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新的感动

  此时少女突然睁开眼睛,偏头看了看后面的四位老妇,又望向前面上方的****娇声调皮的说道:“姑姑,我看还是算了吧,现在都第三次了,不出意外也会又失败得了,所以不如…”话还没说完,只见美妇略带生气又带点无奈的插道:“不许胡闹,快默念口决,按功法运转筋络,储气丹田。”少女听到美妇的话后,伸了伸口中的舌头,无奈的闭上眼睛,开始运转功法。当少女运转功法的同时,美妇和四位老妇也闭上双眼,双手变掌,左右手掌并和在胸前,手指不断的来回变换杂的形状。就在片刻后,美妇和四位老妇在双手变换到相同的形状时,同时睁开眼睛,将双手指向小池,“凝”一起轻喝一声,接着有五道金光自美妇和四位老妇的指中射向小池。小池里的黑**体在金光射入的瞬间,便出现一道道漩涡,黑**体相互慢慢融合。而少女也感觉到了黑**体在开始相容,也闭着眼睛轻喝一声“收”。说完那一道道黑白漩涡变得旋转更快,也在开始有黑色的漩涡和白色的漩涡,慢慢相容在一起。同时,在黑白漩涡相容的越多,往少女身上内融入的金色光芒更多更盛。

美妇和四位老妇见状,也轻轻的吐了口气,担心的脸色也逐渐的减少了很多。“四位太上长老,你觉得此次,灵儿成功的几率,能有多大?”美妇望着池中的少女,静静的说道。一位白发的老妇低头沉思了一会,开口道:“不知道,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比以往时好很多了,或许这次会有更好的转变吧。”其他老妇也轻轻点了点头,也同意先前白发老妇的说法。美妇听了,也是略作点头的紧盯着池中的少女,心里默默的念道:希望不要再出差错失败了。然而就在美妇心里念道刚完,距小池上方的空间一阵破碎,出现一个直径有两米长的圆形黑洞。然后便看到一道肥胖的光头身影“噗”的一声,掉入了小池里刚好也是那少女的位置。就在肥胖身影掉落小池的瞬间,池里的黑**体和少女周围的金光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突然疯狂的旋转,紧接着却变成了一道带有强盛的金光,足有十米高的漩涡水柱,在小池中间上方像龙卷风一样,左右摆动地高速旋转着。突然如来的一幕,也是被美妇和四位老妇收在眼里。当即想靠近金色水柱救出少女,不过,却被金色光芒弹射回来。因此只能满脸担忧的在一旁静静的盯着。

青州镇云家。半躺在床榻上的云人,被一道轻轻敲门的声音在梦里惊醒过来。云人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只见一个瓜子脸形,一头细发扎着两道马尾辫子,柳眉之下长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身穿淡红色的衣服,身材略显前凸后翘的少女,双手端着几道香喷喷的饭菜,慢慢的向云人走来。原来这位少女便是云阳侄女—云可可。因为先前刚刚醒来还心神不定,所以没有细细打量,不过,现在看来,云人觉得云可可还是一位非常亮丽的美人儿。“云人哥哥,没吵醒你吧,来,吃点饭菜吧,我看你现在也饿了吧。”云可可在床榻一边的木桌上,放下饭菜轻声的说道。云人“嗯”应了一声便自己下床,一旁还在整理饭菜的云可可见状,赶忙的快步走到云人身旁想用手扶着云人。云人看见便微笑着开玩笑说道:“多谢,不用啦,我自己能走,我可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脆弱,不然,我现在早就死了。呵呵…”云可可看到云人这样开玩笑,心头一阵触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想到此处,云可可故作生气的回道:“我才没想要扶你呢,自作多情。”云人听了“呵呵”笑了两下便来到木桌旁坐了下来,单手使筷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云可可看见也在木桌一旁,慢慢坐下双手托着脸腮看着云人吃饭的样子。当云人快要吃饱时,才发现云可可在一旁看着自己,不由的问道:“可可,你在看什么啊?这么入神。”“嗯?啊?”云可可应了两句才反应过来,看着云人就这样一直看着自己,想起自己刚刚在看云人吃饭时,不禁想到一些有关少女思春之事时,不好意思脸颊一红,低着头小声胆怯的回道:“没有啊,我…我在想…在想”就要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或出于一种感触或是掩饰也好,不禁的说了句让云人感觉到没头没脑的话:“我在想要是,云霄哥哥还在的话就好了。”

