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云浩的苦难

  当云人听到云浩说的话之后,两人便快步的往后山走去…

当云人来到一处空旷的地方时,便看到周围用简单的木头和竹竿编制而成的篱笆,围绕着中间一座略显破旧的木屋。木屋面积不大,大概只有五十个方左右。在木屋前,摆放着几道简陋的木桩,显然是用于锻炼身体,熟练武技的。在木屋一侧还搭建着一块小帐篷,隐约的还能看见几壶砙锅,里面还散发出一阵浓浓的“落月草”的药味。于是云人便偏头看着云浩问道:“你…在这里住?”云浩听见静静的回道:“是我和我娘亲一起住在这里。”说完便拉着云人的手向前走去。当云人进到木屋时,便看见屋内左右两边各自摆放着一张木床,中间也摆在一张破旧的木桌和三张木椅。在右边的木床上,半躺着一位中年的妇女,虽说年纪是中年,但其外貌却比实际年龄显得苍老很多。一头乌白有些凌乱的头发,更显的面容憔悴几分。妇女此时好像感觉到有人进来了,于是慢慢的打开眼睛,在看到云浩时露出了慈爱的微笑,用显得脆弱的声音慢慢说道:“浩儿你回来啦,有没有给二当家添麻烦啊?”说到此处发现自己孩子身边还站着一位独臂少年时,疑惑的接着问道:“浩儿,这位是…”云人听见不等云浩回话,微笑的对妇人回道:“族婶,我叫云人,是二当家云阳收的义子,也是云浩的好兄弟和朋友。”云浩在云人说到自己是他的好兄弟和朋友时,心中一暖不禁的感触一下,因为从云浩父亲去世后,除了云可可,云彩儿和云阳,云关等人,族里从来都没有人愿意和他交往,每次见到他都会白眼看待。而床上半躺着的妇女在听到云人说是二当家的义子,欲想起身还礼,便被云人快步上前制止了。云人此时也坐在木床边上,看着云浩母亲慢慢说道:“族婶,您以后不必那样对我行礼,我与云浩是兄弟,您还是我的长辈呢。”云浩母亲听到刚欲说些什么,便被云浩插话打断了:“娘亲,云人说的对,他与我是好兄弟,是真心待我的,所以您就不要再客气什么了。”当下云浩母亲见此,也微微点头答应了。于是云人与云浩母亲三人便细声畅聊了起来,当中也终于明白一些关于这家人的事迹了…

当云人离开云浩住所,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时已是晚上时分。

在进入院子时,便看见云阳坐在石凳之上。后者看见云人时,微笑的问道:“去云浩那里了?”云人听见“嗯”一声点了点头。见此云阳接着说道:“来,过来坐坐。”云人听见便慢步走到石凳坐了下来。云阳此时叹了叹气说道:“唉,云浩母亲本是比利家的一个丫鬟,在一次错手打烂族中的一个瓶子,就被赶出了比利家门,独自流浪在街头。就在街中被一些小势力调戏之时,那时刚好云叶送药回来经过时发现了,也就是云浩父亲。于是云叶见此可怜便收为侍女,云叶也因前妻早死,之后两人便成亲了。在云浩四岁时,云叶带着云浩母亲与大长老儿子云助在一次送药回来途中,因比利一刀儿子比利文凯调戏云浩母亲,云叶便与比利家众人发生冲突…”云阳说到此处,云人也彻底明白过来。因为之后的事在先前也听云浩讲过了。于是看着云阳开口说道:“义父,那也不能怪云浩母亲,包括大长老儿子云助的死。云浩他两母子自上次之事云叶族叔死后,已经受苦受累到现在了,难道如今在昨晚发生的事,也要责怪到他们母子身上吗?什么家族扫把星,那全都是屁话。如果明日大长老欲要对云浩母亲施难得话,我云人绝不容许。”云阳听见没有回话,起身慢慢往自己住房走去。当快要到走廊转角时,突然停下身子开口说道:“无论你做什么,义父我都支持你,就算赔上我这条命。”说完不待云人回话,便消失在走廊转角处。云人听见心里一暖,鼻子微酸,但还强忍着下来,接着也慢慢走进自己的住房里…

