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交谈

  一处房间里,一位美妇静静的躺在床榻之上。再其床边坐着一位女子,也是静静的看着美妇,双眼通红,时而也有几滴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在女子身旁,也站着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年,此时少年在得知父亲损落的消息,又看向自己昏迷不醒的母亲时,并没有像他母亲一样表现得痛苦哭泣,反而一脸的平静。不过,只有少年自己知道,在自己平静的表面下,自己的内心里是何等的痛苦和自责。“姑姑,我父亲真的就损落了吗?”一位身穿淡绿色衣服,身材修长的少女哭泣痛苦的问道。云凝在看到自己侄女云韵哭泣的问道自己时,又看向一旁一脸平静的云人时,心里一酸,一道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姐,不要难过了,既然父亲损落了,我们再伤心也没用,好好努力用心修炼,不要辜负父亲对我们的栽培和期望。”云人突然平静的说道。说完,便转身离去。

云人在离开之后,一路都是低着头,漫步行走在一处湖泊边缘。在走到近中央时,看着盘腿悬浮在湖面的青年,便慢慢的停下了脚步。青年好像发觉到了云人,缓缓的回过头来,望向湖泊岸边。当青年的目光在与云人对视的霎那间,微微笑了一下。云人看见青年的微笑同时,感觉到有只手搭在了左边肩膀,回头一看,原来是刚刚和他对望微笑的青年。出于自然反应又回头看向湖泊中心,发现除了湖水,什么都没有。心想“怎么会这样,明明我还看见他微笑的,怎么又在我身后呢?”云人此时内心一片震惊,但是脸上依然是一副平静的表情。“我们坐下聊聊吧。”青年将搭在云人肩膀的手收了回去,悠哉的坐在草地上说道。云人听见便拱手弯腰敬了个礼,回道:“是,义叔公。”说完便慢慢的坐在青年旁边。

青年在云人坐下来后,目光依然是看向湖泊中心,沉默不语。云人也没有说话,也是静静的看着。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当在一阵微风吹过,带着几片枯黄的树叶落在湖面上时,青年静静的说道:“你父亲遭遇意外,你怎么想,怎么做。”云人听见后,脸上闪过轻微的痛苦之色,便很快的恢复过来,说道:“我很迷茫,就算知道要怎么想,但也不够实力去做。”青年此时转过头来微笑说道:“修身亦修心,心有明镜,不怕远。懂吗?”当云人低头听到青年说的话,整个身体不禁的晃了晃,心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心有明境不怕远,心有明镜不怕远。。。”领悟了什么,又抓不住,但那种感觉还是时有时无,整个人在此时定格了似的,一动不动。青年此时也是在旁微笑的看着云人,静静的等待着。直到在某一刻,云人猛然抬头,看向青年有种说不出来的激动。“义叔公,我…”当“我”字还没说出来时,青年笑了笑,插话道:“呵呵,明白就好。”说完,又看了看胡中心,接着又道:“把你右手给我看看。”云人听见,把手伸到青年的面前。接着青年右手抓住云人手腕,左手慢慢将衣袖推开,然后再用左手整个手掌,轻轻按在云人手臂的皮肤上。此时只见原本在云人右手内的金色光芒,渐渐的被青年手掌吸收了。当云人看到青年如此做法,于是带有疑问的看向青年。但是只看到青年对自己笑了笑,同时也感觉青年的手掌已离开自己的手腕。所以云人惯性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脸上瞬间出现难于相信之色,只看见,不知何时自己手臂之上多了条肉色的龙形疤痕。或许叫真正缩小版的龙也不为过。因为此龙除了没有灵性和不会动以外,其他的龙头,龙鳞,四肢,全都和真正的龙无异。

