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那一年的信

    夏天,总是炎阳似火。

  热的让人无奈,烦躁。

  但青山苍翠,依旧碧绿如初。

  天饶大陆,北宁国。

  一座布局小巧自然的庄园依湖而建,流水潺潺,汇入庄园前的小湖里。

  一切看起来充满和谐,自然宁静的气息。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空中时而会传来一阵声音,打破这份宁静的美丽。

  “喝”

  “喝”

  。。。。。

  “喝哈”

  靠近庄园后边,一片被开拓出来,露天练武场内。一名长相普通,身材削瘦的少年,全身被汗水侵透,正赤着上身拼命练着拳法。这套拳法前后加起来总共只有七式,被少年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的打着。。。

  虽然“喝哈”的声音不断从少年嘴里发出,可依然遮挡不住少年眼里流溢出的那种,悲伤,无奈,愤怒,不相信的神情。

  只因为今天家族里,送来了一封简简单单只有寥寥几句话的信。

  “玄青谷已确认,东玄生还的希望不大了,望速归,以防有变。”

  少年姓萧,名东城,乃萧家二少爷。自一年前,哥哥萧东玄传出失踪的消息起,便住进了这座离家族所在的昆洛城还很有一段距离的东城园,忘记一切拼命修炼。

  直到今天,突然接到了这个让他最害怕也最不愿听到的消息。

  练武场边的墙下,站着一位头发已半白的老者,乃是从小看护萧东城长大的人,算是萧家的半个仆人,熟悉的人都称呼他庆伯。看着练武场上,那个状似疯癫的身影,老者叹了一口气,脸上尽是担忧。

  “唉!东玄少爷这一出事,对小少爷和萧家的打击太大了,希望这次都能安稳度过这一关吧,”庆伯心里这样想到。

  。。。。。。

  天地如蒸炉,炙烤着大地,热气腾腾,连看向远处的视线都似乎有了丝丝扭曲感。

  正因为从小看着萧东城长大,庆伯太了解萧东城的性子,知道小少爷对东玄少爷有着怎样的感情,所以那怕远处那个身影,明显看起来已经力竭精疲,只是在无意识的发泄,也没有前去阻止,也许这样小少爷心里会好受些吧。

  萧家,以前北宁国昆洛城的一个二流家族,但现在却已成为昆洛城三大家族之一,只因萧家出了一个绝世天才,萧东玄。

  也就是萧东城的大哥,八岁修炼,九岁成战兵,十三岁成战尉,接着外出历练六年,已不足二十岁之龄成就战将之位。

  然而一年前,玄青谷突然传来消息称,萧东玄因探索一处秘境意外失踪,据说那处秘境极度危险,待得时间越长,生还的希望越小。接着萧家的境遇就变得不好起来,内部也谣言四起,人人自危,风声鹤唳,给人一种大厦将倾,日暮西山的感觉。

  因受不了家族内部的气氛,萧东城告别父母,到这处庄园散散心,结果一年来也没有回去一次,身旁只有庆伯一个人,跟过来在照顾他起居。

  所谓的散心,一年里,除了庆伯叫吃饭睡觉的固定时间,其余时间萧东城都窝在这片简陋的练武场内,练着萧家子弟人人都会的这七式裂岳拳法。

  《裂岳七式》因其拳式练起来大气磅礴,威势雄浑,刚猛无俦。而且最重要的是易学易练,融会贯通快,所以,就作为了萧家子弟的入门拳法。

  七式入门拳法,从七岁起,一直到现在,一练十年,萧家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七式,顺练,倒练,其中任何一式相互组合他都可以完美的演绎出来。

  到现在这七式已经练成他的本能,深深刻在骨子里的那种。

  可那有怎样,十年来,拳法依旧,萧东城还是没有练出战气,成为一名堂堂正正的战兵。

  “啊!”

  。。。。。。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你说过的,我不是废物,我不是。。。”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练不出战气,我努力了,我拼命了,我废寝忘食,可结果呢?。。。”

  “我不服,不服,为什么我不可以,为什么。。。”

  练武场上,已经脱力,倒在地上全身打扮犹如乞丐的萧东城,用拳头拼命击打地面,无力的在质问着那个消失的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伤心了,想哭,可是又哭不出来,哭什么?

  哭自己不争气,不努力?还是哭天不公,哭地不平吗?

  这几年来,因为练不出战气,虽然萧家人不说什么,但外面人的议论,还是传到了萧东城耳里。以前有他大哥和身为萧家族长的父亲压着,没人敢当他的面讲什么,只是在私下里说说而已。

  自从传出萧东玄失踪起,这道无形的束缚就好像断了,好多人看他的眼神变了,嘲弄,讽刺,可怜的眼光始终伴着他左右难解难分。

  没有希望的修炼,和彗星般崛起而又闪耀的大哥相比,他萧东城就像是一个看不见天鹅肉的癞蛤蟆,或者像是茅坑里最底层的臭石头一样,不仅臭而且还膈应人。

  再加上别人平时的闲言碎语,让萧东城一度沮丧想要放弃修炼。甚至感觉成为萧家的一个纨绔二世祖,无忧无虑,不思不想,浑浑噩噩的活下去,自己这一辈子也值了。

  萧家有大哥这个天才在,以后肯定会飞黄腾达更上几层楼。自己正好躲在大树底下好乘凉。

  可没想到在成萧家二世祖的第二天,就被刚回家的萧东玄堵在万花楼前,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一度成为当时昆洛城的大笑谈。这也成了萧东城一个大大的心病。

  “萧家谁都可以去这里,唯独你不行,因为你是我萧东玄的弟弟,你现在没资格,也没能力去这里。。。”

  “你想干什么?你以为进了这里,什么事都没有了,天下清静了?”

