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僵尸血脉苏醒

  当比利括还没回神过来,云浩的身影已经飞跃在其头上,肥厚沙包般的拳头催动着元气,狠狠的击打在前者的额头之上,众人只听到“砰”一声,还带着骨头破裂的声音,比利括的身体瞬间向后倒下,身子还在草地上擦过几十米远。云单和云可可张大着嘴巴,傻傻的看着云浩,谁都没有想到,云浩发怒后竟然能以自身元境小成的实力,一拳将一名地境小成的强者击倒后擦地几十米。如果这情形被以前欺负他的族人知道,那表情会是何等的精彩和后怕。此时云浩将比利括一拳击退后,本还站在的身体瞬间到底昏迷了过去。云可可看见,便在此大声喊了起来:“云浩,云浩,你怎么了,云浩…”一旁稍微恢复一些力气的云单则是缓了一口气对云可可说道:“他…他只是晕倒了。”云可可听见原本紧张的脸色,也微微放松下来,于是便望向还站在的云人。

此时的云人,表面还是不断的胸口起伏,大口喘着粗气,但其内心却是暴怒到了极点。因为当初看到云浩拼命的搜寻“落月草”时,只是怀疑带点好奇前者的行为。但就在刚刚云浩看到比利括暴怒说起往事时,才明白云浩这样拼命的搜寻“落月草”是为其母亲疗伤治病的,不仅父亲被眼前的比利括所杀,其母亲也遭施毒得病受罪,因此又想起自己失踪的父亲受刺激过大昏睡的母亲,还有在自己将被空间绞杀的那一霎那,不顾自己半边血肉模糊的脸,还出手抓住自己的云豪云胖子,种种往事经历和画面,一道道触及在云人心头,就在某一刻,在体内心脏深处的一滴金色的血液,猛然扩散分解,通过血管流向全身每一处。同时间,云人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头慢慢低下,背也渐渐弯腰下来。微微张开的嘴巴因暴怒,而发出类似龙吟的低沉吼声。嘴角上方的两边也长出一对獠牙,越是发怒脸色越是狰狞,双眼的眼珠也逐渐变成金色,整个人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与此同时,加呗山某一处的一刻巨树上,一道身形瘦小原本还盘腿静坐的老者,就在云人眼睛变成金色的一刻,后者好像感应到什么,顿时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随即站了起来,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一个方向。

不远处头部刚中了云浩一拳的比利括,此时也站起了身子。当其抬起头时,左额头上出现一道足有十公分长的爆裂伤口,血肉模糊一片,不断的掺出血液。原本狰狞的脸色在这道新增伤疤衬托下,变得更加疯狂。当看到云人时,一股极度不安的感觉涌进心头。同时自身体发出的杀气,好像拥有实质般,令得在其不远处躺坐在地上的云可可和云单,忍不住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同时也发现了什么,于是,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向云人急切的喊道:“云人(云人哥哥)你怎么了,快…快走…”话落后,同时飞身用尽自己最后一点元气,使出武技击向比利括。当两人离比利括不到五米远时,一股不属于原本修炼之人的气息自比利括身体爆出,本来无形的气息,好像化作实质般,击打向云可可两人的身体之上。顿时两人还处于半空的身体,喉咙闷声一响,纷纷掉落到地上,和云浩一样昏迷了过去。

当比利括看到两人倒地昏迷了,没有对其多加理会,偏头阴沉狰狞的看着云人。慢慢的开口说道:“本来我不想使用这种力量的,不过,如今被你逼了出来,那我就成全你,让你死在这种力量之下,到了黄泉路上也觉得自豪了。嘿嘿嘿…”不远处的云人此时好像身背万斤重,顿时左腿忍不住半跪在草地上。比利括见此,哈哈大笑两声,突然仰头一吼,一道类似龙吟的声音自喉咙发出,然后慢慢低下头看着云人。此时的比利括双眼眼珠变成赤色,半张着大嘴,上唇嘴角露出两对白色的獠牙,带着一丝低沉的吼身,身形一闪便来到云身前,右手变拳,朝云人脑袋狠狠的轰下…

在比利括发出吼声时,加呗山另一处一行正在就地驻扎帐篷,准备就此住宿的车队,只见一道身穿火红衣裙,身才火辣,留着齐肩短发的女子,原本在与一些少年少女说话打趣,在听到一声“怒吼”时,立马回头看向身后远处的一道河流方向。然后,不待后面众人询问便身形一闪,往声音来源的方向飞跃而去,只留下几十个少男少女相互迷惑的各自低声讨论起来。就在女子离开不到三吸时间,一道身穿白色衣裙,留着齐耳短发的少女自帐篷闪身而出,微微沉默一下,便偏头对一位正在手拿着干柴的少年说道:“啊泰,我跟老师去看看,你与白师兄他们照顾好学弟学妹们。”说完也身形一闪,飞跃而去。

