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见面交谈

  当月亮高高挂在夜空之上,云家的一处房间内,发出淡淡的油灯光芒,此时只剩下云人一人盘腿坐在床榻之上。右手轻轻打来红色精致的盒子时,便看到一枚乳白色的丹药,旋即一阵迷人的香味自丹药散发出来。于是云人右手慢慢抓起丹药,在鼻子里狠狠的闻了一下,“嗯…好香啊”忍不住的称赞了一句,便放入口中顺着喉咙直到肚子。当丹药下肚的一刻,云人感觉到自己腹部开始出现一股暖暖的洪流,片刻间便通向身体的五筋六脉。每当药力形成的洪流所温养过的筋络,都能明显的感受到有一种,略作膨胀和暖洋洋的感觉。当即云人闭上眼睛单手结印,顿时运转功法,按照功法的运转路线,在身体自行一周后,最后汇聚到丹田。便感觉到之前身体内,因受伤而出现破损的筋脉、筋骨和内脏,在此时,都被一一洗涮和修复过。然后,只见云人慢慢放下右手,结束了修炼,吐了一口浊气,之前苍白的脸上已经出现淡淡的红润。

不过,云人并没有因为伤势变好而兴奋,反而是低下头皱着眉头静静在沉思着。心道:“没可能啊,我的境界怎么下退这么多?难道是那个黑衣身影传给我的,那些黑色能量作怪的原因吗?”心想完以后便用右手轻轻解开,左臂伤口包扎的布料。定睛一看,正伤口处一片黝黑,还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道三角形的符文。“被封印了”这是云人此刻的想法。接着用右手用力掐了一下,伤口周围的皮肤和肌肉,发现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唉”最后无奈的叹了叹气,自言自语的说:“还是见一步走一步吧。”说完,便闭上眼睛,再次单手做出修炼的手势,运转功法一点一点的吸收着空气中的真元。一夜的时间在枯燥的修炼中度过,当云人睁开眼时,发现天色已经大亮了。便放下修炼的手势,又吐了一口浊气,方才下床梳洗了一番,换过云阳帮其买回的新衣,打开房门踏步走了出去。

在一条铺满各种彩石的小道上,有不少的少年少女成群结党在一边嘻哈,一边相互讨论着武技功法等等。各种声音充斥不断,甚是热闹。此时,一道身穿淡青色衣服的少年,也在小道漫步行走着。不过每当少年在经过之后,都会有一些云家少年少女偷偷看其一眼,在低声嘀咕着什么。

“他是谁啊?怎么这么面生呢?”一位少女疑惑的问道

“你还不知道啊,他就是二当家在回来时,在加呗山救回的人。”又一个少女回道。

“嗯我也听说了,我开始以为是老者,强者前辈什么的,想不到是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人”一个少年有点失望的说道。

“你们有没看到,他好帅哦。”又一位少女花痴的说道,不过又指着青衣少年的背影可惜的说道:“咦,他好像只有一只手哦。”身边几位少年少女听着一说,也同时看了过去,然后又低声私语着。原来此少年便是云人,此时的云人只露出右手,而左肩左手衣袖则是有一半都是空荡荡的,偶尔一些微风吹过,衣袖都会轻轻飘起。当然,在经过小道遇见的一些来回人影所说的话语和一些异样眼光,对于云人来说自然是听得到和看得见得,但不会放在心上。因为自小时候都是我行我素,亦正亦邪的性格,所以还是自我陶醉般慢慢向前行走着。

“云人哥哥。”当听到一道少女的喊声时,云人偏头一看,便看到小道不远处的湖泊边,一位身穿淡红衣裙的少女向自己挥舞着手叫道。“可可”低声说了一下,便向对方所在的位置走去。周围的人也看见这一幕,都感觉好奇和惊讶,各自心里都想着不同版本的是非。当云人来到云可可身前时,还没等云人开口说话时,便左手拉着云人的右手,边走边看着前方的凉亭快步走去。在走到一半时还回头对着云人“嘻嘻”神秘的笑了两声,令得云人更加的迷惑,心道:“这个小妮子想做什么呢?”

