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圣母玛利亚

  在机场一个热狗店的门口,亦凡从人群里找到了小阿卜杜拉,他正直勾勾的盯着店老板手里的热狗,看起来好像是饿了。毕竟还是个孩子,亦凡摇摇头一边责备他不听话乱跑,一边掏钱帮他买早饭。

依林找到了亦凡,将刚买的汉堡递给亦凡,并告诉他危险解除了,机场已经恢复运转,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事先计划好的城市反恐演习,用来考验在突发状况下政府部门和军队的应急反应能力。说着说着依林才发现亦凡身边多了个吃的满脸是油的小朋友。

依林:“这个小朋友是?”

还没等依林回答,小阿卜杜拉抢先说了一通,依林耐心的听着,不时的点点头,最后还抿嘴轻笑。亦凡却听的一头雾水,转头望向依林。

“没想到,你还挺有爱心的嘛,这个小阿卜杜拉还挺喜欢你的,但是他一个人离家出走实在太危险了。”依林的声音柔软悦耳,如空谷幽兰般动听。让亦凡一扫心头的阴霾。

亦凡:“这个小家伙,胆子不是一般的大,跑了好几个国家,最后身无分文,只能逗留在机场。对了,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把他送回家,交给你们大使馆我比较放心。”

依林:“放心吧,你不说我也会帮忙的。”说完依林弯下身温柔的和小阿卜杜拉沟通起来,亦凡想她一定是在问小阿卜杜拉是那个国家的人,家住在哪儿云云……

这时候,亦凡的手机响了,亦凡接通电话,电话那一头,嘉嘉正焦急的询问亦凡在机场的方位,隔着电话亦凡都听得到三斤大声呼喊他得名字。这一刻他才觉得这个声音是多么的亲切。在机场大厅门口,亦凡老远的看见嘉嘉和三斤,亦凡朝他们招了招手,三斤看到以后飞快的奔了过来,兄弟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另一边,看到从小就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嘉嘉姐姐,依林再也没能控制住自己躲在嘉嘉的怀里抽噎着。

三斤:“兄弟,你怎么样?没受伤吧。昨晚大街到处都是游行的市民,交通被堵得水泄不通,警报声,汽笛声,叫喊声到处都是,我们在海关大厅一直没敢出去,一时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联系不上你,直到今天早晨才听说在搞什么演习,整个一夜就像经历了一场战争。”

亦凡笑着说:“我不是好好的嘛,你怎么样?昨晚没被吓着吧。”

三斤:“哪能啊,这点小阵仗,开玩笑,哼哼。”

“是吗?”一边的嘉嘉冲着三斤翻着眼睛说道:“昨天晚上谁一听见爆炸声,吓得躲在桌子底下,拉都拉不出来,还在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写什么临终遗言。”

亦凡哈哈大笑:“不至于吧,三斤,你有这么窘?到底写什么临终遗言?说说。”

嘉嘉接着说:“大意应该是和家人朋友告别,还特别提到什么圣母玛利亚,没想到他还有宗教信仰,就是这个字写得真心的丑。”

亦凡:“圣母玛利亚!我去你个死胖子,你是不是还写了苍老师?”

嘉嘉:“咦,你怎么知道的?”

亦凡正欲回答,三斤一把捂住亦凡的嘴,生怕亦凡揭了他的老底,一边的依林也被逗乐了,竟笑出了声。这时候三斤才注意到站在嘉嘉身边的美女。

三斤:“亦凡,这位美女不会就是大使馆的同志吧。”

亦凡:“是的,昨晚多亏了她找到我。”

罗依林:“你好,我叫罗依林。”依林优雅的和三斤打着招呼,虽然眼角的泪还没有干,但梨花带雨般的娇美让三斤看得不由自主的惊叹道:“此女只有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睹。”

