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就会这一句

  一声晴天霹雳,让正在清点货物的嘉嘉吃了一惊,她飞快的奔到清真寺前,看到所有人都还愣在原地,只有三斤指着不远处爆炸的烟雾一脸不可思议的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这时候亦凡忽然明白了哪儿不对劲,冲嘉嘉指了指一边散落的货箱。嘉嘉冲到货箱边,砸开锁,翻开上面叠放所谓“药物”的隔层,下面显现的东西简直让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一边的亦凡看到一个个黑色的组件整齐的排列着,他虽然第一时间不能判断这是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药品。这时候一边的“穆大叔”和随行人员将周边正在搬运的箱子全部打开, 展现在大家面前的东西五花八门,但是全部都不是药品。

三斤一脸惊讶的问嘉嘉:“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嘉嘉虽然震惊,但还是冷静的说:“这些东西都是用来组装枪支的备件,还有防弹衣,手雷,和各种口径的子弹。”

话音未落,在场所有的约旦警察全部举起手枪对准嘉嘉三人。三斤和亦凡面对眼前的一切完全不知所措,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三斤和亦凡就被摁倒在地上,双手抱头,手枪结结实实的顶在他们的脑袋上。只有一边的嘉嘉举着手大声的说着什么,一边的警察都相互看了看,依然举着枪对准董嘉嘉,这时候“穆大叔”走了过来,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嘉嘉。嘉嘉点了点头。

此时在约旦首都安曼,刚刚吃完午饭的依琳正在办公大楼旁边的咖啡厅和同事们一起品尝甜点,忽然手机铃声响起,还是个陌生的号码,依琳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好,请问您找谁。”依琳习惯性的问道。

此时的嘉嘉强压着紧张情绪,尽可能平缓的说:“依琳,是我,我是嘉嘉,我有很紧急的事找你。”

依琳忽然感觉事情的严重性,因为从小到大无论发生多紧急的事情,嘉嘉都没有用这么急迫的口吻和她说过话,在她的眼中嘉嘉绝对是一个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人。而此时这通电话让依琳联想到这次运输过程一定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于是赶紧回到;“怎么了,嘉嘉,我仔细在听。”

嘉嘉:“长话短说,货有问题,里面掺杂了枪支弹药,数量不明,请你帮忙赶紧查一查货物的来源!”

听完嘉嘉的描述,依琳不由自主的陷入恐慌,她忽然联想到一个星期前为这次运输来找过她的马卡诺夫,当时他额外给了嘉嘉一个文件袋,并嘱咐她在交接之前千万不要打开,依琳本来是想在机场将文件袋转交给嘉嘉,但是由于在机场那一夜演习的折腾竟然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想到这她告诉嘉嘉不要挂电话,等她几分钟,依琳飞速的奔回办公室打开公文包,找到文件袋,撕开封条看到里面有几页文件,全是用俄文写的,嘉嘉仔细读了起来。文件的内容其实就是一个货物清单,清单中除了有大家知道的食物和药品,还有近2000条枪的零部件,其种类包括AK47突击步枪、捷克CZ83型手枪、SVD狙击步枪等以及各种不同口径的子弹几万发。同时还配有F1和DM51型手雷以及防弹衣和手持式防弹盾牌。更为夸张的是居然还有数支M20式88。9毫米火箭筒。要知道这些武器足以装备一直小型军队!依琳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万个为什么,但她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弄明白自己的疑惑,她要先救嘉嘉她们,因为她们现在正被当地警察用枪顶着脑袋。依琳深呼一口气,冷静的思考了下现状。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通过大使联系到约旦政府来澄清此事。依琳告诉了嘉嘉自己刚刚发现的一切,并安慰嘉嘉自己现在就会想办法救她们,让嘉嘉想办法先拖住当地警察给她争取几分钟的时间。

在办公大楼的另一端,中国驻约旦大使正在和来访的使团开会,这时候的依琳可顾不了那么多,她未经通报,擅自闯进会议室,还把门口欲上前阻拦的秘书直接推了个踉跄,所有与会人员都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位冒失的姑娘,依琳也没时间犹豫,她直接开门见山的将所发生的一切用最简明扼要方式告诉了大使,本来一头雾水的大使听完以后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感到眼前的事态已经刻不容缓,想想在他国的领土上进行军火交易,说轻了会影响两国邦交,说重了就是干涉他国主权,他这个当大使的势必难辞其咎!没有片刻的等待,大使立即尝试用各种手段和约旦政府联系以解释当前的事件。

在拉什小镇上,局势依然僵持着,如果不是嘉嘉一行人和“穆大叔”的交情,现在她们三人很有可能已经“扑街”了。被压在地上的三斤无法动弹,自己也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只能无奈的问一边的嘉嘉:“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倒腾食物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玩枪啊,这下玩完了。”

嘉嘉:“三斤,你给我闭嘴。”

三斤:“我不,我要说,再不说可能就没机会了,你们大老远的把我们骗来就是要害死我们呐,我还没结婚,就去见阎王了,我不甘心,”

嘉嘉:“我要是想害你,刚才在山上你就已经死了,哪儿还有第二条命在这里叫唤。”

三斤:“这一切是不是你们事先计划好的,不就是20万嘛,犯得着连外国警察都出动吗?”

嘉嘉已经彻底无语了,干脆撇过头去不再理会。

三斤看嘉嘉不理睬,接着叫道:“救命啊,救命。”

亦凡:“你个山炮,在这用中文喊救命有人能听得懂吗,省点力气吧。”

三斤顿了一下,忽然接着喊:“hude ao fei hude rao。”

亦凡惊道:“什么意思?”

三斤:“阿拉伯语,就是救命的意思。”

亦凡:“那跟他们讲先放我们起来,这么被摁在地上太难受了。”

三斤:“这个,不会。”

亦凡:“敢情你就会这一句?”

三斤:“嘉嘉教的那些都没记住,就记住这一句。”

亦凡瞬间也无语了,只有三斤还在不停的呼喊,看着他的警察可能觉得这个胖子的话实在太多,中气实在太足,已经到了影响他们正常执法的程度,只好用枪栓将三斤直接敲晕了过去。

世界安静了……

在距离拉什小镇只有五公里的地方有个名叫“撒莱姆”的难民营,在阿拉伯语中译为“和平”的意思。而此时在约旦边境,五辆吉普车组成的车队顺利通过边检驶入约旦境内,在穿越这个难民营时车队忽然被蜂拥而上的难民围了个水泄不通,车上的司机和随行人员不得不车驱赶这些难民,当所有的乘员全部下车以后,难民营里忽然发出一声哨响,所有的难民突然发力,将刚下车的一干人等一一隔开,分别围上,紧接着就听到几声闷哼,随后就看到鲜血从人缝里慢慢流出。仅仅几分钟的时间里,车队的所有人员便全都消失了,血迹在接下的几分钟里被迅速的清扫完毕。这时候从难民营的一个角落里走出来一个带着墨镜,穿着黑色弹力背心和迷彩裤,手拿望远镜的壮汉。他朝远方再次吹了一声口哨,不一会儿刚才消失的车队人员又重新的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并整齐的排成一列……

就会这一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