云人看到自己手臂上的龙纹时,震惊了一会儿,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恢复平静。抬头看向青年,青年还是一样微笑着。“义叔公,这是?”云人疑惑的问道。但青年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懒散的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看向湖中心说道:“当龙翱翔九天,玄武归位,白虎朱雀现世于人间。”云人听见,心里不断重复呢南着青年说的话,但始终也没能明白其中的意思。想着想着,突然听见青年喊了一声:“胖子,你再找不到那个黑蛋,我可要走了,不等你了。”当青年话落,只见离岸边五米之内突然一道水柱,接着一道光头的半身人影浮出了水面。当看到岸上的青年和云人时,只见这道人影调皮的笑了笑,飞快的向岸上游去。当云人看到越来越近的人影时,不禁的说道:“胖子,是你”过了一下子,在胖子游上岸边时,云人快步上去来到胖子面前,看了看胖子整个人像落汤鸡一样,忍不住笑了笑问道:“你什么时候躲在湖底下的?”胖子好像没有听到云人的话,一直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衣服,用肥嘟嘟的手不断的摸这摸那的,好像在找着什么。“啊哈哈。找到了,义叔公,我找到了。”胖子右手举着一颗鸡蛋大小的黑色石头,兴奋的说道。青年看见,便走了过来。一旁的云人见胖子将自己无视,便用手狠狠的在胖子腹部掐了一下,在感觉自己腹部传来的疼痛,胖子用力的在原地跳了一下,“喔噢喔喔”杀猪般得叫声破口而出,一只手捂着自己腹部,一只还拿着黑色石头的手指着云人大骂道:“美人,你想谋我命啊,这么用力掐我,你想让我减肥也不用这样对待哥哥我的。”云人听到胖子叫自己“美人”时,忍不住的又想伸腿串向胖子,因为胖子说的“美人”,是在自己小时候开始懂事,和胖子一起玩耍时,胖子给自己起的外号。不过从那时侯开始,云人和胖子之间的堂兄弟之情也好,朋友之情也好,都是从起这个外号的时候,变得更加巩固和深厚。包括云人现在表面虽然对胖子,又手掐又想用脚串,但在听到胖子叫自己外号时,心底也忍不住一暖。特别是在自己父亲失踪或损落的这个时候,当看到胖子现在这个落汤鸡的样子,和又来了“美人”这一句,仿佛所以烦恼都一下子变得淡化很多。

当胖子还假装捂着自己腹部装疼时,看到云人突然楞在那里,慢慢的来到云人面前,用肥嘟嘟的手,在云人眼前上下晃了晃,关心的问道:“云人,你没事吧。和你开玩笑的啦,你不是生气了吧。”其实,胖子也是知道云人父亲的事,也知道云人父亲很疼爱自己,又是自己的二伯,就这样失踪损落了,心里也是非常难过和落寞。所以比云人先一步,一个人走到湖泊岸边哭泣,结果也是遇到了青年,所以才出现这一幕。“没事,我可没有那么小气。对了,胖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云人回了神说道。“啊,我啊,额,我,啊哈哈,我是”当胖子还来不及撒谎忽悠说出时,青年已来到两人身边。插口调戏胖子笑说道:“你说他啊,他也是和你一样,一个人在岸边散歩。不过呢,他是哭着的。。哈哈哈,你说胖子我没说错吧。”胖子一听,马上脸红,一直红到脖子里去,此时的胖子感觉自己丢脸丢到家了。所以想扯开话题,将手中的黑石递过给青年面前说道:“义叔公,呐,石头我找到了,是不是有什么奖励给我啊?”当说完“奖励”时,只见胖子双眼笑眯眯的看着青年,双手不断来回搓着,一副猥琐到极点的样子。云人见状白了一眼胖子,也是无语的摇了摇头。“呵呵”青年笑了笑,拿着胖子递过来的黑石,眨眼间,黑石在青年的手里变成一团黑石的光芒。“胖子,将你右手伸过来。”青年说道。胖子听到后,疑惑看了看云人又看了看青年,然后把手伸到青年面前。只见青年将手中按在胖子的手臂之上,原本还在青年手里的黑色光芒,慢慢的融入了胖子的皮肤之内。当青年收回手时,发现胖子手臂上也是和云人一样,出现了一道肉色的疤痕。不过与云人不同的是,胖子手臂上的是一块呈椭圆行的疤痕。

当胖子看到自己的手臂多了一块肉色的疤痕时,想对青年问个究竟时,青年笑笑说道:“奖励没有,有的就是这个,呵呵。”青年又看了看侧面不远处,紧接着又对胖子和云人说道:“记住,我和你们说过的话,还有就是保密。”青年说完,身体慢慢变得虚幻,直到渐渐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云人和胖子两人相互对看了一下,又不约而同的低头沉思着。就在某一刻时,一道少女的矫喝声,打破了云人两人的沉思。

第三章 交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