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不想走就留下,难过是自己的。”

  子辰还是找到了他,在他身边坐下,陪他一起沉默。

  良久,子宴才开口,“哥,你放下了么?”

  “哥,有时候我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对待感情果断一点。”

  “哥,我放弃了。”

  “这一年就当活给我自己的,我想忘记她。”

  口袋的电话响了,子宴接起。

  是母亲。

  初母焦急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子宴呐,你在哪啊,妈妈怎么没看到你?”

  “没事的,不是说了不让你们过来么。”

  “你第一次出国,妈妈怎么能不去送你呢?你在哪啊?”

  “妈,真的不用。”

  “你赶紧说,”初母急了,对子宴说话的语气也硬了许多,“我跟你爸都等着呢。”

  一听母亲生气了,子宴妥协的说了地方。

  见到儿子,初母又喜悦又伤感的对他说了一大堆话,无非就是嘱咐他一些事情,“到了法国,要注意身体,要按时吃饭,交换完了咱就回来,听见了么?”

  子宴一一点头回应着,没有看见想看见的人,心里一阵失落,又不禁嘲笑自己,这种失落的心情你不早该适应了么?

  肯德基窗户旁,载歌呆呆的看着被拉长的飞机线,用手轻轻地在玻璃上描绘着。

  再见,子宴。

  这次换我送你了。

  楚天棋刚下飞机就看到了这一幕,虽然有些惊讶在这种场合下遇见,但是看到的第一个熟人是她,心里竟有些暖暖的。

  直到走近,楚天棋才意外的发现,那个女孩在哭。

  她在哭。

  却很安静。

  楚天棋掏出手帕,递过去,“我想你应该需要它。”

  听到声音,载歌慌忙回神,忙不迭的擦掉眼泪,淡笑着说:“楚先生,让你见笑了,看到这样的我。”

  楚天棋挑挑眉,看了眼窗外,“是发生什么事了,或者我可以帮到你?”

  这句话听得载歌有些恍惚。

  如果连我自己都放弃了,谁还能帮到我?

  随后,载歌笑着摇摇头,“没事,不用,谢谢。”

  谢谢。

  总是对他这么客气,楚天棋轻笑,有些无奈。

  “那需要我送你回家么?”看到载歌刚开口,他便知一定是拒绝的话,楚天棋及时打住了,“不要再拒绝我了,你忍心么?”

  窗外的飞机越来越远,窗边女孩的眼里还有些湿润,她正尴尬的笑着。

  那麻烦楚先生了。

  楚天棋又是一阵轻笑,星眸里带着无奈。

  他的记忆力一向很好,所以走了这一遍路,楚天棋就记住了。

  下车时,载歌一直纠结要不要请他去家里坐一会,可是她内心还是不太情愿的。

  更何况这是子宴的家。

  似乎看出载歌的为难,楚天棋倒是善意的给她解了围,“既然把你送到家了,我的使命就完成了,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载歌更囧了,“那谢谢。”

  当钥匙插进锁孔里时,载歌犹豫了,这个房间她有些不敢进了,里面只有冷冷的空气和没有生命的家具,再也没有那个虽然有些冷淡但会默默照顾她的的男人了。

第五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