“嗯?可可你说什么?”云人在听到云可可说到“云霄”时,放下手中的筷子,疑惑的问道。此时云可可抬起了头,眼睛一片湿润,原本还托着脸腮的双手,激动的抓住云人右手看着云人试问道:“云人哥哥,你做二伯的儿子好吗?”说完好像发现了什么,双手快速收回,脸颊又一红,又低下了头。云人看着有低下头的云可可时,用右手轻轻的在云可可头顶摸了两下,轻声问道:“可可,到底怎么回事,能和我说说吗?”此时云可可再次抬起了头,自己用手拭擦完脸上的泪水,深吸了口气,慢慢的说道:“刚刚我说的云霄哥哥就是二伯的儿子, 不过就在其五岁那年族猎时,在唐呗山失踪不见了,现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就在去年大伯和长老们开家族会议时,无意间提起那年的族猎,说的一些话,被我无意间听到了,我才知道原来当时二伯就是因为救我,才忽略了云霄哥哥和二审。要不是我不会迷恋那只小白虎,就不会引来那只魔兽,就不会…就不会…”云可可说道这里就大哭了起来。云人见此,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有尝试安慰的说道:“别难过了,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好吗?你现在不是还有我这个云人哥哥吗?”云可可听到云人说的话时,慢慢的平静了一下又说道:“云人哥哥,你知道吗?在二伯抱你回来的时候,看见你右手上的疤痕时,他整个人当时一下子变得很激动,看到你发白的脸色,神情很慌张。因为在云霄哥哥小的时候,右手也是有着一道和你类似的疤痕,所以我觉得二伯他真把你当成云霄哥哥了。还有在你昏迷开口乱说话,说到爹爹时,我看到二伯他双手紧紧抓住你的手,不断的安慰你说着:别怕,父亲在你身边,我的儿别怕。”说道这里云可可又激动的哭了起来,这次哭得更加厉害。

云人见此也轻轻的叹了叹气,回想起自己童年时,自己的父亲一味追求武练的巅峰,和自己也少有接触。只是在其失踪或损落后,才体会到那一点点的父爱罢了。而自己的母亲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也是不常多见自己,和自己亲近。如果说童年最多亲近接触的就是云豪云胖子了,不过,此时也不知道胖子怎么样了。云人不知不觉想到此处,眼睛也不禁的湿润了。就在云人沉思回忆,云可可在哭泣的时候,云阳已来到房门前。当云阳看见云可可哭泣的时候,心底一阵触动,好像知道些什么似的。然后便轻咳了一声,抬步慢慢的走了进来。当云人和云可可听到轻咳的声音时,也回神过来了。云人见到云阳进来时,便想起身行礼,就在站到一半时,便被云阳阻止了。“不要乱动,伤势还没好,坐着就行。”说完便又向云可可笑骂道:“可可,你刚才是不是向云人,又提起一些不开心的往事吗?唉,傻孩子,不要再伤心难过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看二伯我现在不是也挺好的吗。”云可可听到云阳的话本又快忍不住哭泣的时候,云人调笑道说:“是啊,你再哭的话,就快变花脸猫了,以后可没人敢娶你的了。呵呵”听到云人的话,云可可情绪才感到好了一些就点了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脸颊又出现一片红晕。云阳见状微笑一下,便在身上拿出一个,手工精美的红色盒子递给云人温和的说道:“云人,这里有一粒温筋丹,你身上之前的伤多多少少已经触及伤到筋络的了,所以等下今晚你便要服下,运转筋脉一周,温和一下受伤的地方,这样以后修炼才不会留有什么后遗症。”云人听到,并未矫情,“嗯”了一声应了下来,客气的一些话语也没再说出来。随后说完云阳坐了下来,和云人,云可可聊了几句,便说了下:族中有事要和族长,长老们开会商议一下。便起身慢步离开了。就在云阳起身离去的那一刻,云人再次看向云阳的背影,和那一头黑色又掺和了许些白色头发的时候,再想到云阳在救回自己以后,所做的事情和各种问候的关心还有云可可说的一些事后,让云人对其不禁多了一种感觉—父爱。

第八章 新的感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