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都怪爹

    当看到萧东城一脸喜色,萧世川以为他在沾沾自喜,不动声色地板着脸;

  “小城,你多修炼了几年,再加上家族的天材地宝,凝聚战气后没有进入高级战兵,资质只能算普通。”

  “你现在已经拉下别人太多,自身还得多努力。”

  萧东城老实的低头回应。

  “奥!知道了,爹!”

  “还有就是《裂岳七式》,练着,练着似乎,,似乎少了两式。”萧东城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毕竟好几年和家族其他人没有太多交流,他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练的。

  “是这样的,爹,你看好了,以我现在的战气也就只能发出一击。”

  解释不出的萧东城,干脆用行动来演示。对修改后,只用出一次的新‘断空斩’,还不甚熟悉的萧东城,慢慢闭上眼。

  开始打起《裂岳七式》前面几式,直到体内战气在经脉内快速穿梭、翻滚奔腾,脑海里不停回忆着当时小山顶的那种感觉。

  对!就是现在,瞬间睁眼的萧东城,眼里似有一道亮光闪过。

  ‘裂岳第六式,断空斩!’

  依旧的霸道无俦,迅猛如雷,直击凉亭边的一块巨石。

  “碰!”的一声,巨石从上到下应声爆裂开来。

  四散飞溅的石块,被萧世川衣袖一挥带向了小湖里。

  看着旁边,因战气耗尽而气喘吁吁的萧东城,萧世川眼神直直的盯着,眼里带着深深的灼热和惊喜。

  “小城,这就是你凝聚战气时,从《裂岳七式》里领悟出来的?”

  “呼。。。嗯!”舒了一口气的萧东城肯定回答。

  萧世川眼睛认真,盯着他上下看个不停,直到萧东城感觉全身发毛时。

  萧世川忽然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

  “哈哈。。。”

  “上天待我萧世川真是不薄,生的儿子就是比别人强。”

  “哈哈。。。”

  高兴大笑的萧世川,笑着笑着眼角竟带上了点滴泪花,才渐渐停下来,使劲拍着萧东城的肩膀。

  “好,好,好!”

  “果然,虎父无犬子,不亏是老子的种!”

  “我萧世川的儿子怎么会是废物呢?他们的儿子才是废物,土鸡瓦狗之辈!”

  。。。。。。。

  萧东城看着像是得了癔症,不顾他的感受。使劲拍着他肩膀的老爹,只能呲牙咧嘴地向母亲求救。

  “萧世川!你发什么神经呢?要发神经离我们家城儿远点!”

  说着一脸发飙意思的航雅秀把萧东城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从玄儿出事,好久没有看到他这么高兴的样子了,航雅秀也没多说什么过分责备的话语。只是抓着萧东城的双手,眼角又开始泛起泪花。

  因为刚才动用战气打出的‘断空斩’太过霸道,萧东城还不能完全控制,双手上裹的布和新结痂的伤口也都一并给撕裂开来,露出血肉模糊的手背。

  航雅秀一脸心疼,地道:

  “城儿,疼吗?”

  看着小心翼翼生怕弄疼自己的母亲和一旁一脸傻笑欣慰的老爹。

  萧东城心里满满的幸福。

  谢谢你们!

  爹,娘,还有大哥。

  谢谢你们在这黑暗而孤独的几年里,给了我坚持下去的温暖。

  *******

  萧东城眯眼看了一旁的老爹,带点坏意的嘴角翘起,装作委屈的样子,一脸冤枉的对母亲道:

  “娘,疼!非常疼!”

  “都怪爹!”

  翌日清晨,空气清新,鸟叫虫鸣之声时而不绝。

  萧东城洗漱完,在自己小院子里打了一通裂岳拳法,让自己全身舒展开来。

  昨晚,萧家举行了家族嫡系子弟的聚会,除了常年深居不出的爷爷萧君龙和在外暂时打理家族事物的三叔萧世海不在,年轻一辈倒基本聚齐了。

  萧东城也理解老爹的苦心,这几年来,他独居已久,和同辈的萧家子弟缺乏交流。自己都成年了才成为战兵,需要给家族一个交代。

  “小少爷,老爷叫你去前堂。”这时,庆伯从院子外进来道:

  萧东城停下来,疑惑问道;

  “庆伯,我爹起来了?”