罗依林听完以后呵呵直笑,一边的嘉嘉则对小阿卜杜拉感起了兴趣,不停的问他的来历,一行人聊了好一会,最后嘉嘉和亦凡就此次送货的相关文件和依林进行了仔细的核对,文件齐全以后,四人又闲聊了一会,这时依林看看手表,抱歉的和大家道别,大使馆还有工作需要处理,大家就此别过。依林牵着小阿卜杜拉和大家挥手道别。

望着依林远去的背影,亦凡的心里默默叹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看到亦凡依依不舍的眼神,三斤悠悠的说道:“都走远啦,还看?你小子眼光挺贼啊。”

亦凡不以为是,三斤正欲问个究竟,可是嘉嘉打断了他,扭着他的耳朵扭头就往机场外走,亦凡则跟在后面偷笑。

约旦地势西高东低。西部多山地,东部和东南部为沙漠。沙漠占全国面积80%以上。约旦的铁路并不发达,陆路运输主要依赖公路。公路总长8000公里,已基本建成沟通全国城乡的公路网,公路基础设施良好,但在部分僻远路段,仍有路段难以通行。

从安曼出发,沿着约旦境内的高速公路,可以看到十几辆重型货运卡车正飞速穿越沙漠往东北方向行驶。周围黄沙漫漫,一望无际。

在头辆卡车驾驶舱内,嘉嘉拿出地图,仔细地画着他们目前的方位,亦凡拿着罗盘在一边配合,嘉嘉告诉亦凡和三斤,他们这次的交易地点是在约旦边境的一个叫“拉什”的小镇,约旦政府在小镇周边建立了临时的难民收容所,他们的任务就保证这批物资交到联络人手里,全程总共600公里,他们需要日夜兼程,争取在第二天的中午之前到达目的地。交待完任务的相关内容,嘉嘉还在进行着地图作业,一旁的三斤则兴奋异常的左顾右盼,虽然昨天一夜没睡,但他一点也不困,从小到大他从没有看到过这么一望无际的沙漠,他十分感兴趣的用手机软件向司机(土生土长的当地人)问这问那。而亦凡则望着窗外怔怔的出神,他回忆着和罗依林见面后的每一个瞬间,久久难以忘怀。

突然,前面的司机一个急刹车,所有人的身子都往前一倾,随即大家都抬起头往前望去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远处几个交通警察叫停了运输的车辆,要对车上的货物进行例行检查。所有的卡车都停靠在路边等待检查。嘉嘉从车上走了下来和前来的边检人员进行交涉,除了相关证件,边检人员要求开箱检查货物。亦凡和三斤都下车帮忙卸货,前五辆车里放的都是便携式的食物,有罐头,压缩饼干,功能饮料等等。边检人员检查的非常严格,仔细。但这样的检查也威胁到了食物的质量,因为每辆卡车都是低温存储这些食物,但是现在沙漠里的气温非常高,打开的时间与越长食物变质的可能性就越大。当检查到第六辆车时,嘉嘉申请边检人员停手,因为后面的车辆里存放的都是药品,药品对存放温度的要求更高,如果一旦温度失控,这些药品很有可能失效。边检人员没有接受嘉嘉的申请,毕竟按照要求他们是要全部开箱检查完以后,没有问题才能放行。然而嘉嘉却一再坚持,亦凡和三斤也死死护住卡车货箱的车门。情况让边检人员很难抉择,毕竟这批货物是受中国大使馆审批的,如果强行检查可能会引起国家之间的纠纷。无奈之下边检人员只能打电话请示上级。

不一会儿一辆警车从公路的远端驶来,所有边境人员都站到两边,看到这种情况不用想也知道来的人一定是这里管事的。当车门打开以后,所有的边检人员都齐刷刷的敬礼,一个穿这穿着皮夹克叼着雪茄的老头从车里探出头来。一边的三斤好不容易挤到前排想看个究竟。

忽然他大叫一声:“穆大叔!”

圣母玛利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