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出发

    回到自己院子的萧东城。

  让庆伯去家族找点好的药膏,给自己涂上,希望伤势能好的快点。

  两天后的早晨,萧东城一身伤势好了八九成,那两块紫青已淡了许多,五脏六腑也调理的没事了。

  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前堂给爹娘打声招呼,就要出发了。

  萧家,前堂。

  看到萧东城进来,二老像是早班有准备似的。萧世川道:

  “收拾好了?”萧东城点头。

  “那就早点走吧,早去早回。”说完,萧世川支了航雅秀一把,见其低着头,眼睛发红,一句话也没有。

  萧世川只能拿起桌子上放的一个小包袱,递给萧东城道:

  “这是你娘给你找的一件软甲,带上吧!”

  萧东城一愣,道:“软甲?我是去历练,穿上这合适吗?”

  萧世川不知怎么的突然生气了,一把扔过来,骂道:“叫你拿,你就拿着。哪来这么多话!”

  “这只是一件最低级的蚕丝软甲,比你买的墨风甲强不了多少,是你娘的一片心意,好好穿着!”

  萧东城看了母亲一眼,见其眼睛微红的低着头,萧东城心里也一阵触动。

  手里抓着小包裹,明明其重量轻盈,柔弱无物般,可萧东城这会却觉得,量有千斤重,握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萧东城低声道:“知道了,爹,娘,谢谢!”

  说完,鼻子有点酸的萧东城,转身,毫不停顿的离开。

  回到自己小院,拿起整理好的包裹,再塞进软甲,背起径直而出。

  到后门,庆伯牵着一匹马,已经等在那了。萧东城接过马,道:“庆伯,回去吧,我走了。”

  庆伯道:“少爷,外出小心点,一切以自身安全为主,你要多想想老爷和夫人!”

  萧东城骑上马,戴上遮掩头部的斗笠,他可不想让人都知道,自己外出了。道:

  “庆伯,知道了,你安心的回去吧。我一定平安的回来。”

  驾!

  萧东城骑马从昆洛城南门出,一路不停,跑了近两个时辰,才到了他此行的第一站。

  乌林镇。

  此镇因东边山坡上的一片乌杏林而得名,每当秋季乌杏成熟时,红彤彤一坡,乌杏香甜似蜜,景色漂亮怡人。

  而且,这里最大的特产,根据乌杏酿造的独有产物——乌杏酒。

  乌杏酒,色呈淡黄,酒香迷人。

  一口入喉,一股乌杏独有的香味在口中缭绕飘香,让人回味不绝。

  萧东城到这里,不是为品美酒佳肴和赏如画景色而来,而是乌林镇是靠近昆洛城南面山林,最近的一座城镇。

  在这里,萧东城将进行最后的补给,然后把马寄存好。

  买了些入丛林的必需品,带上几瓶乌杏酒和一些干粮。

  所有的一切就准备妥当了。

  萧东城全身携带,身上墨风甲,内里蚕丝软甲,背后一把暗黑色百炼战刀,腰间短刃,脚上靴筒里别着两把匕首,身后一个包裹,里面都是干粮和一些丛林必备的物件,然后,开始进入山林。

  然而,进入山林后,连续三天,也许是靠近人类聚集地的缘故,林木稀疏,一路看到的都是些小的野兽,而且还是食草,性格温顺的那种。一点也没有凶猛丛林的感觉。

  像是观光旅游一样歇意。

  当又走了一天后,一切发生了变化,萧东城再也没有见到一点人为的痕迹,心里慢慢变得戒备起来。

  可是直到下午,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使萧东城有点放松,刚过一片稀疏的林间,光线还算明亮。再一脚出去,眼前一暗,像是乌云密布,遮盖了天际,光线暗的让人压抑。

  这才是真正的原始丛林,潮湿,阴暗,地面上软绵绵的,不知多少年积存下来的腐叶,一脚下去,自己都不知道踩在了什么地方。

  一直向前走了近百步,萧东城突然身体一僵,左手拿着短刃当临时柴刀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不足一息,萧东城又恢复了原样,左手一刀下去,砍掉了挡在身前的细树枝,若无其事的边走,边右手拔出背上的百炼战刀,左手短刃随手插回腰间。

