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所有人都知道子宴很爱你。

  不要让他一直伤害自己了。

  子宴从小就喜欢你,其实我早有察觉。只是没想到已经到连当初我跟他父亲订婚戒指都送给你的程度。那是我送他的生日礼物,告诉他说如果遇到想要过一辈子的人时,再送给她。

  子宴跟你在一起,总是受伤。

  他为了你放弃自己喜欢的专业,甚至得了胃病,现在连生命都快搭进去了。

  就当为了他好,离开他吧。

  他是我的儿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次次的伤害自己。

  脑海里交叉出现玉泽和初母说的话,载歌难过的看着他,“他们都说,和我在一起,你总是受伤。”

  “可是,我是最不想让你受伤的人。”

  轻轻的吻落在子宴光洁的额头上,为他盖上被子,静静的退出房间。“晚安。”

  所有的勇气在还没有看到曙光前就已经懦弱的被击退。

  就像这五年,我不在你依旧过得很好,我的到来只会让你徒增烦恼。

  窗帘被拉开,刺眼的光线照的子宴难受,缓缓睁开不适应的眼睛。

  她像是站在光影里的天使,白色的连衣裙随风飘起,柔顺的长发安静的贴在后背,她背对着他,拉窗帘的双手展开。

  就像……展翅飞翔,离他远去的天使。

  子宴一惊,猛地起身,伸手拉住她。

  载歌回头,“醒了?”

  她关切的走近他,探究道,“头有没有疼?我给你煮了醒酒茶,一会起床去喝。”

  她要走,子宴执意的拉住她,“载歌。”

  他太了解她,每次要离开的时候总是能轻易察觉出来,可是为什么就是感觉不到她爱他呢?

  “载歌,我重新追你好不好?不管你接受不接受,都不要再一声不吭的走掉好不好?”我怕我没有勇气去接受你再一次离开的事实。

  我重新追你好不好?

  载歌怔住,眼泪没有预兆的落下。

  “我到底哪里让你值得这么做?”这个男人总是让她觉得心痛,他为什么会这么执着。

  “你是我的生命。”

  他那么用力的拉她,把她扯进怀里,紧紧圈住,生怕她会离开。

  “我已经不是当初冲动的男孩了,现在我可以给你我的一切,可以给你一个稳定的家。”

  一个稳定的家。

  载歌紧紧握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束缚灼烫着她的皮肤。

  载歌咬着唇低头,难过至极,她总是太懦弱。

  子宴握住她的右手,大拇指抚摸着那颗闪耀的钻石,“你也舍不得对不对?所以你没有办法割舍掉它。”

  载歌勉强的从他怀里挣脱,背对他,“你先起床,去醒醒酒。”

  等子宴梳洗完,载歌正在厨房做着饭,子宴慢慢走近,小心的端详着她,娇小的身影看上去有些落寞。

  轻轻靠近,从背后抱住她。

  载歌浑身一僵,继续做着饭,任由他抱着。

  见她没有反抗,子宴将头埋进她的脖颈间,用短碎的头发抚弄着她的脖子。

  “我们结婚吧。”他的闷闷的,很久之前就希望她能一直留在他的身边为他洗衣做饭。

  “子宴别闹,我在做饭。”僵了一会,载歌推搡着他。

  子宴不听,猛地将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对着他,迅速抬手固定住她的下巴,火热的吻以不容抗拒的气势落下来。

  载歌紧抿着唇,挣扎着,奈何两人的力量相差太多,载歌的挣扎无济于事。

第四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