  他可记得老爹昨晚一时高兴,喝了好多酒,用酩酊大醉,不省人事来形容也不为过,这么早就起来了。

  庆伯回答:“嗯,老爷也刚起来,到前堂就喊少爷了!”

  “庆伯,你知道爹喊我有什么事吗?”萧东城奇怪的问道;

  庆伯道:“不知道,老爷什么也没说。”

  “嗯!知道了,我这就去,庆伯你去忙别的吧。”说完,萧东城朝前堂走去,

  大清早的,刚起来就喊自己去前堂,萧东城也有点纳闷。

  到前堂,看见老爹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爹,您找我?”萧东城问。

  听见声音,睁开眼的萧世川,深深看了眼萧东城。

  “嗯,小城,你跟我来。记得,到了后面听爹的话,千万不要乱来!”

  起身,萧世川领着萧东城在萧府里七拐八绕,一直到萧氏老宅的宗族祠堂。

  这里供奉着萧氏历代先祖,冷冷清清,门口除了轮值的两个守卫,和一个打扫宗族祠堂的婆婆之外,什么人也没有。只有到了每年的族祭,这里才稍微热闹一点。

  平时这里很少有人来。

  小时候捉迷藏玩,萧东城还来戏弄过那个沉默寡言的老婆婆。

  好奇怪,老爹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满肚子疑问的萧东城看着老爹满脸严肃,也不好多问什么。跟着萧世川恭恭敬敬的给老祖宗上了香。

  萧世川起身面朝里,向给每个牌位擦拭灰尘的老婆婆躬身弯腰行礼后,道

  “豆婆婆,犬子已达到要求,特来一试!”

  萧东城忍不住好奇,悄悄抬头打量着老爹口中的豆婆婆,满脸皱纹如花一样贴在脸上,眼睛浑浊无神,整个人看起来颤颤巍巍,动作迟钝,像随便一阵风就可以刮走的样子。

  老婆婆似没有听见,动作丝毫不停,慢慢吞吞继续擦着手里的牌位。

  但萧世川还是维持着弓身弯腰行礼姿势,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整个祠堂里一时安静下来,只有抹布擦拭木牌的声音传出。

  过了几分钟,萧东城实在忍不住想要起身,却被萧世川凶凶的眼神给瞪了回去,只能乖乖站着。又过了一会儿,豆婆婆才把手中千擦万拭的牌位放回原处,抬起头,浑浊的眼神扫了萧世川父子一眼,用沙哑无力的声音说道;

  “来吧!”

  萧世川听完后,才逐渐起身,对萧东城严肃道;

  “小城,用你新领悟的那一招,对豆婆婆出手。”

  萧东城听后,带着怀疑反问:

  “呃!爹,真的对这位老婆婆出手,不是吧?”

  萧世川忽然语气变得严厉,道;

  “叫你出手你就出手,那里来得那么多废话,记得用你的全力!”

  这么多年很少看到老爹这么严厉过,不得已,萧东城开始打起裂岳前面几式,找到熟悉那种感觉后,聚起全身战气朝豆婆婆一拳打去。

  ‘裂岳第六式,断空斩’

  如一道光劈过,闪电般打向面前的豆婆婆。

  接着,接着,什么都没了。

  嗯!没了?

  萧东城一愣,刚才那种气势下的‘断空斩’如一道光,猛然袭到豆婆婆面前时,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般就凭空消失了,仿佛一切犹如幻觉。

  ‘不可能!体内战气只剩下点点,那一式自己肯定打出去了。’

  “好!”

  还是那个沙哑无力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没有了下文。

第九章 都怪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