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知道不是场相亲会,载歌明显放松了好多,渐渐跟楚天棋聊起天。

  直到,一抹身影停到载歌身边。

  载歌疑惑的抬眼望去,不看还好,看了差点呛着。

  载歌本能的立马起身,咳着说,“子宴,你怎么在这?”

  他脸色黑黑的,沉着脸看了眼她,“过来喝咖啡。”

  说完,便转眼打量着楚天棋,这个男人太陌生,不像是载歌周围的人。

  楚天棋也一脸玩味的回看他。

  “好巧啊。”

  这咖啡厅貌似离着医院很远啊。

  “约会?”

  如果载歌没有看错的话,现在子宴的眼里在冒着火。

  载歌咽咽口水,结巴的说着,“不是……就……就一个……朋友,今天……刚认识的。”

  “相亲?”话几乎是从嘴缝里挤出来的。

  载歌急忙摇头,“不是,真的就一个朋友。”

  这时,一旁沉默的楚天棋站起身,对载歌说,“看来载小姐还有事,那我先告辞了,改天再联系。”

  载歌点点头,“好。”

  改天再联系?

  子宴不高兴了,阴着脸,“看来是我打扰你们了。”说完,转身离开。

  载歌想解释,可是他没有给解释的时间就离开,看着空空的周围,载歌一阵失落。

  “我挂念她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可她呢?下一秒走近别人……”

  吧台趴着一个酒醉的男人,手里拿着空酒杯,醉意朦胧的双眼看向酒保,红润的嘴唇轻启,“麻烦再给我一杯酒,要纯的!”

  玉泽皱着眉,一手揉额头,一手扯住他,“给他多兑点苏打,少威士忌。”

  “不,只要威士忌!”

  “怪不得你会的胃病,要你这么喝下去,胃病都算轻的!”

  “一醉解千愁……我难过……”

  他本不喜酒,可是回首发现每次酒醉都是因为她。他俊美的脸庞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忧伤,唇线分明的一扯,透着难过和讽刺。

  玉泽冷漠的抬头看着酒保,“要是不想惹事,就听我的!”

  酒保看着气势不凡的玉泽,连连点头,不敢得罪。

  这个酒吧里估计没有不认识他们俩的人。

  把子宴送回去时,是载歌开的门。

  载歌有些尴尬的看着玉泽,然后看到倒在他身上的子宴,惊呼,“子宴怎么喝醉了?”

  “还不是拜你所赐!”玉泽不悦的看着载歌,“在这之前我一直都很敬重载歌姐,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问子宴为什么喝醉了?”

  “你觉得能让他喝醉的还会有谁!”

  载歌不可置信的看着醉倒的男人,一阵心疼。

  载歌和玉泽一起把子宴扶到卧室。

  “载歌姐,如果不喜欢,就放开他吧。”

  临走之前,玉泽转过身,一脸认真的看着载歌。

  “所有人都知道子宴很爱你,可你呢?”

  “如果爱他,就请珍惜他,毕竟像他能用生命去爱你的人并不多。”

  “如果不爱他,就给他个痛快吧,不要让他一直伤害自己了。”

  载歌呆呆的看着玉泽离开,轻轻的走到子宴旁边,蹲下,凝视着闭眼熟睡的男人。

第四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