当来到凉亭时,才看到有两位中年人,坐在凉亭中间的石椅之上。只见左边的一位,带着顶类似书生般得银色帽子,肥头大耳,其下巴还有一颗指头般大小的黑痣,脸上总是眯着眼微笑着,还穿着一套暗金色带点黑色花纹的长袍。另一位则是身穿灰色长袍,灰白色头发,宽大魁梧的身形,其相貌有点像关羽般不怒自威。“云人哥哥,这位是我们云家族长也是我大伯云关,这位是我爹爹云才,不过,他可很富有的哦。嘻嘻”一边指着身前两人一边向云人俏皮的介绍道。不过,在最后说那句话时,令的两人哈哈大笑。云人听到便上前一步,向两人开口道:“云人见过两位前辈。”云关听见微笑说道:“呵呵,不要叫我们前辈了,以后就跟着可可叫我大伯吧。”“对啊,叫我三伯便好,我家小妮子可喜欢你了,哈哈。”云才此时也开口笑着说道。一旁的云可可听见云才这样说,脸颊不由一红,跺了跺脚娇声说道:“为老不尊,爹爹,你好坏啊。”一旁的云人听见,也有点不好意思的,尴尬的干笑两声。

“云人,你的事二弟也和我们说了。唉,你也不要多想,以后就住在我云家里,就当自己家一样,不必客气。”云关喝了口茶说道。云人点头“嗯”了一声便又听见云才接着道:“是啊,我二哥可是当你亲生的一样,所以你不必不好意思什么的,我们云家虽然不是什么皇亲贵族,但我们相信缘分二字。”“对啊,云人哥哥,你就安心的住下吧。”云可可看着云人恳求的说道。当云人听到云关,云可可还有其父亲云才的话,心里一阵感动。因为看他们说话时的语气表情,都是发自于内心的一种自然神态。于是,云人便微笑的点了点头,看着三人感动的说道:“嗯,多谢前…额…大伯三伯。”云可可听到云人答应时,激动的得双眼忍不住有些湿润。云关云才听见便哈哈大笑两声,只见云关站起身子,来到云人一旁,偏头指向不远处的小山顶上开口说道:“云人,你看见那座石塔了吗?”当云关话落时,云才低头眉间轻邹一下,并未出声。同时间,云人听见顺眼望了过去“嗯”了一声回应。云关继续说道:“那里是我云家历代遗传下来的古物,石塔公分九层,凡是我云家的族人年轻一辈的,都有机会上去一次,或许能遇见自己机缘。云人,等云家族试一过,你便去尝试一下看看吧,或许,能遇见属于你的机缘。”“是呀,云人哥哥,你就去尝试一下吧,你看,我上次才去到第三层,便得到这对漂亮的玉镯。”云可可边说边抬起双手,露出两对白色的玉镯开心的说道。云人见此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好。”

当云人和云关云才聊了一会,便在云可可吵着要带云人去街市逛逛的原由,被云可可又拉着离开了。当云人和云可可离开片刻后,云才抬头看向石塔对云关问道:“大哥,你为何…”云才还没说完,便听见云关插口道:“三弟,我知道你想什么,我这样做也是别无他法啊。”云才听到便回头看着云关,此时的云关一脸无奈和担忧。于是接着道:“我们云家石塔之事,整个青州镇都是知道的。特别是比利飞,心里一直在打着石塔的主意。要不是每次开启都要天境圆满以上的强者,以血祭的方式将其指引的话,他或许早就行动争夺了。”所谓“血祭”便是修炼之人通过自身精血在体内燃烧,配合真元运行而产生的一种短暂的极限力量。但其代价也是非常巨大的,就是自损生命。所以当云才听到“血祭”两字时,忍不住的看向后者的头发,心里阵阵的苦痛和内疚。云关好像察觉到云才的情绪时,便笑了笑走到云才身旁,在其肩膀轻拍两下,又接着开口说道:“所以在祖训里提到的:欲破之人,必凡升天,九字真言,龙啸九天。如果我族有人能将其解开的话,我想我们就能帮先祖完成未了之愿了。”云才听见急切的说道:“可是大哥,你觉得云人行吗?之前采儿她才到达六层,你知道的,每多进去一人,大哥你的血祭便会加重一层,这样对你自身的负荷和消耗是非常之大的。”在云才说到此处,便叹了叹气可惜的说道:“要是宵儿还在的话,就好了。”云关听到也叹了叹气,不由自主的看向远处的一座庭院。

庭院里,正在分配药材的云阳,仿佛感应到什么,顿时放下手中的药材,偏头看向远处湖泊位置。略红着双眼,低声的说道:“多谢大哥。”

第九章 见面交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