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大陆之秘

  当比利一刀来到比利停身旁时,后者已是满脸委屈,身上衣服也是沾满刚刚扑在地上所留的污垢。对着比利一刀故作委屈说道:“大长老,你要为婷儿做主啊,那个贱…”人字还没说出来时,比利一刀对其挥了挥手制止说道:“我都看见了。”说完也没理会比利停,便看向对面而站的云阳,声音带点沙哑和阴沉的开口说道:“云阳,我们好像也有十几年没见面了吧。”云阳听后,双眼微凝一下,便静静的开口回道:“嗯,有了,自上次以后整整有十三年没见面了。”当云阳说完,如果细心之人或是感官灵敏的人,会发现在云阳说到“十三年”三个字时,比利一刀嘴角微微抽搐一下,眼瞳深处有一道赤色光点一闪而过。当然,此时还站在云阳后面的云人却察觉到了其眼瞳深处的变化,同时也发现怀中那刚刚购买回来的,血色葫芦也是微微动了一下。不过没表露出什么,还是静静的看着对方。“是啊,整整十三年了。”比利一刀说道此时,左手慢慢按在自己的右肩,抚摸着又接着道:“每当我右肩疼痛时,我都会睡不着,都会想起那个黑夜所发生的事。”云阳听后,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右手却暗中运行着真元。同时,比利一刀说完也回头看着比利婷和黄袍老者说道:“回去。”说完便转身往街道一边慢慢走去。比利婷此时也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只是在走之前用歹毒的眼光看了看云人和云可可,也踏步跟了上去。而黄袍老者看向躺在地上的尸体时,右手一挥将其收入指环戒指内,又看了一眼云人便也转身离开了。

见此云阳散去右手的真元,转身看着云人和云可可,柔声说道:“云人可可,以后你们不要擅自单独一人出来,多带几个家族护卫,这样安全一点。懂吗?”云人和云可可听到都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回应了。云阳见此便再问了问两人还有什么要买的时候,云人和云可可均说没有了,之后三人便回去了。周围的行人和一些单行的佣兵见到事主双双离去了,便都可惜的摇了摇头,各自散开了。仿佛一场决斗没有开始,让他们感到失望。不过,有一道消息或许会很快的传开,就是比利一刀在失踪十三年多于今日从现人们眼中。

云家议事厅里,云关,云阳,云才,还有十几位长老分别坐于木台两侧,气氛略显低沉。只见此时坐在木台一侧最上方的云关,沉声开口说道:“比利一刀此时出现,我想不会是巧遇的,是故意在此时现身。或着说,云人和可可跟比利婷开始的冲突,也有可能是比利一刀故意安排所为的。”“没错,此事或许是比利家族早已在可可两人出门之时,便设计好的了。另加上冲突的地方乃是斯特家族管辖范围,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敢下死手,对付可可两人。”坐于云关对面的一位,身穿白色麻衣的老者也是沉声说道,此人便是云家大长老—云再生。其余长老们听此也是略有点头的赞同说法。与此同时,云才看着坐在身旁的云阳紧皱着眉头时,对其开口问道:“二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想说的?”云关和长老们听到便疑惑的看着云阳。云阳听到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在想,当时我见到的比利一刀,除了比以前更加阴沉了一些,还感觉其身上有股莫名的味道和气息。”众人听见云阳此说,都感觉十分奇怪。“云阳,你是不是感应错了啊?”其中一位长老问道。云阳听后沉思了一下,也是微微摇了摇头回道:“或许是我感应错了吧。”之后,众人便彼此间谈讨了一会关于族会的一些事宜后,便都纷纷离去了。

