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想赌一把

  从财务室领完这个月剩下的工钱,依凡和三斤垂头丧气的往外走,两个零时工结束了他们在码头三年的机修工作。亦凡拍了拍三斤的肩膀,抱歉的说;“连累你了三斤。”

“反正这儿没有你做伴,待着也没意思,到哪儿干不是干,我现在最想干的就是先大吃一顿。”胖三斤咧着嘴打着哈哈。

“然后大睡它三天,哈哈。”亦凡随声附和。

“走”说着三斤拉着亦凡就要离去。

“等等。”二人转头望去,不远处师傅老郭和财务室的秘书刘娇娇急速的赶到二人面前。

见到双鬓发白并且气喘吁吁的老郭,亦凡二人一阵心酸。

“这个月过去你们可就转正了呀,名额都报上去了,我知道三年来你们一直受着委屈,为什么不能再忍过这个月?一旦转正你们的工资就可以翻倍了呀,唉~。”师傅的一声叹息,让二人顿感忧伤,从中专毕业进厂以来二人就一直跟随老郭学习机修,三年间老郭不仅在工作中毫无保留,倾囊相授,更是在生活给了他们很多帮助,年前还帮他两物色对象,安排相亲,可以说是操碎了心。老郭身旁站着的娇娇也是他们的在工厂认识的好友。因为他两是月光族,每次发薪,娇娇都会提前通知他两钱什么时候到账,每次都告诫他两要省点花,可是每次还没到发薪水的时候,他两总会过来问钱到账了没,就这么一来二去混熟了,有时候二人故意因为薪水的事过来问这问那,其实就是想找她说说话。虽然娇娇长的并非倾国倾城,但是清纯的气质加上温柔的性格还是俘虏了工厂很多年轻小伙的心,可是几年来虽然经常听说各种追求她的奇葩故事,但是一直没有听说她谈恋爱。

“我希望你俩能冷静的再想想,毕竟有份稳定的工作是十分不容易的。”娇娇顺着老郭的话做着最后的努力。

“别再劝了,已经没办法回头了,师傅,谢谢三年来您的提携,是时候出去闯闯了,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亦凡走过去握着师傅的手,接着说道;“如果混出一番事业,一定会回来报答师傅的恩情。”

老郭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如果觉得外面艰难,需要帮助的时候,记得回来找师傅。”

“去吧。”老郭摇了摇手,背过身去。

“师傅!”二人叫完最后这声师傅便转身离去,眼中噙着泪水,身后的娇娇望着二人的背影欲言又止。

吃完晚饭,已近八点,亦凡二人从饭店出来天空已经繁星点点,这顿饭二人痛诉三年的苦水,足足吃了有六个小时,大街上二人搭着肩向合租的小屋走去。三年来二人一直住在临港市旧城区,那里有很多因拆迁问题没有谈妥的旧房子,正因为这样房租的价格也是临港市周边最便宜的。但是近年来随着房价的上涨,房租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为此亦凡二人在旧城区换了搬了数次家,几个月前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前些日子房东太太还通知他们要涨房租,还要求他们尽快把这个季度的房租交齐。

上了楼,三斤拿出钥匙准备开门,但反复尝试多次三斤也没有把房门打开。

“才喝了几瓶啤酒就醉了,不行就换我。”亦凡在三斤身后催促的说道。

“不对啊,我感觉这锁好像换了。”三斤一边捯饬钥匙一边犯着嘀咕。

“不能够吧,我看看。”说着亦凡凑上前去。

“别费劲了,锁我已经换了,这儿你们不能住了。”房东太太的声音忽然从楼梯间想起。黑灯瞎火的吓了二人一跳。

点亮楼道里的灯,房东张先生和太太从楼道里间走了出来。这位张先生名叫张建,太太叫刘钗。一个“建”,一个“拆”,难怪他们房子时至今日依然不能顺利拆迁,俨然从名字这就不吉利。

看到房东,三斤气不打一处来的问道:“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们就突然把锁换了?”

“你们付的房租只够住到上个月,你们押金冲抵这月房租和水电费,我想你们也没什么说的,这间房我已经租给了别人,你们可以走了。”刘钗双手插腰一脸嫌弃的说道。

“房东太太,我们还想续租啊。”亦凡欲挽回局面、

“可是我不想租给农村来的山炮。”刘钗嘴角一撇。

“你说什么!”三斤已然怒了,欲上前与刘钗理论,被亦凡从后一把抱住,吓得房东夫妇倒退两步。

“那也请让我们进去收拾好行李。”亦凡冷声说道。

“行李已经堆在一楼后面的杂物间你们自己去拿吧。”刘钗指了指楼下,声音不敢像先前那样嚣张。

带着愤怒的心情从杂物间翻出已经弄脏了的行李,三斤克制不住自己就要冲上楼与他夫妻二人搏命。亦凡一把拉住他说道:“事已至此,你这又是何必?”“欺人太甚。”三斤怒气未消。

“走吧,是他们想要涨房租,离开是迟早的事。”亦凡无奈的叹着气,拉着三斤往外走去。

此刻楼上房东二人用带着轻蔑的眼神望着他们落魄的背影,三斤则边走边回头怒目而视,直至小屋消失在茫茫的夜幕当中。

拖着沉重的行李,亦凡二人在大街上茫然的走着,刺骨的海风迎面吹来,打了一个寒战,亦凡停下了脚步,望着街边闪烁的霓虹灯陷入了沉思。自从离开老家外出求学,七年间省吃俭用,吃苦耐劳,干过各种心酸的工作,现如今却混了个颠沛流离,无家可归,惜哉,痛哉!挫败感深深地刺痛着亦凡,一旁站着的三斤仿佛读懂了亦凡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还有我陪着你。”

但亦凡却幽幽的说道:“我命由我,人定胜天。”

“什么意思?”胖子一脸不解。

“三斤,我想赌一把,现在的我什么都可以输,也什么都输的起,因为我已经没什么可输的了,只有贱命一条,我想和老天赌赌是不是这辈子就只能这么一直烂下去。”亦凡抓着胖子的肩膀,激动的说道。

三斤诧异的望着亦凡问道:“我身上就只剩两千了。”

“我还有三千,我们就利用这最后的钱豪赌一把,赌我们俩全部的未来!”亦凡疯狂的说道。

“好!霸气,疯就疯吧,今晚我们就去全临港最大的地下赌场‘射日'碰碰运气,如果小爷今晚死不了,那明天太阳还照样升。”胖子这回也疯了。

“走着,让我们荡起双腿。”搭着三斤的肩膀,二人一路引吭高歌向‘射日'进发!

我想赌一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