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针对

  当云可可“嗯”一声点头后,白衣少年身形立刻闪身到云可可身前,一记侧鞭腿横扫在云可可左肩位置。云可可见到,身体一个后移躲过此招。接着后脚用发力,放低了身体高度,接着右手变掌向白衣少年的胸部打去,白衣少年此时也看到攻击而来的手掌,瞬间收回右腿,左脚脚尖也是发力向后一点,身体借力往后移动,也躲过了云可可一击。在白衣少年后退落地后,一声喝道:“游离步”快速的动用脚步,一道后背带着许些残影的白色身形眨眼来到云可可身前,一记早已酝酿的右拳快速的攻向云可可左肩。“白玉掌”云可可反应过来,一声喝道,右手也变掌与白衣右拳硬碰在一起。“啪”一声,双方各自移退了好几米远,站在彼此看着对方。“呵呵,想不到可可族妹反应还挺快的。”白衣少年笑了笑说道。云可可听见回道:“云闲族哥过奖,可可只是尽力抵挡。”在双方话落后,彼此又交手了十几招后,就在云可可体力下退时,白衣少年抓准了机会,一记左掌打在了云可可左肩之上,云可可顿时失去重心,侧倒在地上。“哇”此刻周围的看者一阵惊呼后,又一阵喝彩声响起。白衣少年此时也停止攻击,站在云可可两米之外,笑了笑说道:“可可族妹承认了。”云可可此时也站了起来,略喘粗气,回道:“可可输了,给云闲族哥见笑了。”接着便转身慢慢走下斗技台,来到云人面前,娇声的说道:“云人哥哥,可可是不是很没用啊。”“呃?怎么会呢?可可还是很厉害哦”云人开玩笑回道。云可可听见跺了跺脚假装生气说道:“云人哥哥好坏哦,这时还取笑人家。”云人见状,抬起右手,在其脑袋抚摸了一下,笑了两声便没有再开口。

在旁的云空将这一切收在眼底,眼神一道阴沉一闪而过,旋即微微抬头看向台上的白衣少年。此时白衣少年眼神与其对视过后,便微笑的拱着手对云人开口说道:“原来是二当家的义子——云人族弟,失敬失敬。”当白衣少年话落,周围的人才明白过来,原来此少年是二当家的义子云人,于是便将目光投了过去。此时云人听到台上白衣少年打招呼时,抬头微笑的回应道:“客气了”“呵呵,对了,既然云人族弟来到斗技阁,不如我们切磋一下,相互探讨探讨,怎样?”白衣青年笑了一下说道。一边的云可可听到,单手拉了拉云人左肩衣袖,提醒云人道:“云人哥哥,你还没完全康复,不要答应。”此时云空见状,故意将声音矿大,笑呵呵的开口道:“呵呵,可可族妹放心,他与云人只是相互切磋一下,大家彼此共同进步而已,你不用担心。”说完又偏向云人接着说道:“云人族弟,你就上去与云闲小试一下吧。”原来白衣青年就是三长老云成的大孙子——云闲。云人听见也不好再推脱了,于是便应声答应慢慢走上台去。

斗技台上,云人静静的站着。周围的围观族人此时也安静了下来,只是有少许的族人低声相互讨论着。

“云单,你觉得这位断臂的云人有几分胜算?”一位少年对旁边的少女低声问道。

被叫云单的少女沉思一下低声回道:“不知道,在我看这位叫云人的族弟,也是有着自己的底牌的。”

“嘻嘻,我说云单,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啊,不过也是,着云人族弟相貌好英俊哦。”一位少女在旁低声调笑道。“哼。你别乱说,我哪有喜欢他啊…”叫云单的少女听到调笑,脸颊微红的低喝道。

“可惜,他是独臂的…如果不是…”此刻又有一位少女叹息的道。与此同时,诸多的讨论也在低声不断。

此时,在斗技台上的云人自然没有在意周围的人,对自己的种种议论,只是静静的看着对面五米外的云闲。微笑而站的云闲虽然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但是在眼底里的阴沉之意却未能逃过云人的感应。于是云人也在心想着:“希望你别太过分。”在心想着的时候一道喝声响起:“云人族弟,看招。”话落,只见云闲飞身跳跃,在空中里云人头顶两米距离时,一个回旋踢,狠狠的向云人脑袋踢去。看到的此招的人都知道,这是云闲的一大狠招,如果云人脑袋被踢中的话,虽说不会死,但也会变白痴的了。所以此时周围的人不禁的“哇”一声。当云可可看到也忍不住大声喊道:“云人哥哥,小心。”而在云可可一旁的云空见状,嘴角微微一翘,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好像就要看到云人被踢傻的样子。云人在其脚尖里自己脑袋半寸时,右手一个眨眼间便紧紧抓住对方的脚腕,此时云闲也察觉到,内心一片震惊。同时欲想运行体内真元挣脱开了,却发觉无论怎么用力也是毫无作业,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铁钳死死的夹住。就在此时,云人突然右手发力,向台下一处空荡的位置一抛,云闲身体就像跳水健将一样,先是一个回旋翻,后一个倒立翻,姿势优美的狠狠砸在石板做成的地面上。