房间里,云人闭着眼睛盘腿坐着床榻上,身体运行六道神社功法。在体内按照功法路线运行着元气,突然发觉自己的感官力和人道力变得比以前强大了数倍。此时云人方明白过来功法六道神社记载的:感官力和人道力,这两道力的各自作用。所谓感官力是指:促进自己五官对外的灵敏感应,包括眼的视觉,鼻子的嗅觉,耳朵的听觉等等…而人道力则是加强自己身体内脏包括身体筋骨,肌肉等等…功法里藏有一道比一道更强的能力,如果六种能力都学会,然后六力相合…云人想到此处,一道灵光深深的刻在脑海里。当云人睁开双眼,退出修炼时,便低头右手挥起衣袖,看着右手臂上的龙形伤疤时,便发现其龙身变成了青色,四肢时不时挪动着,比起之前更多了一种灵性。当云人催动元气按功法路线运行时,右手微微抬起,只见掌心出现一条细小的迷你青龙,不断的在掌心踏空游走着。当云人心念一除,迷你青龙便金光一闪,接着便消失不见了。然后心念一动,一把呈竹竿形通体黝黑的,九节拐杖出现在右手之上。细看之下,便发现这拐杖像竹子一样,共分九节,总长大约有一米左右。杖身在黝黑的颜色下,还布满了一道道暗金色符印。当云人看到拐杖顶部时,却惊讶的发现原来血色葫芦,竟然融合到拐杖里去了,其颜色也变回了原来的血红之色,再搭配其黝黑的杖身,给人无形中有一种神秘的错觉。云人再次将九节拐杖细看了一遍后,便将此收回指环里,做出手势再次进入修炼之中…

当云人睁开双眼时,已是天色大亮。于是起身洗漱一遍,便打开房门走向院子里…。

当云人走到院子时,第一眼便看见楚彩霞在石凳上,摆着诱人的姿势在端着着。后者也感觉到,便偏头看向云人微笑说道:“云人弟弟,你终于肯出房门了吗?姐姐我在这里等你许久了。”云人听见疑惑的问道:“不知楚导。。。”话没说完。便看到楚彩霞用微怒的眼光看着自己,忍不住想起昨日被其调笑之事,于是很快识趣的接着问道:“呃…不知楚姐姐在此等小弟,所谓何事呢?”楚彩霞听见满意的一笑后,便正色的看向云人说道:“你快点去云家大堂,不然迟了一步,那胖子可就惨了…”云人听见眼睛一凝,想起昨日云浩和自己说的话,连话都没有回道,立即闪身飞跳而去。云彩霞见状,双手托住下颚,微笑的自言自语道:“真是一个有趣的人,重情义又潇洒,我都快要被你迷死了…”如果此时正在飞跳前往的云人听见这话后,可能会立马失足,来个大大的翻身抛摔。

云家大堂里,此时云浩双手扶托住体弱的母亲,两人跪在大堂中央。无力的看着周围一道道无情的白眼,闭口沉默着。此刻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云浩,你们母子可曾记得十二年前,因为你母亲,而使得我云家与比利家出现一次巨大的冲突,为此所造成的家族人员伤忙已有上百。之前便念在你父亲对家族功绩居高,一些反对于你们的族人也都被强压下来,之后便让你母子继续留在族中。但经过昨晚大战后,我们不得不怀疑你们母子就是云家的黑星,所以你们母子要受到族规惩罚,受尽九九八十一棍后,逐出云家,且以后不得踏入云家一步。你母子两人还有何异议?”当大长老云云再生话落,只见在下跪着的云浩哀求的说道:“大长老,受族规我并无异议,但我只请求长老们看在我娘亲体弱多病,能不能让她所要受的族规,让我云浩一起承担?”坐在大堂之上的一些长老听后,有些也微微沉默不语,也有些以前与云浩父亲云叶较好的长老也微微点头,表示赞同。但一道声音又令得原本表示赞同云浩说法的长老,停止动作。“云浩,即是族规,你我谁都不能更改,所以…你还是打断此念头吧。”此时,大长老云再生严肃的说道。在场所有人知道大长老的儿子因为云浩母亲之事而身死,所以识趣的没有说话,一些长老也微微摇头无奈的叹了叹气,也闭口不语。而在大堂最上方坐着的云关三兄弟,在大长老话后微微皱眉之后,也静看着眼前的事况。

就在云浩感到无力和绝望时,一道声音令的云浩变得希望起来。“各位长老,如果你们都决定让云浩母子两人逐出云家的话,我云人替他们决定,即可离开云家。但如果还要让两人受尽族规的话,大家可以试想一下,云浩年轻身体健壮可以挨得住。但其母亲体弱多病,别说九九八十一棍,我怕一棍下去其性命便可以交代了。”说完便慢步自人群里,走到云浩母子身后,静静的看着大长老云再生。

第二十八章 云浩的苦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