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载歌愣愣的看着他,怀疑她听错了,“你等我?”

  冰冷的手指触碰到她脖子上挂着的钻戒,轻轻摘下。

  被时间打磨的钻戒看上去更让人觉得珍贵,这是他十六岁生日的礼物,后来他送给她。

  遇到珍惜的人,就送给她。

  她是他一生想要珍惜的人,所以别无选择。

  她想要离开,他成全。

  因为他知道他会一直等下去。

  拉过她的手,想把钻戒戴在她的手上。

  泪水一滴一滴的流下,怔怔地看着无名指被套住。

  为什么?

  她这么伤害他,为什么最后还要选择她?

  子宴无力的笑着,紧紧抱住载歌,似乎有些惊喜,说话的语气有些不稳,“以后我就是你的了。”

  所以,以后再也不能随便丢弃他。

  “我等你回来……”

  载歌擦着越流越多的眼泪,在失控的前一刻,推开他,“不要等我,没有意义。”

  “是不是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会回到我身边?”

  点点头,抬头希望泪水可以流回去。

  “就算拿死来逼你也不会么?”他轻笑,喃喃。

  失去她,他存在有什么意义?

  载歌恐慌的看着他,不敢相信他在说什么。

  看着她惊吓的眼睛,没有血色的手指覆上她小巧的脸颊,“你怕我死么?”

  “那我等你回来。”

  冰凉的嘴唇覆上,闭上眼不想看怀里泪流满面的人儿。

  他居然用死来束缚她。

  初子宴,你怎么变得这么自私。

  可是,没有她,跟死有什么两样。

  他承认他自私,只要把她留在身边,让他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

  晴朗天空,万里无云,一道长长的飞机线划过。

  就像一道显眼却转瞬即逝的伤疤倒影在蓝天之上。

  子宴怔怔看着窗外的痕迹,无意识的摸过胸口。

  再见,五年后。

  窗外雨淅沥沥的下着,玉泽探头看了看对面看雨的人,心想要不要搭话。

  时针已经指到七点了,该回家休息了吧?

  “子宴,还不下班?”

  那边也会下这样的雨么?

  为什么还不回来?

  出神的望着窗外,干练的头发映出棱角分明的轮廓,白色的大褂显得穿着的人更加帅气。

  五年的时光磨砺出越发成熟的他。

  只是身边散发的氛围有些忧郁和冷淡。

  玉泽叹息,默默起身离开。

  已经习惯他每天加班到深夜,只是心疼他这么折腾身体。

  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从等待到期待再到绝望,你到底还在执着什么?

  院长办公室。

  “初主任,恭喜你啊,去法国交换学习的申请书已经批下来了。”

  院长和善的说着,进院两年就已经晋升到主任,这样的人才难得啊。

  现在还拿到了去法国当交换医生的资格。

  看着红色的钢印,仿佛下一秒就已经飞到法国。

  仿佛……下一秒就会见到她。

  是啊,何必这么执着。

  子宴轻笑,满是嘲讽。

  “恭喜啊,初主任,听说你拿到去法国的申请书了。”一群护士凑近他,害羞又忍不住兴奋的祝贺。

  子宴轻轻点头,“谢谢。”

  “要办派对庆祝嘛?”

  “不了。”轻轻拒绝。

  看着渐渐走远的高大身影,小护士们一阵失落。“初主任对我们好疏远啊。”

  “想追他都没信心。”

  “死了这条心吧,我听说初主任是有未婚妻的人。”

  “啊?我咋没听说。”

  “昨天啊,我不小心听到之前初主任负责的病人跟初主任表白,初主任拒绝时说的。”

  “可是,初主任进院两年多,都没见过有女人在他身边过哎。”

  “也是啊……”

第三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