……

真的跟子宴谈恋爱了么?

可是为什么心里会觉得怪怪的?

以后要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子辰呢?

摇摇头,载歌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子辰跟她又是什么关系,不,她跟子辰不可能会是什么关系。

“载歌,你怎么了,一直翻来翻去的。”蓝卫迷迷糊糊的探下头来看载歌。

一直翻来翻去,都把她吵醒了。

“没事,你睡吧。”载歌感到歉意,便不敢再乱动。

“你课不多么?”子宴倚在教室门外,他在等她下课。

接过载歌的书包,拉起她的手,“大一的课并不多。”

学医的课真的不多么?

她甚至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

是一下课就来找她了么?

“比起s大,你更熟悉z大吧?”载歌笑道,他几乎只要没事就跑来找她。

“因为你在z大啊,能不熟悉么?”漂亮的星眸微微一弯。

载歌微微一顿,不知怎么回答。

“去哪吃饭呢?”他试着找话题聊。

“三号食堂吧,离着比较近。”

晚上十点多,载歌是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的。

电话那头,似乎是子宴的朋友,“子宴胃病犯了,在医院。”

载歌蒙了一会,反应过来之后急急忙忙的起床穿衣,赶去医院。

胃病?怎么会……

为什么她不知道子宴有胃病呢?

什么时候的事了……

他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床上。睡觉的样子有些孩子气,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病房里只有点滴的声音,幽静又刺耳。

“他怎么会有胃病呢?”载歌坐在床边,握着有些微凉的手。

“听医生说,他的胃病已经一年了,最近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吃不惯这里的食物,又发作了。”

“这里我来照顾,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载歌送走他的朋友,替他掖了掖被子,心疼的看着他。

一年……是高三那年么?

载歌是被自己设的闹钟吵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子宴正对着自己笑。

“醒啦?”他脸色泛着病态的白,嘴唇干干的。

“是不是也把你吵醒了?感觉好多了么?要不再睡会?”

他含情的看着她,她是不是照顾了他一晚上?拉过载歌的手,轻轻的将她抱在怀里,“载歌,我很满足。”

因为你一直在我身边。

“饿么?我去买点早饭。”

吃不惯这里的饭,也是,过惯了小少爷的生活,南北生活上也存在差异,水土不服是应该的。

载歌垂下眼,更何况之前就有胃病。

还是先给他买点稀饭吧。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