  “错!你进了这里,就相当于向他们。。。还有他们。。。向所有看不起你的人,承认你自己是个废物,是个白痴。是个不知上进的萧家蛀虫。。。”

  “他们不会同情你,怜悯你,只会在心里高兴地加一句,他们果然英明的猜对了。。。”

  “除非,你向我,向父母,向所有人证明,你不是废物,不是白痴,不是一个萧家蛀虫。。。”

  “萧东城!将来你自己有能力了,凭自己踏入这里,而不是现在借着你萧家二少爷的身份,你懂吗?”

  “我萧家只有向前的男人,没有退后的懦夫!”

  。。。。。

  几年前,万花楼前大哥那失望愤怒的咆哮声,那怕现在想起来都犹在耳边一样回荡。

  那个证明到现在还没有实现,也只能越发衬托的自己像个白痴,废物,可怜虫一样,倒在地上的萧东城自嘲的想到。

  万花楼事后,憋着一口怨气的萧东城修炼变得更加刻苦,甚至苛刻。他不相信自己占着萧家的资源,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凝聚战气,需自身精,气,神三者合一而成,当体魄锻炼达到一定境界,精合气汇聚神而产生战气。

  精,强身健体,煅其体魄达到自身某一阶段体魄的上限,从而精力旺盛。气,呼气,吸气,都含气,练拳,练体,吃饭睡觉都可练气,练自身的气与身合,气与神合,气息绵长,悠远不绝。神,精神,灵魂,人体身上最神秘的区域。

  当年萧东玄从玄青谷最后一次回家时,私下同父母谈过萧东城的情况。

  “小城不能修炼,到玄青谷我专门查过典籍请教过谷中长老,出现这种情况,只有精气神三者中某一部分受损,才导致自身战气无法凝结。而小城的情况我检查过,精和气两者皆没有事,问题就出在他的神上。”

  “有可能他的脑部神海受过损伤,所以现在都迟迟无法凝聚出战气。”

  “这件事情先不要对小城说,他受伤的神海,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解决。”

  “以后干什么,就由着他点吧。”

  这次谈话,萧东玄和他父母也许都不知道,萧东城当年就在旁边,并且听到了这段谈话。就算他再无知,也知道,神海受损是一种怎么样的绝症,除非那些在他眼里无上级别高手出手,或者传说级别的药物才能起作用吧。

  可这些又谈何容易呢?

  当天听到这个噩耗的萧东城,颓废了一整天。

  第二天,虽然精神萎靡,但他又继续以前的生活,只是修炼的大致方向发生了改变,既然战气无法凝聚出来,那就先练体,强其体魄。

  虽然会更苦,而且单练体魄现已知的最高境界,也只能比拟四级战兵。因四级之后战气的威力成倍增加,单练体魄想要战胜有准备的四级或者五级战兵,犹如天堑。

  可那有怎样,那怕明知道绝路,他萧东城也要去踏这一步,只因证明,他不是一个白痴,萧家蛀虫,还有废物这个词,和他也不沾边。

  。。。。。。。。。

  看倒在地上的萧东城,庆伯悄然松了口气,过去准备扶起来。从早上到现在了滴水未进。幸亏从家里带来了各种药物和上等补品,否则这一年下来,小少爷修炼不成,反倒可能把身体练垮了。

  “小少爷,先起来吃点东西吧,这样下去身体可能就撑不住了。”庆伯半扶半拉对地上的萧东城说着。

  “庆伯,别扶我。。。呼。。。我。自己。。可以起来”说着萧东城有气无力地出了口气,双手撑地,准备自己站起来。

  “小少爷,你别这样折磨自己了,你现在这样子,东玄少爷和老爷他们知道了,也不会高兴的。”看到强撑着自己站起来的萧东城,庆伯一脸担心和悲伤的说道。

  “呵呵!咳,咳,不高兴?那怕他现在站在这里,不高兴也好,或者一直的。。。不高兴下去也可以。”

  “已经没有了,没了,我不需要你们再扶了,我。。自己可以。。。”

  “我!可以。。。的。。。”

  眼里带着愤怒,忧伤。一脸倔强的萧东城,又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被汗水侵透的头发混着泥土贴在脸上,喘口气都显得无力的萧东城,费劲的向庆伯咧了一下嘴说道;

  “我。。还。。可以。。再练。。。”

  说完刚跨出半步,便‘碰!’的一声,砸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庆伯看着人事不省的萧东城,慢慢抱起来,充满怜惜疼爱的喃喃自语。

  “老天!你要把这孩子折磨到几时呢。。。?”

第二章 那一年的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