  一切似没有变化,只是换了战刀当柴刀,继续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一直走了快五十步,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还在身上,若有若无,而且感觉还越来越弱。四周山林里特有的鸟鸣虫语声也没有丝毫变化,可萧东城却感觉越来越来危险,脚步也放慢了许多。

  这时,一丝树叶波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神经紧绷的萧东城,双手握住战刀,瞬间转身。

  只看到,一道灰色的影子从眼前极速扑来,一股杀气迎面而来,萧东城只能战刀向前一格挡,身子一斜,翻滚了出去。再利落的起身,发现那道灰影又冲了过来,已有准备的萧东城,战刀一翻一转,朝着灰影斜劈了出去。

  嗞!的一声,战刀和灰影相撞,竟擦出一道火花。

  接着,那道灰影站定,在不远处龇着牙,低声咆哮,萧东城这才看清。

  原来是一头逐风狼,怪不得速度这么快,前面只看到一道灰影。

  逐风狼,低级猛兽,喜群居,三五成群,食肉,性凶恶残暴。具备狼的一切特性,拥有一丝逐风能力,因此攻击时,速度奇快,其爪极凌厉,可抵挡普通兵刃,一头逐风狼需战兵中期才能抗衡。

  回忆了一下逐风狼的资料。

  萧东城看到眼前这头逐风狼,皮毛脏乱,毫无光泽,绿油油的眼珠闪着红光,判断应该是一头饿红眼的孤狼。

  可能是生病或者受重伤实力下降,丛林的弱肉强食法则,被狼群驱逐,也有可能是其所在的狼群被灭,只剩下这一头了。

  可无论那一种,群狼是危险,可饿极了的狼更危险,它无依无靠,一旦出击,无所畏惧,为求活下去,拼死一战,胜则生,败则死。

  萧东城双手紧握战刀,一点也不敢放松。

  从前面的偷袭看,这是头生存能力极强的逐风狼,它竟然懂得收敛自己的杀戮气息,在其攻击的瞬间,萧东城才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杀气。

  萧东城现在五级战兵,对上逐风狼按书上的说法,胜负五五开。这几天,虽然有对战,但都是野兽级别,对萧东城构不成威胁,真正的第一战才刚开始。

  大哥说过,历练时的第一战,很重要。

  按理说,这种情况下,本该沉着冷静等待这头饿狼先出手,是最好的策略。

  可萧东城心里莫名升起一股豪气干云之感,如果连这头小小的逐风狼都宰不了,还何谈其他想法?

  狭路相逢,战者为雄!

  想到这,萧东城心里的紧张感一松,手里战刀一翻,改成右手单握,倒拖在身后。整个人向逐风狼一步步逼去。

  面对萧东城的逐步逼来,逐风狼咆哮声越大,呲牙越显狰狞,可身子却在后退。退了几下,似失去耐心,猛的咆哮一声,向萧东城冲来。

  看到逐风狼的表现,萧东城知道刚才气势交锋上,他胜了!

  面对一如既往,速度奇快冲来的灰影,萧东城‘疾电式’发动,身体左移,残影留在原地,战技发动。

  ‘裂岳之断空斩’

  ‘嗤’!的一声,刀入皮革的响声传出,空中洒出一股鲜血。

  萧东城站定,看到逐风狼左后腿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正血淋淋的往下滴血。

  萧东城心里暗道,可惜,还是经验不足,刚才本来可以一刀从肚皮穿过,结束战斗的。

  看着逐风狼,似因为空中弥漫的血腥味,更刺激了它的凶残本性。

  嗷——呜!

  逐风狼仰天一声长长的嘶吼,像是在悲鸣,又像在发出它一生中最后的嘶吼或战歌一样。

  如被感染一样,萧东城对着这头逐风狼,也不管它是否能听懂,说道:

  “这是我历练的第一战,就以战者最尊重的仪式,送你上路!”

  如情景倒放,逐风狼再次冲来。

  萧东城,残影留在原地,身体左移,战技发动。

  ‘裂岳之断岳斩!’

第二十三章 出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