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把手举起来

  看到三斤口中的“穆大叔”,亦凡和嘉嘉都吃了一惊,“穆大叔”也看到三斤一行人。眼中也闪过一丝惊奇,他朝三斤点点头,转头听着身边检查人员的汇报,然后“穆大叔”把嘉嘉叫到一边仔细的询问了货物的情况,当了解完基本情况以后,“穆大叔”和随行的人员商量起来。

由于情况并不明朗,亦凡焦急的问嘉嘉:“如果他们坚持要检查,我们该怎么办?”

嘉嘉:“我刚刚已经打电话给依林,让她通过当地的大使馆想想办法,但是这可能需要时间,现在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拖时间,越久越好。”

三斤凑过来说:“怎么个拖法,他们有枪!”

亦凡也点点头说:“现在是在国外,如果我们拖延他们执法,万一把他们激怒了,扣车不说,我们可能还要被抓,那样就麻烦了。

就在三个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穆大叔”走了过来和嘉嘉沟通刚刚他们讨论的结果。一边的亦凡和三斤虽然一句也听不懂,但还是聚精会神的听着。

简短的交谈过后,嘉嘉长长的舒了口气,高兴的和“穆大叔”握了握手,一边的亦凡和三斤焦急的问怎么样了。嘉嘉告诉他们,由于我们的手续齐全和货物本身的特殊性,“穆大叔”已经说服当地的检查人员后面的车免检,只不过他们的工作人员会对我们的车队保持监控。三斤和亦凡听到这也长舒一口气。三斤兴奋得主动要和“穆大叔”握手,可“穆大叔”则选择拥抱美女嘉嘉,弄得三斤一阵尴尬,亦凡则在一边傻笑。

公事办完以后,天色渐晚,“穆大叔”再次盛情邀请大家去他家做客,三斤一行人本来也已经又累又饿了,所以欣然前往。

警车在前面开道,十几辆重卡紧随其后,一路上经过的关卡都一律放行,畅通无阻。在茫茫的沙漠尽头,城市的轮廓已经渐渐显现。在警车里,大家又聊到了“穆大叔”和三斤在飞机场惊天动地的呼噜。都笑得很开心。车队穿出沙漠,进入城市,十几辆重卡被安排停靠指定的空旷区域,嘉嘉一行人随“穆大叔”来到他家做客。

穿过幽静的环形小道,在树荫环绕的尽头,来到个独具阿拉伯特色的小楼前,望着白白的圆形拱形楼顶,第一次见到如此奇特的建筑风格三斤一行人都感到十分好奇。在约旦,大多数的建筑都带着典型的“伊斯兰”风格,伊斯兰建筑尽管独树一帜,但在初期形成里,无疑还是受了拜占庭建筑和建筑师的诸多影响。而拜占庭建筑的伟大,在于它们解决了古罗马建筑悬而未决的问题——如何在方形基座上搭建一个完整的半圆穹顶?是拜占庭人,创造了独特的结构形式——帆拱。而“穆大叔”的家就是这栋带着“帆拱”的小楼。