晚上用膳以后,此刻云家云阳别院的一处房间里,云人盘腿坐在床榻上。静静看着手中的血色葫芦,一边紧皱着眉头在沉思着。回想起今天看到比利一刀双瞳闪现的赤色光芒时,又仔细的看向红色葫芦。除了葫芦颜色是红色以外,其余的跟普通的葫芦无异。“但怎么又会在那时会突然动了一下呢?”心里有疑惑的想到。接着晃了晃脑袋,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将境界尽快提升上去,不然想再多再明白也是没实力去做。”说完便开始做出修炼的手势,在体内慢慢功法,就在准备运行功法线路时,放在一旁的血色葫芦又开始动了一下。云人察觉到“咦”了一声,便又拿起看了看,右手慢慢的将真元输入葫芦之中,但也是没有反应。这样又看了看手中的葫芦,呢喃着:“血色葫芦,血色…嗯?…血,对了,是要以自身精血为引吗?”在此刻明白回来,云人便用嘴咬破指尖,运行真元将一滴精血顺着指尖流在葫芦表面上,随即便看到精血慢慢的融入葫芦之中。就在精血融入葫芦几个呼吸间,便看到葫芦表面的颜色变得更加深红,当到达一定的时候,葫芦一下子脱离了云人右手,便慢慢转动着悬浮在身前半空中。突然,一道血光射入云人脑袋之中,云人顿时身体一震,感觉自己穿越了般,悬浮在一处四周一片血红色的海面上。顿时心里一片震惊,心想到:“难道被刚才那道血光给干掉了。”随后便又镇定回来,呢喃着:“没理由啊,如果死了我怎么可能还有意识呢。”跟着抬起头又打量了一番,发现此处无论是天上还是哪里,都是血红一片,永远都望不到尽头。

“血脉终于都觉醒了吗?”就在云人沉思着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脑海里。接着猛的抬头一看,一道身形修长壮阔,面容英俊,身穿银色衣服的青年悬浮在云人两米之外,微笑的看着自己。“义叔公,你怎么会在这里?”云人兴奋又好奇的问道。青年听到微笑说着:“着只是我留在这里的一道意识,想不到空间移位破碎竟然让你血脉觉醒了。”跟着用手指着四周的血红色海水接着说道:“看到了吗,其实这些全部都是鲜血,不过不是人体产生的,而是葫芦里面自产的。”云人听到心里又是一片震惊,好奇的问道:“那这个葫芦能有什么用啊?”“给你用啊”说完,青年感觉说得有些模糊了些,接着补说道:“哦,还有忘了告诉你,其实你本身是人,但又不是。嗯…该怎么说呢?”青年看到此时的云人,整个人好像让自己搞懵了,又接着说道:“简单来说你是僵尸,什么是僵尸呢?就是以吸血为生的一种身体与人一样的生物,共分十代,代数越往前血脉越浓,异能越强。不老不死,不怕太阳,他们都有一种属于自己的异能。可以通过本身嘴里的两根牙齿,将即死之人变活。但被咬的人也会因为在被咬的时候,融入其牙齿上的尸毒而变成僵尸,其自身实力不会倒退,反而会增强。”“我没被咬过啊。”云人此时还没回神过来,无头没脑的说了一句。青年见状,提起右手,手指向云人,一道白光射入其额头,云人脑袋晃了晃,便完全清醒过了。“义叔公,义叔公,我…我怎么可能是…是僵尸…”云人此时胸口有点起伏不定,紧张有难以置信的大声说道。青年见此,也无奈的要了摇头,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刚说的是第一种,第二种呢,便是自身传承的。”云人听到脱口而出的说:“我父亲是僵尸?”“不是,是你娘亲。一般僵尸是不能与人或同类结合,而能怀疑产子的,但你父亲与你娘亲是例外,所以你现在才会以血脉方式觉醒。”云人听到定了一会,看向青年叹了口气无力的低声说道:“那我父亲也知道我娘亲的事吧。包括外公也知道吧。”青年听见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云人看见又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又能做些什么?”“努力修炼,提升自己实力,把留在大陆的僵尸清理干净。”青年静静的说道。“我还能修炼?”云人疑惑的问道。“嗯,因为你是自身血脉觉醒的。”说完便叹了口气紧接着说道:“我出于某种原因,不能直接出手。所以还要你来帮我完成,懂吗?”此时,云人低头沉思着,心里很明白眼前的青年不会伤害他的,反而是很疼爱自己和维护自己。所以只有慢慢接受现实了。

就这样两人静站了一会,云人抬起头向青年开口说道:“义叔公,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青年见到云人如此之快,能恢复本来的情绪,和果断冷静的心态,心里赞赏一下,微笑对其开口说道:“嗯,想通就好。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要记住心有明镜,不怕远。我教你的功法要刻苦勤于修炼,对你有好处的。”云人知道眼前这道青年的意识快要消散了,便有点舍不得的问道:“义叔公,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青年听到大笑一声回道:“能啊,怎么不能。呵呵,不过,切记以你现在的境界,如果遇到黄色眼睛的僵尸,就快马加鞭的掉头走人。哦,对了,还有云家的九层石塔,很不错哦。说完便身影慢慢消散了。云人见此,好像下定什么决心般,看向青年刚刚所在的位置时,眼神变得更加坚定和精锐。

第十一章 大陆之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