一声“哎呀”就在云闲落地一刻,口中不由自主的交了出来。当周围的人看到此况,都不由一愣,好像感觉很难以自信般,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有的人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在睁大双眼一看,还是一样。所以,在某一刻一道喝彩声突然叫了出来,其他人也是起了连锁反应般,也是大叫欢呼起来,瞬间周围一片掌声。台下云空见到心里也一片震惊,其脸上的阴沉之色,阴得好像就要滴水般,一个难看。“耶,云人哥哥赢了。”云可可见到忍不住的鼓掌叫道。台上云人见到后者被自己抛在台下外,当看到云闲站起身来,微笑对其说道:“云闲族哥,承让了。”此时云闲已没有了先前般的君子风度了,先不说其外表身上衣服到处都是灰泥,脸上好几处都是红肿,鼻血也是向胡须般流了下来,脸上尽是阴沉。就这样双眼死死的盯住台上的云人,嘴角时而一阵抽搐。云人见此,便转身欲走下石台离去。就在这时,一道不是很和谐的声音传入云人耳中。

“云人族弟,云闲族弟只是与你切磋,你怎能如此下重手呢?”云空此时一脸阴沉的望向云人大声说道。云人听到便微笑的对其应道:“哦,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刚那武技也是刚刚修炼的,运用起来不是很熟悉,一时没控制好,所以不小心失手伤到云闲族哥,还望云闲和云空族哥见谅。”“是啊,云空族哥,云人哥哥也是一时不小心失手的,你怎能怪云人哥哥呢?”此时云可可听到也是帮云人说道。在听着云可可口中的一句句“云人哥哥,云人哥哥”这话的时候,云人也是无奈的要了摇头,心道:小妮子,你就别再说话添乱了好吗,人家这样说,摆明了要寻我麻烦的。就连刚刚围观名叫“云单“的少女,此时也是低声呢喃着:“唉,云空为人奸诈,看来此次又要起事端了。”果不其然,就在云可可话落后,云空的脸色除了阴沉外,还显得有点狰狞。于是大声说道:“云人,不要狡辩,你这样对云闲族弟下此重手,是何居心,老实交代。”话落,还不待云人开口,云可可便对云空生气说道:“云空族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怎能说云人哥哥有居心呢?比武切磋有伤难免,更何况云闲族哥只是摔到台下而已,鼻青脸肿又没什么大伤,何以说云人哥哥对其有居心呢?”云闲在一边听到云可可说到自己鼻青脸肿,更是气上加气,心口时而起伏着。叫云单的少女听到,无奈的叹了叹气,缓缓的开口说道:“云空族哥,云闲族哥”说完便身形一跃,刚好落在石台之上,与云人侧身并排站着。在听到喊声时,云人向抬头一看时,看到身影已站在自己侧身,便偏头一看,只见一位身穿绿色衣裙,长发细脸,相貌长得有点略显妖艳的少女,微微的向自己点头。于是云人也轻微点了一下头,以示回礼。“云单姐姐,你怎么也来了。”说完,便兴奋的跑上斗技台。

此时,云单转头看向云空微笑说道:“云空族哥,大家都知道比武切磋小伤难免。云闲族哥也是看云人略小,一时不敢出力太大,而云人也是因为其武技刚学运用掌握不当,双方才一不小心有次误会。既然是这样,我看不如就算了。大家都是一个家族的人,不要因为此件小事而伤了和气。好吗?”在云单话落,云闲脸色也渐渐好了一点,于是看了看云人,“哼”了一声便转头离去。云空见此,心里也明白此事不能再刁难云人的了,瞬间微笑着脸向云单开口说道:“哪里,呵呵,云单族妹误会了,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大家都是族人,没必要为此事而伤和气。但云人族弟你也要多加修炼武技,避免再次把握不好。”说完,便也转身离开了。

第十四章 针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