夜初上眉梢,在宽大客厅里,“穆大叔”换上传统的阿拉伯大袍并加戴头巾款待来宾,约旦人好客,但约旦人不饮酒,所以以茶带酒,“穆大叔”敬了嘉嘉一行人,在席间大家畅所欲言,不仅谈到两国的文化风格,饮食习惯,生活乐趣,同时也聊到周边国家的战乱。因为战乱,许多难民不得不逃往国外,同样的约旦出于人道主义收留了部分难民,这样也给当地的治安带来了极大的隐患。作为这一地区的治安负责人,“穆大叔”也为此感到困扰。嘉嘉一行人告诉“穆大叔”她们此行就是要去边境一个叫“拉什”的小镇,在那里进行货物交接,这时候“穆大叔”却告诉他们一个不好的消息,由于难民的不断涌入,拉什的治安不算太好,前几天,还发生几起当地人和难民的冲突事件。说到这,嘉嘉询问“穆大叔”从这到拉什还有多远,按照他们的速度还有多久才能到达,“穆大叔”告诉她们这儿离拉什已经不远了,如果走大路大概还有250公里,如果选择走山路,会近80公里,但是山路比较崎岖,夜晚行驶不是很安全。听完以后,嘉嘉想了想,目前所有的司机都已经很累了,为避免疲劳行驶她考虑休整一晚,明早起行,这样的话她们不仅可以避免夜晚行车的危险,也可以让大家补充补充睡眠,嘉嘉把想法告诉了大家,亦凡和三斤没有疑义,“穆大叔”也表示赞成,同时告诉嘉嘉明天他会安排一个向导陪她们去拉什,同时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嘉嘉,并告诉她如果在拉什遇到任何危险,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她,嘉嘉一行人十分感谢,并告诉“穆大叔”下次去中国的时候一定要去找她们,也让她们好好尽尽地主之谊。整个晚宴在非常的愉快的气氛中结束。晚宴结束以后,“穆大叔”带大家在城市里面逛了一圈,并邀请大家吃了当地的甜点,约旦人酷爱吃甜食,所以甜点非常有名。本来就喜欢吃甜食的嘉嘉,展现了惊人的战斗力,平时吃饭温文尔雅的嘉嘉在美食面前也放弃了淑女的形象,连三斤这样的吃货都自叹不如。

由于“穆大叔”的家人都外出旅游了,所以家里空出了很多房间,在“穆大叔”的一再坚持下,三斤一行人晚上就寝在“穆大叔”家,三斤和亦凡一间,嘉嘉住在对门的另一间。连日的奔波让大家疲惫不堪,所以都睡得很香,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三斤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小便,可是在偌大的屋里转了半天也没找到厕所,房屋结构和内部摆设和国内比差异太大了,由于实在憋得难受,三斤跑下楼,准备到屋外找地方解决,忽然他听到一楼有水流的声音,三斤想一定是“穆大叔”在用水,正好可以问问他厕所在哪。寻着水声三斤穿过走廊来到一个像厨房的地方,在厨房的隔壁有一个拱形门,看起来很别致,好奇的三斤轻轻推了一下,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里面雾气环绕,跟王母娘娘蟠桃会似的。三斤什么也没看清,刚想退出去,朦胧间就看到一个美丽的身体飞快的转身将白白的浴巾套在身上,瞬间过后,一张美丽的脸庞出现在三斤面前。还没等三斤言语,一只玉手啪的一下把三斤摁在了墙上。

“误会,误会,我就是来找厕所的。”三斤赶紧解释。可是眼前的人没有任何回复,三斤心里一沉,完了,完了,万一是“穆大叔”家人回来了,这会儿又听不懂他说什么,自己岂不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想到这,三斤赶紧呼喊嘉嘉的名字。

“我都没叫,你叫什么?”此时三斤听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雾气消散了些,三斤定睛一看,原来是嘉嘉,自己做梦都想看的场景,这么快就实现了,三斤看到雪白玉肌,出水芙蓉般的嘉嘉,突然发现一股热流往鼻孔里直涌。

嘉嘉白了三斤一眼说到:“还看?还不出去。”

三斤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转身,依依不舍的捂着鼻子出去了。从浴室出来,三斤才发觉自己心脏跳得飞快,一股暖流从鼻子里流了出来,我靠,流鼻血了,三斤无奈的仰着头举起右手,防止血继续往下流,可是内急还是没有解决,没办法三斤只能到屋子外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刚回屋,就看到换好衣服的嘉嘉从浴室走出来,带着沐浴后迷人的香味。三斤立马再次仰起头并举起右手。

看着三斤奇怪的举动和唠唠叨叨的解释,嘉嘉什么也没说,而是淡定、自然、优雅的抖了抖飘逸的长发转身向楼上走去。

身后三斤将左手也慢慢的举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往楼上走去!

把手举起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