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岩甲狮

    逐风狼。

  冲来的灰影一分为二。

  鲜血泼洒了一地。

  ‘砰’!萧东城受击后退一步,

  右肩皮甲三道裂口,爪印撕裂墨风甲的防护,径直到蚕丝软甲前才停下。

  右肩上除了两道红红的印子,还有一道逐风狼的爪子竟然从软甲连接的缝隙处划了进来,刮走了一层皮,鲜血从中渗了出来。

  ‘吁’萧东城闪过一丝苦笑。

  历练的第一次生死之战,留下印象和教训果然足够深刻。

  从第一次窥视自己,到最后的出击,逐风狼在此过程中一丝杀气也没有露出,直到攻击到了眼前,萧东城才感觉到它的那种丛林长期厮杀下的杀戮气息。

  还有刚开始,那种若有若无的窥视感。因为丛林里长期磨练,逐风狼在盯着自己时,视线绝对是一触即离,所以自己才觉得那种窥视感若即若离。

  这种小技巧,在丛林手册中都有记载,如果要猎杀猛兽,最好用眼角余光去观察,不要正面直视猎物,否则,只能打草惊蛇。

  还有最后一击中,自己左移的习惯,立马造就了右肩上的那三道爪痕,这只能说自己大意了。但也从侧面证明了丛林里能活下来的猛兽没有一头是笨蛋。

  这用血来换来的一课,绝对比耳熏目染和淳淳教导下得来东西更让人刻骨铭心。

  卸下逐风狼的一条后腿,当今天的晚餐。而逐风狼最珍贵的毛皮由于损坏严重,且毛皮光泽也不好,所以,萧东城就放弃了。

  稍一整理东西,萧东城尽快离开了原地,在丛林里血腥味浓重的地方,长时间逗留可是大忌。

  前进一段路后,萧东城在山壁上找了个山洞,确认安全后,把洞口封住,只留下透气的一个小孔。

  今天,萧东城不准备再向前走了,前面一战,虽然对战时没感觉,可结束后到现在,感觉背后凉丝丝的,才发现身体紧张的已出了一身汗。

  而且前面一战,自己得好好反省一下,避免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

  摸出指甲大的一块黑琉石,点燃,使整个洞里亮了起来。

  黑琉石,一种处理过的无烟燃石,燃烧剧烈且时间长,每次只要一小块,足够炙烤很多东西,是丛林冒险必备的高等货。

  萧东城把逐风狼的后腿用匕首大致处理一下,直接放在燃起来的黑琉石上烤,虽然逐风狼的肉口感不怎么样,但配上佐料总比干粮好吃,而且猛兽肉中蕴含一身的大半精华,对身体的恢复有好处。

  这几天,只要休息萧东城就拿战刀小练一会儿,今日也不例外,神情专注,紧盯住墙壁上一点,上,下,左,右,斜,直,从各个方向攻击那一个点,这是从《极空斩》中学到的小技巧,可以锻炼刀法的精度。

  第二天,天一大亮,吃了点昨天的剩肉。萧东城背起战刀,收拾好东西,保持一身轻便,又踏入了这片丛林,继续未完的旅程。

  *****

  五日后,黄昏时分。

  还是这片熟悉的丛林里。

  体力透支严重的萧东城,毫无形象地半倚半靠在一头巨狮地尸体边,伸长脖子大口地像个鼓风机一样呼呼喘着粗气,巨狮脖颈处插着把战刀,潺潺流淌的粘稠血液顺着萧东城的背部流向大腿根部。

  连一个手指都懒得动的萧东城,只能苦中作乐,当作是次免费的鲜血沐浴了,反正好多天没有洗过澡了。

  这头巨狮名叫岩甲狮,顾名思义,这头大家伙真正是把防御强化再强化的猛兽类,其皮毛完全蜕变成宛若岩石般的灰白色鳞甲,防御极强,速度也不差,其爪厚重以重拍攻击为主,低级猛兽中的佼佼者。性格易暴怒,极具领域观念。凭借全身岩甲和不弱的速度,甚至有时候敢和中级猛兽叫板,争夺猎物。

  其弱点是脖颈和四肢与肚皮连接的缝隙处,岩甲覆盖不全。由于其弱点明显,且较多,容易被针对,所以只能在低级和中级猛兽间徘徊。

  警句:最好把它当作中级猛兽来对待,你才能活的更长一点!

