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变化

  当女子出现后慢步走到面前时,众人方才看到对方的容貌。一身红色衣裙,包囊着火辣的身材,瓜子脸型。在看到女子带着紫色眼珠的双眼时,众人内心顿时出现极度的恐慌,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一股来自僵尸血脉的威压,狠狠的击打在每个人的心脏里。当下比利飞和比利一刀反应过来,站起身子,两人拱手弯腰,用恭敬还夹带着一丝颤抖的话语开口问道:“大…大人,请恕属下…办事不…不力…”女子听见没有说话,突然身形一闪,顿时议事厅惨叫声和低沉的吼声,不断的响起,一场比利家血洗的情节正在上映…

当太阳高挂在空中是,已是第二天中午时分。

加呗山外围,在回青州镇的路上,一位中年护着一辆马车,慢步走在大路上。当又看见一批人在身旁经过时,又听到说的什么异人僵尸之类的话题,中年忍不住转身上前拱手对其问道:“数位阁下请留步…”当听到中年的话,此时被叫的一行人慢慢转过身子,有些不悦同时又警惕的盯着问话的中年。中年见此礼让的微笑一下接着问道:“在下乃山里农夫,就是刚才经过,听见数位阁下所说的异人僵尸,恕在下愚味没有听懂,所以想请教阁下这异人僵尸是什么回事?”当一行人看见中年如此着装,也微微相互对眼一下,其中一位被称阁下的中年大汉粗声的回道:“我看你一阶农夫不好好回去农作,跑来镇上凑什么热闹,告诉你,那异人僵尸可是恐怖厉害,现在比利家…”话没说完就被身旁的一位女子用手轻捅了一下腰部,便不再出声,不耐烦的对其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去了。当中年大汉说道比利家时,问话的中年眉头微皱一下,便听到马车帐篷里一道少女的声音。“或刚叔,你们在说什么啊?”原来这位中年便是之前云人在加呗山遇到的中年大汉——或刚,而刚刚开口说话的少女就是云人所救的——比利家之人比利娟。自云人在山洞被比利娟问起同伴时,方才想起来怕云可可三人狩猎回来看不见自己而担心着急,于是便欲想带着比利娟一起去与云可可三人汇合。谁知刚走出山洞不远便见到或刚受伤人晕倒在地上,所以云人让比利娟留在原地山洞里照顾受伤昏迷的或刚,自己独自一人回去汇合云可可三人,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此时或刚听见便转身回头走到少女马车旁边小声回道:“小姐,我想家族出事了,刚听他们什么异人僵尸后,便说到比利家,所以…”或刚话没再说下去,便看着比利娟。后者听此微微点头说道:“加快马步,回族…”或刚听见便手牵着马缰绳,快步的朝青州镇方向走去。

此时云家云阳的院子里站在大大小小的云家族人,低声的相互讨论着。

“你知道吗?当时要不是云人族弟及时出塔,我想我们云家就要…”一位比云人略显年长的少女心有余悸的说道。

“嗯,真的多亏了云人族弟,唉…惭愧啊…我们之前还用异人眼光去嘲笑他…”一位青年微微摇头回道。

“也是,要不等云人族哥醒了,我们向他道歉吧。还有,他那招青龙武技真的太厉害了…”一位花痴少女脸色微红的说道。

自昨晚大战后,族人在了解知道了事情的前后原因后,现在的云人在云家已经是倍受众人尊重和拥戴。每个人在说起云人这个名字时,脸上都是露出兴奋和自豪的笑容。当然,除了两人以外——云闲和云空。此时两人坐在云家一座阁楼大厅里,彼此都是沉着脸。“嗙”一声,只见云闲左手拍了一下桌站起身子,愤怒的说道:“云人云人,又是云人,怎么自从他来了云家之后,所以事都有他的份,都是以他为中心的转…”云空听见双眼微眯着回道:“你别先动气,这个时候可不要冲动,我们现在只能先忍着。”云闲听见“哼”了一声。又狠狠的甩了甩衣袖,坐了下来,一声不哼的喘着粗气。云空则是低着头,沉思不语。