青州城比利家后山,正在床榻盘腿而坐的中年,在吼声落下,睁开双眼身形一闪,便破门而出,飞身跳跃离开了。云家,云阳云关和一些长老们也应声而出,前往加呗山。同一时间大批的青州城的势力了都全部闻声出动,赶向加呗山脉…

此时,加呗山河流边上,当比利括拳头离云人脑袋不到一寸距离时,只见云人突然伸出右手,紧紧的抓住突袭而来的拳头,口中静静的说道:“赤色眼睛,第十代僵尸,最低级的一种。看来现在的比利家族里,有很多人都是与你一样,都是僵尸了吧。”云人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站了起来,紧抓住比利括拳头的手,依然没有松开。说完慢慢的抬起头看向比利括。此时,当比利括看到云人那对金色的眼睛时,原本自己在变身动用那种力量被其说破时,心里那股震惊还没消化完,又被云人此时的金色眼睛再次震惊住,于是,瞬间硬愣了下来,此刻的比利括就像一个吓坏了的孩子,口中不断的重复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云人现在没有多加理会后者惊呆的神情,微张着嘴巴露着两颗白色獠牙,同时发出阵阵的低吼声,偏头看了看倒地在一旁的云可可,云单和云浩后,突然仰头向天怒吼一声,一道比比利括更为接近龙吟或者就是龙吟的吼声,自肺部发起由喉咙怒吼而出。“吼…”

当比利括听到云人的吼声时,来自原始僵尸血脉的威压,双脚不由自主的一软,跪在草地上,身体不断的颤抖着萎缩着。接着慢慢的抬头,张开嘴巴,露出獠牙,哀求的低吼着,赤色的双眼呆滞的看着云人,仿佛一个此时遇到自己真祖般,惧怕,沉沦,降服。与此同时,一道身穿褐色衣服的中年,也是单膝跪在地上,双手举起,睁开一双橙色眼睛,张开大嘴露出一对白色獠牙,哀求的低吼着,抬头左右望着夜空,神情也是一片呆滞。此时,刚刚闻声而来身穿火红衣裙的女子,在其一丈外经过看见时,也是微微缓了一下脚步,跟着摇了摇头,一脸疑惑的又飞身离去了。此时的云人不知道自己这一道怒吼,别说现在惊动青州城的各大势力强者,在以后整个大陆也将为之动荡,古老的预言和隐藏的一些人物都一一现世,命运的改革将会重洗…

云人此刻再次低头看向跪在自己身前的比利括,想起刚刚的事,再次一声怒吼,本已抓住比利括右手猛然用来,顿时对方的拳头碎肉一片。接着松开右手再次变拳,举起狠狠的打在其头部,比利括身体瞬间向后倒飞十几米。同时云人再次怒吼一声,飞身跳跃,一只被金光包囊的右拳,自比利括身体刚刚掉在地上,轰在其胸膛之上,顿时胸脯凹了下去,骨头尽碎,一口夹着内脏碎肉的鲜血自嘴巴喷出。当比利括喷出的鲜血洒在云人脸上时,后者好像被其激发出什么,顿时变得更加疯狂,不断的用闪着金光的拳头轰向比利括胸膛。本来已经凹了下去的胸脯,就在云人发起的某一拳,穿胸而过。当云人手臂上的龙形疤痕在穿胸而过时,接触到比利括胸内的某块肉时,顿时闪着金光四肢舞动了一下,顷刻间,只见比利括极度凄惨的吼叫一声后,便化为一道道黑色光点,直到虚无。此时的云人,在比利括身体消失同时,强行的晃了晃脑袋,喘了几口粗气。当金色的眼珠恢复到了原样,两只白色獠牙也瞬间收入牙肉之内,身上的僵尸血脉威压和气息也消失不见了。于是,“砰”一声,一头栽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就在云人倒地后不久,一道瘦小的老人身影,自云人不远处的空间慢慢浮现出来。偏头看了看四周,最后往云人这边走来。当来到云人身前,将其身体慢慢翻过来一看,老人便呢喃着说道:“嗯?怎么会是你…怎么刚才出现的一样气息…一下子就消息了?”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唉,还是先带你离开此地再说吧…”话落,说手抱起云人,自老人身体周围空间一下震荡,然后便和云人的身体慢慢的淡化消失了。

第十九章 僵尸血脉苏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