  萧东城的百炼战刀砍在上面只能留下一道白色痕迹,那怕用上战技,也只能破其皮,砍下一层岩甲,刚好见血,战刀就会被卡住。

  所以,岩甲狮的防御连部分中级猛兽看了都头疼,绕道走的存在。

  这几日,继续深入丛林的萧东城,每次选择临时据点时,都会对四周环境进行大致搜索和熟悉,没想到在回临时据点的路上,竟然会半路杀出头双眼猩红的岩甲狮。

  萧东城只能暗叹,‘倒了八辈子血霉!岩甲狮都有自己的特定领域,怎么会从这里串出来?’

  只能说丛林真的是凶险莫测。

  体内战气仅剩三分之一,前面对战还让右腿伤了,这时候,转身就跑一定会死的更快。

  萧东城只能无奈选择,背水一战!

  找出小包里恢复战气的珍贵药丸,一口吐下,让体内战气缓缓恢复,现在能多恢复一丝战气,就多了一分胜算。

  岩甲狮率先发动攻击,萧东城只能利用丛林地形复杂,自己熟悉这块环境,不断和岩甲狮捉迷藏,想争取多恢复一点战气。

  结果被撩拨的岩甲狮顿时怒火冲天。所过之处残枝断叶乱飞,萧东城被逼得无处可躲,只能以伤换伤,。利用药丸的战气恢复,和岩甲狮拖了一段时间后,找到其破绽的瞬间,剩余的战气一丝不留,赌命一样斩出他的最强杀招‘断岳斩’,才把岩甲狮一击毙命。

  而萧东城也付出了绝大代价,右腿伤势加重,左边肋骨处隐隐剧痛,右手腕脱臼,内腑震伤。墨风甲左胸至肩膀处,被岩甲狮一爪子拍裂,左肩这会基本毫无知觉,只留有一丝酸麻无力感传来。

  全身力气点滴不剩,脑袋越来越有种晕忽忽的感觉,只想闭眼好好睡一觉。但紧绷的神经不断传来各种危险和紧迫感,艰难的抵挡着不断袭来的睡意,使萧东城还能思考接下来该做的对策。

  盏茶功夫后,萧东城轻微动了下左肩,一股疼痛直冲脑门,‘嘶’的吸了口凉气,但身上的力气恢复了许多。

  ‘咳,,咳!’萧东城把嗓门里堵着的淤血咳出来。

  感觉身体一下子舒服了很多,让左臂放在适当的位置,费力的起了半身,一咬牙,萧东城表情发狠,

  ‘啊!’,向着地面狠按下去,‘咔嚓’一声响,脱臼的右手才渐渐有了知觉,左右活动了一下,感觉没有问题了,借助右臂撑着站了起来。

  死去的岩甲狮,防御弱了许多。

  来回摇动几下,萧东城费劲的拔出岩甲狮脖颈处的战刀,顺着岩甲狮后腿的弱点处,砍下一条硕大的后腿,把战刀插回背上。

  也不管左肩处随风飘荡的半块墨风甲,摇摇晃晃的拖着岩甲狮的后腿离开这处战场。

  前面对战,岩甲狮的吼声震慑住了许多低级猛兽。但时间一久,就不好说了,萧东城得赶紧离开这片战场。

  回到临时岩洞,萧东城找出驱味药粉,在岩洞周围撒了些,主要是清除一些气味,他现在受伤严重,可再禁不起其它什么折腾了。

  处理好一切,翻出药膏涂抹在紫青一片的左胸及肩膀处,幸亏靠心脏处有墨鳞狼甲和蚕丝软甲双重防护,否则,后果更严重。

  一连五天,萧东城待在临时岩洞里没有外出,静静地等待着伤势好转。

  凭借带来的上好膏药和岩甲狮的后腿肉,萧东城左胸和肩膀处的硬伤好的很快,现在只留下淡淡痕迹。唯一麻烦的是左边被震断的肋骨,虽然每天萧东城用战气不停地梳理着,但到现在还隐隐有一丝痛感,应该是还没有完全好。

  但萧东城等不了了,一个月时间,除去来回,他现在能留在这里的时间也就十天多一点。

  今天,他就准备继续外出了。

  而且,是要往丛林深处进发。

第二十四章 岩甲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