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丛林之甲

    萧家,前堂。

  因为萧东城简单的一句话,萧世川沉默不语,双眼紧紧瞪着萧东城,颇有吹胡子瞪眼的感觉。

  萧东城也梗着脖子,毫不退让的对视。

  唉!心情复杂的萧世川,端起已半凉的茶杯,抿了口茶。道:

  “好吧,我没意见。”

  “去问问你娘,才回来几天又要走,你娘估计不会轻易放你走!”

  见老爹答应了,萧东城一喜,高兴的道:

  “谢谢爹!我会去找我娘商量的!”

  萧世川问道:“准备去多长时间?”

  “最多一个月吧,赶秋猎之前我会回来!”萧东城肯定的道:

  萧世川:“去看看你娘吧,别说是去南面的山林,就说是去昆洛城东面的山林见识一番,不要让你娘太担心了!”

  萧东城感觉心里最柔软的一块东西被触动,但毅然道:

  “知道了,爹!我走了!”

  在转身之际,萧东城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但又坚定不移在向萧世川保证一样。

  “没找到大哥之前,我一定会活的好好的!”

  转身去后院的萧东城,没有发现。

  端着茶杯的萧世川,手隐隐在颤抖,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

  萧世川心里想着,小城长大了,也有自己的主见了,再不是他们护翼下的稚鹰,把他再像东玄那样的放任自流,也不知是对是错?

  他本来是想挽留的,可萧东城那句话,让他犹豫了。

  小城的人生,他不可能一直给规划下去。

  在后院的萧东城也不是一帆风顺,无论如何,老娘不同意萧东城在家里刚待几天就出去。

  任萧东城千般解释,万般求情。

  最后达成一致,萧东城在家里再待三天,三天后出发。

  接下来,就是需要准备外出的装备了。

  武器的使用,萧东城考虑再三,决定用刀。

  现在按理来说,萧东城最熟悉拳法,拳套更适合他,但自从领悟‘重岳斩’后,长远考虑,他还是感觉用刀最好。

  凭老爹的手令,在家族武库中,领了把上等百炼战刀,刀长三尺一寸,色呈暗黑,重约五十斤。刀背厚重,刀尖稍翘,成弧形,刀锋锐利但无光,两把深深的放血槽,整把刀看起来充满一股血腥暴力。

  拿起战刀,挥了挥,重量稍轻一点,但初次练刀,也够用了。

  有刀无技怎么行,连最基本的刀之法也没有,只能再去战技阁翻翻了。

  战技阁。

  楼梯口看到还是上次的那位长老,看到萧东城进来,眼神一眯。

  “是你小子!”

  昨天的《五步战技》,一时好奇他准备去查一下这是本什么战技。

  结果,进门一看,脑上无名火起,一冒三丈高。

  满满一地的灰尘,这小子把低级战技的灰尘,全抖在了地上也不知清理。再看到,放置醒目的《五步战技》竟然是一本破低级战技。

  然后,一个‘捣乱,不思进取’的标志就被他自动盖在了萧东城的脑袋上。

  如果不是因为萧东城是萧家嫡系,早把这小子打上战技阁不欢迎的黑名单了。

  萧东城见这位长老,对他似还有印象,便友善地笑了笑道:

  “长老好!”

  换来的却是,对方‘哼'的一声,如热脸贴了冷屁股,马屁拍到马腿上一样。

  ‘莫名其妙!’

  萧东城转身,走了不远几步,后面传来长老不和谐的声音。

  “小子,做事情得有始有终!否则不如不做!”

  萧东城哑然,这话什么意思。

  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继续走,心里却在腹诽。

  ‘这长老不会神经有问题吧,还是常年累月的待在这里,得了老年痴呆。据说现在,上了年纪独居时间过久的老人,最容易患这病。是不是回去建议一下老爹,给这位长老介绍个老伴儿之类的!’

  萧东城压根不知道,战技阁的灰尘根本没有专人再清理。

  二楼战技阁除了萧家嫡系,其他人能上这里的每个人次数很少,都倍加珍惜,平常这里鲜有人来。所以,也就没必要像一楼一样派专人打扫了。

  萧东城搞的一地灰,只能老者自己闷头去清理了。

  摇头,抛开刚那些乱七八糟想法,萧东城直奔这次的目标之一《极空斩》而去。

  萧东城来找《极空斩》不是为了学习上面的战技,而是后面几页附赠的据说是独门练刀技巧。萧东城昨天大致看了几眼,感觉很不错,再准备找本基础刀法之类的。

  最后,在低级战技里翻了本,名字听起来很霸气,很骚包的刀技《万流一刀斩》。

  萧东城选择的原因,这本战技把很多基础刀法的使用讲解的超详细,最后一式算是这本战技的绝招‘万流一刀’,却超垃圾。

  估计能被选入低级战技,还是看在那些基础刀法的归纳总结上,下了苦功。

  选好战技,出来看到那位长老还是神情郁郁,萧东城快速登记完,赶紧撤人,怕长老再发神经病!

  萧东城走后,那位长老瞄了眼,萧东城选择的战技《万流一刀斩》。

  长老冷哼一声,在他印象中,这本战技是战技阁最垃圾的一本。

  ‘真是不知上进,安于一偶的家族子弟。’

  回到自己的院子,萧东城开始练习《万流一刀斩》上的基础刀法,辅以《极空斩》里的独门练刀技巧,再慢慢把《裂岳七式》以刀法形式施展出来。

  虽然不强求这三天里,把刀法一下子能达到登堂入室的地步,但略有小成的地步在他看来还是蛮有希望的。

  毕竟家族子弟从小就接受过一般的礼仪,十八般武器和各种战技的讲解和训练。

  还有件趣事不得不提。

  老娘强势霸占了家里的厨房,言称未来三天,这里她说了算,什么大厨的都得去给她打下手。

  老娘变着法子的在厨房里做了三天好吃的,上到小吃,早点,开胃小盘,糕点,下到中午,晚饭的各种大餐,都是萧东城以前特别喜欢的,看的老爹直翻白眼,心里酸酸的。

  ‘怎么他出门就没有见老婆这么贤惠过,难道儿子比老公更重要?’

  在家最后一天,萧东城准备去昆洛城坊市,购买一些山林历练需要的装备。

  连着进出看了几家,不是价格高的离谱,就是质量差的离谱,达不到萧东城心里的标准。

  再往前走了几步,看到家店,名叫‘丛林之甲’,招牌歪歪斜斜的挂在上面。

  店门的装修很普通,但布置的不得不说很有丛林味道。

  门前一排不知多少年头没有修剪过的植株,把店门堵的只能容一人通过。连上面的店名‘丛林之甲’也让树头顶斜在半边,似在风中飘荡,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看了眼快到头的街,萧东城摇摇头,百无聊赖的走了进去。

  心里却在暗道:

  ‘这丛林之甲可没有甲的感觉,看起来一点也不怎么靠谱!’

第十九章 丛林之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