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第四节

  婷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七点了,婷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在响的宿舍。此时的响正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香,小嘴微微往上扬,似乎在作什么好梦。婷轻轻地亲吻了响,响也没发现。婷便慢慢摞动被响枕着的右手,此时一股麻痹的感觉。婷缓了缓再次摞动,可是响是感觉婷要离开便醒了。揉揉眼睛问:“你要去哪了?”婷怕响醒,便再次抱紧响,轻轻地拍着响后背。响慢慢又闭上眼睛,婷见响又睡着了便小心翼翼摞动。最终响还是醒了,婷也只好老实交代:“我该起了,要去晨练去了。”响听后特别霸道说:“不许去!”婷不解响为何这样,以为响不想自己来开她,便耐心说:“怎么了?你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的,今天怎么就这样呢?”响听后很伤心,伤心婷是这样看自己,这么不了解自己,低头不语。婷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便亲了亲响额头:“那你能告诉我原因吗?我不是不讲理的人。”响看着婷,眼里透露着对婷的疼爱,手轻轻抚摸着婷额上的伤口:“我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我不让你去,是怕你再次撞到伤口。想起你昨天受伤流血,我很害怕,你能明白吗?”听到响的这番话,婷心里很不是滋味。婷第一次响别人敞开了心扉:“白痴,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这个晨练除了是我多年的习惯外,还是我对爸爸的一种思念。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就天天领着我晨练。这里面除了有我爸对我教育和疼爱,更是我对我爸的一种思念。所以,这么多年我都坚持晨练。你能理解我吗?”响听后能理解婷,但是也不放心婷一个人去:“你可以去晨练,但是我也要去!”

  婷和响洗漱后一起到学校操场,简单热身后,婷就开始先跑步,响在一旁玩点简单的健身器材。可以她并不专心,双眼一直看着婷。二十圈后,婷大汗淋漓的,响递给水,婷咕噜咕噜地喝着。响趁着婷在喝水,用毛巾给婷擦擦汗。婷惯性直接用手粗鲁地擦,响一手打住婷。生气地说:“还好我跟着来了,你这样擦汗很容易碰到伤口,而且汗容易感染伤口的。还说照顾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婷觉得响很啰嗦,像一个老妈子似的,便打趣:“哟,你怎么像个老妈子似的。我以后叫你嘛嘛好啦,嘛嘛!”响知道婷在开玩笑:“没办法,谁让我有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大宝贝,能不操心能不啰嗦吗?”婷听后,无心说:“如果是这样,别劳累你了,咱们这就算了。”响以为婷是认真的,眼睛红润起来,眼泪顺着脸就流下来了。婷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立马抱着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开玩笑的。你这么疼爱我,我怎么舍得放手?!”说完便给响擦擦眼泪,响还是伤心的看着婷:“以后咱们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说分手之类的话,可以吗?”这种话很容易冲口说出,却是很伤人的!”婷点点头:“我答应你!”把响哄好后,婷在一旁进行跆拳和柔道基本动作的练习。响在一旁看着婷,心里想起以前发生的事。也很欣慰能和婷在一起,或许只有女生和女生之间,才会如此包容和理解对方的思绪和缺少的安全感。

  晨练结束后,婷让响先回宿舍,自己去弄点早饭。可是周末学习食堂是不供应早饭的,而附近有早饭供应的小卖部也比较远。不过婷能这么安排,响相信婷能有办法解决。便乖乖听话自己先回宿舍,婷转身就跑。响会宿舍后,简单洗洗便打算给婷收拾收拾背包。背包一打开,一股汗馊味。响把婷的跆拳道袍拿出来,看见上衣上的血迹,想起昨天婷受伤的情节,心里一阵刺痛。衣服上的血迹做了简单处理后,只能先泡着。然后又从背包里把昨天婷换洗的便服拿出来,洗之前,先摸摸各个口袋里有没有东西。结果真有一张纸条,这张纸是婷领取昨天奖金的收据。婷好奇打开看看,税前五万。响并没有因此而开心,相反更加心疼婷。她知道婷每场比赛都是冒着受伤的危险而去,响将纸条放回背包里,便继续洗衣服。

  半小时左右,婷拎着早点回来了,在门口大喊:“开门,好烫。”响听到是婷的声音,赶紧开门去。开门后,看见面前站着一个人。是婷,婷双手拎着一大盘餐蛋面(餐蛋面是港澳茶餐厅早餐的常点的食物,因为制作简单又快捷,在港澳地区生活节奏快的地方,是很受欢迎的。广州临近港澳地区,这些快捷食品也是比较受青年人喜欢),俩胳肢窝个夹着一瓶牛奶。样子特别滑稽,响忍不住捂着嘴笑。婷无奈的看着响:“你能帮忙拿点东西进屋吗?”响此时忍住不笑,却是使坏说:“我是帮你拿面,还是牛奶?”婷更是无奈,知道响在使坏:“当然是面!”响伸手取了牛奶,回屋后响哈哈大笑不停。响将早餐放在桌子上,便去拿餐具。这时婷发现背包空了,里面的道袍和衣服不见了,再看看小阳台,衣服都晾着。婷知道响给洗了,然后从钱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响拿完餐具回来后,拉着婷在餐桌旁坐下:“衣服给你洗了,可臭了。道袍上有血迹,比较难洗,要先泡会儿,等下吃完早饭,我再给你洗。保证雪白雪白的,跟新的一样。”婷坐着看着响,从小到大,除了母亲,没人这样对自己。她觉得自己刚才作的决定没错,便拉着响,示意坐在自己大腿上。响坐下后还和婷开玩笑:“怎么?又想说我像老妈子吗?宝宝。”婷摇了摇头,从兜里取出刚才的那张卡,递给响。响不明白婷为什么这么做,没敢接住。婷硬塞响手里:“这是我比赛的奖金卡,里面有我这么多年赢的奖金。我还另一张卡在我母亲手里,那张是我的工资卡,对里发的工资和兼职的工资,还有我出赛对里补贴的出场费。我把这张卡交给保管了,以后你要用,不用和我说。”响对婷这一举动是理解,但是表示不能接受。婷抱着响:“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了。”婷再一次和响表明自己对响的重视和信任,响也紧紧抱着婷。

第三章 第四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