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公园旁篮球场,两道帅气的身影吸引着过往的路人,就像当年一样。

  “恭喜啊,要去法国寻找幸福了。”玉泽一手抱球,调侃道。

  抢过球,转身投进。“你确定我去就能找到幸福?”

  说好的三年,她却迟到了两年。

  她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现在想来,当初拿死逼她的自己傻的让他忍不住唾弃。

  玉泽两手一摊,耸耸肩,“幸不幸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放弃不了。”

  说好不庆祝的,玉泽这爱凑热闹的家伙。

  子宴扶着发疼的额头。

  他喝酒了,喝了好多。

  但醉意只有一点点,忘记有多久没有碰过酒了。

  是高三那年?装作小大人一样偷偷喝酒消愁?

  还是两年前?她食言了,仿佛这一辈子都会消失在他生命里,只能拿酒麻醉自己。

  他告诉过自己,再也不会因为她碰酒。

  这次……去法国……

  苦涩的内心竟然透着甜味……

  所以他放纵自己喝酒痛饮,这次不是为了她,为了自己……

  为了自己可以见到她……

  小满楼一厢房里,子宴被同事一个挨一个的敬酒,个个都是祝贺他去法国的。

  玉泽只顾着和周围的女同事聊天,也不知过来解围一下。

  子宴半眯着眼,倚靠在座位上。遇到同事又过来敬酒,便装作醉状,不理会。

  “子宴的酒量不行啊,喝几杯就倒了。”

  然后,周围一片笑声。

  只有玉泽有所意会的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反正初大主任请客,最后我送他回家,不必担心。”

  看着空荡荡的公寓,玉泽皱眉。

  “你一个人可以?”看着有些醉意的好友,看来喝的也不少,“要不先去阿姨家住一晚。”

  摆摆手,子宴推门下车,“没事。”

  怔怔地躺在床上,房间的凉意和空静除却了他的醉意。

  伸手拿起桌上的相框,里面的人笑的灿烂。

  却,越发的让他觉得周围带给他的冷清。

  子宴难受的蜷缩起来,眼睛涩涩的。

  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就好了。

  过一段时间就可以看到她了。

  隔天,子宴便去办了签证。

  也许,老天在故意捉弄他,给他开了个大玩笑。

  浑身的血液都在奔腾,颤抖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嘴唇紧抿成一条线,子宴不可思议地看着那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柔顺的长发已经及腰,墨镜可以盖过半张脸,娇小的身影顺着人流往外走去。

  她回来了!

  她居然回来了!

  在他已经办好了一切要去法国的时候!

  隔着玻璃,子宴静静的跟在她身后,看着她。

  或许,一眨眼她就消失了。

  他们可能真的不适合,总是要分离。

  她似乎没有告诉别人回来的消息,不然也不会站在外面半天一直在打车。

  ……

  载歌愣愣的看着停在自己前面的车……和人。

  她甚至还没有准备好要怎么面对他。

  他说好巧。

  她怔怔。

  真的好巧,刚下飞机就碰到了他。

  他的语气好像遇见一个久违的朋友,波澜无惊。

  她想象过,也许见面他会激动的抱着她,说着你终于回来了。

第四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