此时,比利家大门外,停下了一辆马车。比利娟在马车停下的一刻,快速的下了马车,急急忙忙往大门小跑过去,或刚也紧跟其后。当比利娟用手慢慢打开紧闭的大门时,便看见地上布满风干的血迹,几位身死的护卫,散肢断腿的躺在走廊两边。同时一阵腥臭的气味,随着微风吹散过来。顿时比利娟喉咙一阵干呕,身体一晃,脑袋一阵晃晕,身后的或刚看见,赶忙双手扶住比利娟。关心的问道:“小姐,你…”比利娟努力的镇定回神一下,慢慢的回道:“我没事,去族内各个阁楼大院看看。”说完不待或刚回话,便快步向前走去。或刚望了望前面的快步走着的身影,又低头看了看周围身死的护卫,叹了叹气也跟着大步走去。心里不禁想到:“比利家完了,可怜小姐啊…”此时比利娟和或刚已经忘记自己看过第几座阁楼和大院,除了空气中闻到的腥臭气味,入眼的到处是一些支离破碎的散肢,和满地风干的血迹以外,没看见一个生还的族人。比利娟忍着心痛和无奈,手脚无力的慢步走在族里的小道上。或刚看见也是静默不语的紧跟着比利娟身后,生怕前者受打击过度而随时昏迷过去。不知就这样走了多久,当经过一处阁楼门前时,便看见一位中年妇女满身血迹躺在地上时。比利娟悲惨的大叫一声:“娘亲…”后,便彻底晕迷过去。在叫声起时,身后的或刚在比利娟晕迷的同时,双手快速的将其扶抱起,再次叹了叹气便抱着比利娟闪身飞跳离去。

与此同时,加呗山深处的一个山洞里。此时只见一只小型的魔兽,被一位半躺背靠在石壁上的人影,挥手随意仍在山洞一处。其脖子上出现两道深深的牙洞,身上的鲜血一点都没剩。当这道身影在吸干了魔兽的鲜血后,呼吸急促,满嘴布满血迹,露出两颗白色的獠牙,时不时发出一阵低沉的怒吼声。过了一会,低声的自言自语说着:“云家…云人…”说到此处突然仰头张开嘴巴“吼…”长声咆哮后,又低下头默不出声。原来此人便是比利一刀。就在昨晚女子闪身的一刻,用掌将其击飞破墙倒地后,也趁此不顾族人性命而飞身逃命而去。

云家里…

此时云人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除了借助九节拐杖暂时提升了境界,所造成的后遗症身体透支无力之外,其他的倒没什么伤势大碍。不过就算这样,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

“云人弟弟,快把这碗补心汤喝下去,对你身体很有帮助的,特别是腰部以下根基,会更有效果的哦…”一道妖艳诱人的声音又一次传入云人耳中。云人听见胃里一缩,喉咙不禁一阵干呕,有点恐慌的看着眼前这位相貌美丽身材妖艳的女子,无奈的说道:“我…我说,楚导师,您…您就别再让我喝这汤了,行吗?我从中午醒来到现在,已经喝了足足八大碗了,呃…要不你给云浩喝喝,他也受伤了。”云浩听见,好像见了鬼似的,拼命摇头。楚彩霞听见云人的话也微笑着转头看向云浩,后着见状,肥头一缩,一个转身快步的溜走了。在场的云可可与云彩儿看见,也忍不住嘻嘻大笑起来。当看见云浩溜走了,楚彩霞又转过头来故作撒娇说道:“啊哟,我说云人弟弟啊,你别老叫我楚导师楚导师的,都和你说好几次了,以后叫人家楚姐姐就行了,人家也大不了你几岁,再说这样叫人家那就见外了,懂吗?”云人听见一下子懵了,然后使劲的晃了晃脑袋,也不知哪里的力气,一下子跳下床,也和云浩一样,灰溜溜的逃走了。云彩儿见状也是无奈一笑,对楚彩霞说道:“我说老师,您就别再调戏我这位族弟了,他还经不住你这样的诱惑。”云可可听见也插口说道:“是呀是呀,楚导师,云人哥哥身体还没回复,您就放过他吧。”楚彩霞听到两人的话,不禁的笑了笑,开口回道:“唉,我就是觉得他有点与众不同,所以才和他开开玩笑的。”说到此处,楚彩霞正色的向云彩儿问道:“对了,学院的强者什么时候能赶到?”后者听见开口回道:“嗯…应该在三天后下午赶到。”楚彩霞听见微微点头一下,便低头沉思着…

此时云人在离开居住的小院后,独自的来到族中小道上,慢步行走着。心里不断的回想着在最后一层塔中,自神秘石块闪现的十几个金色大字。此刻陷入沉思的云人,当走着走着突然撞到了一道肥胖的身体,于是抬头一看,便一眼认出此人便是云浩。不过看其脸色,好像发生什么大事,焦急不安。刚欲开口问道时,便听见云浩用恳求的语气说道:“云人,你帮帮我娘亲,好吗?”

第二十七章 变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